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民聲看民生:苦辣酸甜又一年--經濟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從民聲看民生:苦辣酸甜又一年

庄道秋

2011年02月17日13:30    來源:《中華讀書報》     留言 0 條     手機看新聞

  編者按:

  似乎還沒開始,卻已匆匆結束。這恐怕是所有趕回家過大年的人的最真切體會。

  “過年是個啥,就是辛辛苦苦掙一年錢,到這時候可勁兒地花,花完了,年也過完了,然后再挽起袖子,又開始掙錢……”

  老爸的這句話,讓我印象深刻,說得太結實了。

  過去的一年,我們經歷了物價瘋漲、房價虛高,轉過新的一年,我們期盼著工資能像物價那麼漲、收入趕上房價那麼高。

  不管即將迎接我們的,是苦辣還是酸甜,正月十五的元宵吃完,抹抹嘴,大喊一聲:“2011,我們來了!”


  “今年什麼都漲價,這不,年跟前黃瓜已經賣到了7塊錢一斤啦,就連旱煙也都比往年貴了許多……”山東煙台一位趕集的大爺無奈地告訴記者。

  相信所有從天南地北奔回家鄉過年的人,隻要去採辦過年貨,必定會有同樣的感受——這個年,一切都“水漲船高”了。

  除了家長裡短,大家趕老遠跑回來聚一起,聊得最多的,就是關於通脹的話題。那麼,通脹距離你我是近還是遠?相信那定是“百人百模樣,萬人萬心情”。春節期間,本報記者從北到南的旅程中,對通脹這個全民聚焦點進行了多角度觸摸。

  都是通脹惹的禍

  “都是通脹惹的禍,今年收糧價格太透明,我們幾乎沒有利潤。”在哈爾濱賓縣,專門經營糧食生意的老張向記者訴苦。

  老張家住哈爾濱賓縣,這裡是全國產糧大縣500強之一,大豆和玉米是主要農作物。據了解,賓縣還是全國的“大豆之鄉”,國家實施大豆振興計劃示范縣之一。靠著得天獨厚的農業資源,老張從事糧食經營已有10多年,大豆、玉米他都做,生活過得紅紅火火。但他卻坦言,從去年大豆收獲至今,他沒賺到錢。

  老張說,過去大豆、玉米同時經營,而現在為了抗通脹,收縮戰線隻經營大豆,依舊沒有盈利。

  老張將這種情況歸罪於通脹和國家政策調控。他說,為保護農民利益,2010年11月份,國家在內蒙古自治區、遼寧省、吉林省、黑龍江省實行大豆臨時收儲政策。國家糧食局會同國家發展改革委、財政部、中國農業發展銀行發出《關於2010年國家臨時存儲大豆收購等有關問題的通知》,安排部署國家臨時存儲大豆收儲工作。通知要求,國家臨時存儲大豆挂牌收購價格(國標三等質量標准)為1.90元/斤,相鄰等級之間差價按每市斤0.02元掌握。收購期限為2010年11月1日至2011年4月30日。

  “這一下,端了我們這些大豆經營商的‘飯碗’。”老張告訴記者,他收購的大豆都輸送到了吉林四平的油脂廠,現在要是廠家回款慢,所謂的利潤連銀行的利息都不夠支付。為此,趁著春節期間,看著行情不好,老張干脆關了大豆收購點,安安心心地和家人過春節。

  通脹離我遠

  與老張不同,於先生在大慶經營一家五金建材綜合商店,他認為,通脹沒有“吆喝”得那麼凶,在大慶除了日常生活用品價格有所上漲外,他沒有過多的感覺。

  於先生告訴記者,他雖然文化程度不高,初中都未畢業,但近30年的商場打拼,也是見過世面的人。如今,雖然於先生只是經營一家五金建材店,但是真正的資產都已租賃或者交給職業經理人打理,他追求的是份清閑。他說,國家過去出現通脹是因為金融體制不健全,信息閉塞,而現在則不會。在通脹面前,我們要相信國家,相信市場。

  於先生舉例說:“比如一個水龍頭,原來市場售價10元錢,現在賣10.5元,對於消費者來講,沒有太大的沖擊,這不是日常生活消耗品,每天都需要買,即使一下漲到12元,該買的還是會買。再說,水龍頭多少錢進貨,售價多少,自己有一套核算體系,不會大起大落,當然這也是他所在行業的特點。”

  對於日常生活消耗品的漲價,於先生並不贊同與通脹有過多的聯系,他說這是社會經濟發展的必然趨勢,我們每個人的工資收入不也在漲嗎?於先生說,10年前普通勞力一天賺20元錢就可以,但現在一天賺100元都不滿足。他認為,對於通脹的判斷,不能以偏蓋全。記者 庄道秋

  “我們國家不會出現美國式的次貸危機,要相信國家,相信會及時出台相關政策。”

  通脹距我近

  春節后記者回到南京,在寧海路附近一家挂著西北牛肉拉面館的裡面,看到女老板正用筆涂著一個6字。

  記者好奇地問:“這是做什麼?”

  女老板回答說:“過去5元一碗的牛肉拉面現在要漲到6元。”

  跟女老板對著話,看著在報價單貼上的6字,記者唏噓通脹來了。

  面對記者的表情,女老板向記者算了一筆賬,她說,過去面粉隻有1.3元/斤左右,而現在都漲到1.5元/斤了,優質的面粉還要貴。而漲得更多的是蔬菜、生姜和大蒜等。

  從交談中記者得知,這家挂著西北牛肉拉面館的女老板與丈夫從西安老家來到南京打拼,他們已經有四五年沒有回家過春節了。

  女老板說:“現在什麼都在漲價,作為小本生意,本身就利薄,不得已隻有漲價。”

  據女老板介紹,他們在南京謀生,既沒有住房,沒有,也沒有過多的積蓄,現在兩個孩子都要上學,開銷挺大。房租都在漲,這個不起眼兒的店面一年就要三四萬元,而住宿的房子也要漲價。各行各業都在漲工資,與他們一起打拼的店裡的伙計都是親戚,也總不能不給他們漲工資,不然對不住人家。

  面對小店的漲價,一位顧客很釋然,他說現在什麼都在漲,也不能讓做生意的人賠錢,他們都是小本生意,在外不容易。(庄道秋)
【1】 【2】 

 
(責任編輯:喬雪峰)
[ 留言 0 條   我要留言 ]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網友留言留言0

署名                注冊       留言須知

    全部留言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