大學肄業生成流浪漢 露宿橋洞撿廢品為生(圖)--經濟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大學肄業生成流浪漢 露宿橋洞撿廢品為生(圖)

張劍

2011年01月18日08:40    來源:人民網-《京華時報》     留言 0 條     手機看新聞

  
姜明曾露宿的地方。本報記者 朱嘉磊 攝


  露宿西五環西黃村橋下被好心人發現 其父抵京帶兒子回家

  以高分考入北方工業大學的姜明(化名)因挂科、未交畢業論文,未能取得畢業証和學位証。從2009年肄業后,姜明不願再向家人伸手要錢又沒去找工作,從去年7月開始露宿西五環西黃村橋下,靠撿廢品為生。

  今年初,好心人彭先生發現了姜明,並通過警方聯系上姜明的父親。1月15日,姜先生趕到北京,准備把兒子接回家。北方工業大學相關負責人表示,姜明靜養后,可以返校繼續完成學業。

  離校一年沒找工作

  1月15日,記者在西五環西黃村橋東側100米外、彭先生租住的簡易平房內見到姜明。

  23歲的姜明中等身材、頭發蓬亂,雙手都留下凍裂的口子。記者提問時他隻簡單作答,不主動說話。

  據姜明介紹,2005年9月,他考入北方工業大學,在機電工程學院就讀。當時,他考了584分,這個分數在當年的安徽省算得上高分。

  上大學期間,姜明學習成績一般。肄業前,已經出現挂科,英語四級也沒有通過。自己即將畢業那年,弟弟考上大學,家庭負擔非常重。姜明說,因為時常為家裡擔心,又對自己的未來充滿迷茫,一直沒心思准備畢業論文,最終沒有拿到畢業証和學位証。

  2009年7月,姜明離校后,在學校附近租房住,房租是每月400元,而父親還像他上學時那樣,每月往卡裡打五六百元生活費。

  姜明說,他不想再給家裡增加負擔,沒有取得雙証所以未找工作。在去年初以前,他幾乎天天待在出租房內思考自己的未來,餓了就買饅頭吃,渴了就喝白開水。

  去年4月,姜明的手機欠費,從此與家裡失去聯系,父親也沒有再往他卡裡打錢。3個月后,姜明因交不起房租,開始流浪。

  露宿橋下撿廢品為生

  姜明搬到了西五環西黃村橋下,這座橋距北方工業大學約三四公裡遠。為什麼選擇露宿西黃村橋下,姜明不肯說。沒有經濟來源,又不肯主動聯系家人,撿廢品換錢成了他維持生計的途徑。

  1月15日,記者來到西五環西黃村橋下,姜明的“行李”還在。除了一些破舊被褥、衣服和鞋子外,還有很多廢舊殘缺的報紙。據姜明說,在橋下讀報和睡覺是他消磨時間的主要方式。進入秋冬季節,氣溫急轉直下。為御寒,姜明鑽進被窩前還要將自己的隨身衣物蓋在上面。降溫時,姜明每晚都被凍醒幾次,但還是熬過來了。

  這樣的生活一直持續到今年1月初。對這段長達半年多的流浪漢生活,姜明表示不想再回憶。

  熱心人協助父子團聚

  彭先生也是安徽人。據他介紹,在今年年初,他聽鄰居議論說,有個小伙子在橋洞子裡露宿半年多。出於同情,他找到這名小伙子。

  彭先生回憶,起初小伙子不肯說話,他便利用休息時間來找對方聊天,並帶些吃的,還給過小伙子一個海綿墊子。大約一周后,小伙子接受了他,介紹了自己的情況。當時,姜明已經不記得父親的手機號,彭先生找到蘋果園派出所,在警方的協助下,最終聯系到了姜明的父親。

  1月15日,姜先生趕到北京,彭先生將他帶到自己的租住地,當時,姜明已經在那裡等候。父子再次見面不禁相擁而泣。當天,姜先生帶著兒子洗澡理發、換衣服。

  姜先生說,他平日在外打工、妻子在老家種地,為供兩個孩子上學已經欠了不少錢。在得知姜明沒有取得畢業証后,他曾問過兒子打算怎麼辦,姜明說接著准備論文,依然有機會拿到畢業証和學位証。

  去年4月中旬,與兒子失去聯系后,姜先生曾給學校打電話,校方回應姜明離校后再沒回過學校,不知下落。姜明的母親為此急白了頭。

  “這孩子性格內向,不愛說話。”姜先生評價兒子時說,姜明自尊心強又有自卑心理,但很懂事,所以才不和家裡聯系,自己在外面流浪。

  昨天下午,記者隨姜明的父親來到北方工業大學。機電工程學院黨總支副書記白傳棟表示,在得知姜明的情況后,學院高度重視。目前,姜明的檔案已經轉到安徽省人才服務中心。從目前的情況判斷,經歷這樣的波折后,姜明的心理或多或少受到沖擊,希望他能靜養一段時間,並可以找相關的心理專家進行咨詢。待姜明的精神狀態完全恢復后,可以回校繼續完成學業。

  姜先生已經訂購了今晚返鄉的火車票,他表示,要帶兒子進行心理咨詢和身體檢查,靜養一段時間后再讓兒子重返校園。
(責任編輯:喬雪峰)
[ 留言 0 條   我要留言 ]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網友留言留言0

署名                注冊       留言須知

    全部留言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