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酩:別把“屎盆子”都扣向鐵道部--經濟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吳酩:別把“屎盆子”都扣向鐵道部

吳 酩

2011年01月24日08:15    來源:人民網-經濟頻道     留言 0 條     手機看新聞

    >> 更多本作者文章,請查閱“吳長生經濟觀察”專欄

  回家團圓,本來是值得期盼、令人興奮的,可是現實中的過年回家,對於多數人來說,卻變成了讓人畏懼、頭痛的難事,因為回家的“路”太難走了:為了得到一張回家的票,不光要提前若干天“周密盤算”,還得冒著嚴寒,長時間、通宵排隊等候,有時甚至不止一天一夜。於是,人們很自然地把積郁的滿腔怒火,一股腦地拋向了運輸系統,特別是鐵路部門,認定它們是制造“一票難求”痛苦的罪魁禍首。這不,今年的春運剛剛開始,網上的“凍雨”就頻頻澆來,什麼“高鐵就是高價,動車就是動錢——價廉物美的普客,與有時間、沒鈔票的百姓就是‘無緣’”啦,什麼“為啥每年春運‘一票難求’?多因鐵老大‘一高(票價)難降’‘一利(益最大化)難舍’”啦,什麼“春運‘一票難求’多年習慣,春節‘緊趕慢趕’終歸團圓。何人來改善?何年能改善?!意見歸意見,壟斷是壟斷”啦,什麼“服務總跟不上‘人民’前進的腳步?票價卻總是走在‘人民’前頭?——這就是‘人民’鐵路”啦……

  “一票難求”,運輸系統有沒有責任?有﹔但把“屎盆子”全扣在它們頭上,絕對不公平!近年來,包括鐵路、公路、民航、航運在內的整個運輸系統,為提高運力、改善服務所做的各種努力是不容否認的,取得的成效也是有目共睹的。當然,這其中還不同程度地夾雜著一些部門利益等負面因素,需要通過深化改革、規范管理來加以解決。例如,如何打破壟斷、引入競爭機制的問題,如何協調高鐵、動車高價與普通消費者承受力的問題,等等,都需要認真對待,逐一破解。但是,我們不能因為還存在不足、甚至嚴重不足,就否認已經做出的努力和已經發生的變化。認為唯有問責運輸系統、無限擴張運力,才能改變“一票難求”、終結春運之痛,是簡單的線性思維定勢,不僅無助於困局的扭轉,而且可能造成資源濫用、運力過剩等意想不到的嚴重后遺症。

  春運之痛,是發展中的“新生之痛”。改革開放以前,包括人力在內的各種要素幾乎都被傳統體制固化了,嚴重制約了經濟的發展﹔改革開放以后,各種要素才獲得大解放,在市場力量的指揮下,比較自由地流動起來,經濟發展才迸發出持久的強大活力。春運之痛,又是歷史、現實、經濟、社會乃至文化等多種因素引發的“綜合之痛”。“痛因”中最主要的就是,至今仍很堅固的城鄉二元結構和依然明顯的區域發展失衡態勢。經濟相對發達的城市和東部沿海地區,一方面以巨大的引力,把廣大農村和中西部欠發達地區的勞動力“拉進來”、“拽過去”,一方面又以戶籍等鋼鐵護欄,把數億計的農民工大軍,無情地“屏蔽”在“體外”,使他們扎根無縫、融入無門。而這種現實,既不是交通運輸系統造成的,也不是哪幾屆、哪幾地政府的“政績工程”,而是幾十年累積的結果。至於過年(還得是農歷新年)必須回家團圓的傳統習俗,更是有著悠久的歷史。

  記得早在十多年前,人民日報就出於同樣原因,發出過“請農民兄弟留下過年”的強烈呼吁,但似乎並未獲得明顯的積極回應。為什麼?最主要的就是,無論城市還是東部發達地區,還沒有給廣大農民工“家人”的待遇,沒有妻兒老小的安身條件,沒有“家”的溫暖感覺,怎麼能安心“過年”呢?一句話,城鄉二元結構不徹底改變、區域失衡態勢不顯著消弱,人員的季節性大挪移現象就難以避免。而這種經濟社會結構的深刻變化,絕不是靠幾道行政命令、幾聲媒體強烈呼吁在短時間內就能完成的,不僅需要多方面的配套改革,更需要持久不懈的推進過程,與之相伴的,還有一些習俗和觀念的轉變。隻有目前在城鄉之間、在東中西部之間“潮起潮落”般涌動著的人們,大比例地“落地生根”,變身為“異鄉”名副其實的新市民、新居民的時候,春運之難和春運之痛,才會隨之淡出,成為歷史。而在“拐點”出現之前,要運輸系統負起“解痛”全責,實在是一種不理性的苛求。

  其實,除交通運輸系統外,其它各方面的努力,也已經開始,諸如近年來推出的一系列“三農”政策、城鄉一體社保體系建設的加快、東西部對口援助力度的增強、部分地區戶籍改革的探索等等,都已顯現了積極的效果。雖然這些不僅是為了破解春運難題,但客觀上起到了“釜底抽薪”的作用。人們熱切期盼的是,徹底“解痛”的多項改革,能夠推進得快些、更快些。而包括鐵路在內的交通運輸系統,則應該繼續加勁兒,在完全“解痛”之前,想方設法為民眾多多“減痛”。
(責任編輯:賀霞)
[ 留言 0 條   我要留言 ]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網友留言留言0

署名                注冊       留言須知

    全部留言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