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歡樂谷過山車卡殼事件僅賠償游客一杯奶茶--經濟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上海歡樂谷過山車卡殼事件僅賠償游客一杯奶茶

周凱

2011年01月26日14:18    來源:《中國青年報》     留言 0 條     手機看新聞

  
上海一家游樂園的高空項目。CFP供圖


  實習生 陳竹 袁悅爾 本報記者 周凱

  1月24日中午12時55分,上海鬆江區歡樂谷“絕頂雄風”過山車運行至60米最高點時,突然發生機械故障,25名游客被困半空中達半個多小時。

  據悉,此次“卡殼”事件再度發生,是因低溫雨雪天氣所致。事實上,上海歡樂谷自2009年8月試運營以來,已多次發生類似事件。當時,園方解釋為設備初投入使用,過於靈敏﹔而去年6月,與歡樂谷同為華僑城集團旗下的深圳東部華僑城,還曾因設備故障,發生過6死10傷的慘劇。

  今日園中游客寥寥

  1月25日,中國青年報記者來到上海歡樂谷看到,園區裡游客寥寥,部分游樂設施在下午四點前就已停止運營。“鎮園之寶”“絕頂雄風”過山車前,隻有零星幾位游客在排隊,每輪啟動都需要等待20分鐘左右才能湊夠人數。

  “絕頂雄風”過山車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1月24日發生的故障現已完全排除,1月25日一天的運營也沒有出現任何問題。

  “我今天已經坐了兩次啦!”一名剛剛從“絕頂雄風”過山車上走下來的初中生告訴記者。

  “還是不太敢玩。”在被問到是否聽說了1月24日發生的故障,一名游客說,“聽說是因為系統太‘安全’了。”他聽說,前幾次故障,都是機器太靈敏所致。

  大型過山車設備到底是“不安全”還是“太安全”?

  記者還在上海歡樂谷另一人氣項目——木制過山車“谷木游龍”處了解到,當日該項目運行了一輪后就停運了。“當時第一批游客坐完下來后,系統報出故障,我們就決定停止運行了。”直至當日閉園,“谷木游龍”也未再次對游客開放。

  “明天是不是開放,我們也不能確定,現在故障原因仍在排查中。要等測試結果出來,完全安全,我們才會對外開放。”“谷木游龍”項目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

  歡樂谷園區內的一位保潔人員告訴記者,歡樂谷開園到現在,設施發生故障的次數不算少,但都是因為系統太過敏感造成的:“上海潮濕啊,這些進口設備一受潮、受冷就報警,偶爾停運一下也是正常的。”

  低溫天氣導致“卡殼”

  早在2009年8月,上海歡樂谷試營業期間,就曾發生過一系列“卡殼”問題。在開園初期13天內,也被曝出發生12起故障。

  當年8月6日,“絕頂雄風”首次向游客開放。被譽為“鎮園之寶”的跌落式過山車“絕頂雄風”在運行了3小時后突遇故障。事故發生時,乘坐跌落式過山車的游客正好回到終點,但發現過山車的底板無法正常收回,游客也下不了車。事故原因是,乘客口袋裡的一個筆帽掉入過山車底板的插件內,導致設備短路,一隻零件被燒壞。

  8月14日,木制過山車“谷木游龍”載著乘客從起點出發,即將爬升到35米的最高峰時突然在高空“卡殼”。車上的乘客呈45度、背朝下半懸在空中不動。現場技術人員緊急調試3分鐘后,過山車繼續余下的裡程。

  8月25日,“螞蟻王國”景區裡的一部兒童型過山車“瘋狂精靈”,在離地近10米的空中滯留了約10分鐘后,重新啟動,但依然停停開開。10分鐘后,停停走走的過山車仍然沒有到達目的地,並且再次發生長時間卡機。最后,有游客通過另一處安全樓梯爬了下來。

  針對這一系列事故,園方市場部工作人員解釋說,這些從國外進口的游樂項目大多數由電腦控制,開園初期需要一個磨合期,主要是設備比較敏感,還需要人工進行調試。

  而此次“卡殼”,距離試運營已經過去一年半的時間,原因又在何處呢?上海歡樂谷負責人昨天解釋,“絕頂雄風”自開園以來運行較為穩定,去年開園初期一次故障,此次是第二次故障。該次故障經技術人員檢測,是由頂部P20328傳感器故障所致。該傳感器故障初步判斷與上海近期雨雪低溫天氣有關——由於上海近來一直雨雪低溫,導致傳感器突然損壞,造成系統報警、保護性停機。

  2009年9月9日,北京歡樂谷也曾因同樣的原因——晝夜溫差變化導致設備不適,從而停擺自動保護。當時,“特洛伊木馬”游樂設施在載客運行過程中突然停擺,10名游客被“卡”在6米高的空中,經過消防員救助,游客於當晚10點左右全部脫險。

  2010年6月29日16時45分,在與歡樂谷同屬華僑城集團旗下的深圳東部華僑城,“太空迷航”娛樂項目發生重大安全事故,死亡6人,傷10人。該項目為全球首個全程模擬太空遨游的項目,太空迷航項目中的機艙可以模擬航天飛船的發射過程,高速運轉時,讓乘客體驗火箭發射時的2G重力加速度。而在事故發生時,這種高速運動卻加劇了游客的傷情。

