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手成節日腐敗高發崗位 中央地方探索限權--經濟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一把手成節日腐敗高發崗位 中央地方探索限權

盛若蔚

2011年02月15日08:08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留言 0 條     手機看新聞

  節日裡溫情脈脈的“禮尚往來”,往往內裹禮儀“糖衣”的權錢交易,一些人由此痴迷於“節日情結”,一些人由此患上了“送禮焦慮症”……其中,“禮尚往來”的“主角”,多是掌握著“一錘定音”權力的“一把手”。各級“一把手”也因此成為節日腐敗的高發崗位。

  透過形形色色的節日腐敗案件不難發現,雖然反腐倡廉機制、民主監督機制不斷健全,權力尋租的空間越來越狹小,一些地方的“一把手”依然頻頻“出事”。如何把權力裝進“籠子”、讓權力安全運行,怎樣讓領導干部特別是“一把手”正確行使權力,仍然是干部人事制度改革和黨內民主建設需要進一步破解的課題。

  在用人上易“一言九鼎”

  “程序空轉”讓用人制度形同虛設

  這是一起荒唐的詐騙案。山東省齊河縣警方在偵破一起案件時發現,隻有小學文化的無業游民時國祺雇人仿冒縣委書記的簽名,竟讓33人順利進入該縣各黨政機關工作。雖然騙術不“高明”,但騙子卻成功地鑽了回“一把手”說話“頂用”的空子。這也從一個側面反映出對“一把手”在用人權力的制約和監督方面仍有不小的空隙。

  “一把手”在人事任免權上的“一言九鼎”,給買官賣官者留下了巨大的操作空間。

  吉林省白山市原政協副主席、市委統戰部長李鐵成在擔任靖宇縣委書記期間,6年裡將全縣500余名干部調整了840余人次,收受賄賂114萬余元,完全操控200多名科級干部的命運,科局級干部幾乎無一人不向他行賄。

  同樣,遼寧省葫蘆島市連山區原區委書記李玉麟因賣官落馬。在受審時,他坦承,在鄉鎮干部的任用上,區委書記有事實上的一票否決權,“如果沒有我的同意,他就不能當上這個官。”

  據湖北武漢市紀委2009年的統計,2002年以來,武漢市因貪污賄賂受處分的處級以上領導干部中,“一把手”佔44%。

  “為什麼總有人逢年過節給"一把手"送禮,就是看重他們在用人問題上有"一言九鼎"之權。在某些干部眼裡,要想升職進步,必須先把"一把手"搞定。”國家行政學院教授劉旭濤分析。

  應該說,隨著《干部選拔任用條例》、《公務員法》等一系列黨紀法規的出台實施,特別是一些地方推行常委會或全委會票決制后,已經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一把手”的用人權。但在實際操作中,有的“一把手”通過“個別醞釀”或在召開常委會時加以“引導”等種種辦法,繞過了“關口”,仍然可以按自己的意圖選任干部。

  讓“程序空轉”,是近年來發生的買官賣官用人腐敗案件的一個典型特征。有的地方“一把手”不帶頭遵守制度履行干部選任程序,將制度和程序玩弄於股掌,樂於搞“先拍板后走程序”,甚至出現“班子成員參加的會議決定普通問題、少數人參加的會議決定重大問題、個別人參加的會議決定核心問題、一對一的口頭交待決定特別重要問題”等非正常情況。山西省翼城縣原縣委書記武保安在用人上,就很“善於”預先圈定擬提拔干部名單,再授意組織部門“履行程序”。結果,所有的干部選任程序在他這裡都失了效,當縣委書記僅僅8個月,他通過批發“官帽”受賄及不明來源的財產就高達500多萬元。

  “"一把手"能夠輕鬆繞過程序,說明他的用人自由裁量權還是過大,正因為"一把手"有這個權,才容易滋生各種買官賣官的"細菌","節日腐敗"現象就很難杜絕。”劉旭濤表示,這也反映出干部人事制度還不夠完善,改革的空間還很大。

  
【1】 【2】 【3】 

 
(責任編輯:喬雪峰)
[ 留言 0 條   我要留言 ]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網友留言留言0

署名                注冊       留言須知

    全部留言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