  律師建議引入懲罰性賠償制度

  本次事故新聞一經傳播到網上,立刻引起網友熱議。其中,園區的安全管理和事后賠償成為關注的焦點。截至記者發稿,有一條留言已被頂3000多次——遭遇卡殼的游客太不懂得維護自身權益,竟然在工作人員給每人倒來一杯熱奶茶,休息片刻后就離開了,沒有索取賠償。

  事實上,此前已有幾例向歡樂谷索賠均遭拒的案例。2009年8月16日,上海歡樂谷藍月飛車“卡殼”后,16名車上游客與園方僵持了很久,並提出了每人賠償1000元外加境外雙飛游的要求,但因要價過高遭歡樂谷婉拒。

  園方相關人士表示,160元的試營業門票其實已包含了游客意外保險,但根據園方與保險公司簽訂的合同,過山車“卡殼”這種非安全事故,還不屬於賠償范圍。經與游客協商,雙方最終接受了退票或改簽的賠償條件。

  匯業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吳冬律師接受中國青年報記者採訪時表示,針對此類事件,應該引入懲罰性賠償制度,“上海歡樂谷接連發生這樣的事故,說明園方疏於安全管理、技術保障,造成類似的隱患和相應的后果。”

  據吳冬介紹,在國外,針對此類情況,即使沒有對游客造成人身傷害,也應該給予相應的懲罰性賠償,“這種賠償不是基於填補性的,而是懲罰性的。”

  他介紹,懲罰性賠償,不是基於消費者受了多大損失,而是基於經營方本身的過錯——由於沒有嚴格遵守國家法律和規章制度而進行的賠償。尤其是故意行為,即明知有安全隱患,還為了商業上的利益而繼續經營,藐視法律、不顧消費者人身安危的行為,必須承擔懲罰性賠償。賠償金額要高於對消費者造成的損害。

  吳冬介紹,國外一些大型公司的懲罰性賠償案例,多是公司早就知道產品有質量上的問題,但選擇隱瞞公眾,后經內部員工曝出,支付高額懲罰性賠償。如福特汽車由於設計上的隱患造成傷害的案例,最高賠償達幾億美元。

  而獲得証據的渠道,一般來自兩方面:一方面是政府的質監部門進行調查,獲得相應証據﹔另一方面是一些內部人士出於良知等原因,向有關部門舉報或向媒體披露內情。

  懲罰性賠償,又稱示范性賠償或報復性賠償,是指由法庭所作出的賠償數額超出實際損害數額的賠償。目的是在針對被告過去故意的侵權行為造成的損失進行彌補之外,對被告進行處罰,以防止其將來重犯,同時也達到警醒他人的目的。

  而在中國,目前還沒有專門的懲罰性賠償制度,隻有一些“非典型”的懲罰性賠償條款。如《消費者權益保護法》中的第四十九條(被稱為“1+1”條款)規定:“經營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務有欺詐行為的,應當按照消費者的要求增加賠償其受到的損失,增加賠償的金額為消費者購買商品的價款或者接受服務的費用的一倍。”這可以理解為一種針對欺詐消費者的懲罰性賠償制度。《食品安全法》第九十六條也有相關的懲罰性賠償條款:“生產不符合食品安全標准的食品,或者銷售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標准的食品,消費者除要求賠償損失外,還可以向生產者或者銷售者要求支付價款十倍的賠償金。”

  精神損害賠償難以界定

  針對游客的精神損害賠償,吳冬認為,在司法事件中確實是個難題。原則上,與人身損害有關的精神損害,才可以獲得賠償。如果沒有身體上的損害,純粹的精神損害賠償比較困難。

  但他認為也並不盡然。2010年7月1日起實施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二十二條規定,侵害他人人身權益,造成他人嚴重精神損害的,被侵權人可以請求精神損害賠償。這實際上與原先最高人民法院關於人身損害和精神損害的司法解釋相一致。

  在美國,去年也發生過一起在過山車上有人心臟病突發死亡的案例,獲得了相應賠償。據吳冬介紹,“精神損害賠償一般要造成比較嚴重的后果,才能獲得賠償。但在法律上定性容易,定量卻很難。過山車上被卡在半空中這樣的情況,究竟算不算造成‘嚴重精神損害’,還要依事實而定。比如,到底是剛啟動時就停下來了,還是在飛快的時候停下來的?”他說,在事故發生后不久,就有工作人員上去。這一事實應該是可以減輕園方法律責任的一個細節,因為所有游客被造成精神損害,應該就在那一小段時間之內。

  2007年10月20日,27歲的劉女士不知自己已經懷孕月余,到北京歡樂谷乘坐水晶神翼。稍后,她出現頭暈惡心症狀,隨后流產。她向歡樂谷索賠13萬余元,而到2009年12月,北京市第二中級法院終審駁回了孕婦劉女士的全部訴訟請求,認為劉女士所稱其患有的疾病及妊娠均為身體內部的病變及變化﹔而華僑城公司在“歡樂谷”入口處放置的提供給游客自取的“歡樂谷指南”,上面注明了園內部分體驗項目不適合孕婦。
(責任編輯:喬雪峰)
[ 留言 0 條   我要留言 ]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網友留言留言0

署名                注冊       留言須知

    全部留言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