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意欠薪追刑責能否根治拖欠工資痼疾--經濟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惡意欠薪追刑責能否根治拖欠工資痼疾

杜曉

2011年02月25日08:50    來源:《法制日報》     手機看新聞

  刑法修正案擬將惡意欠薪定為犯罪受好評

  如何認定“惡意”尚存困難

  本報記者杜曉 實習生谷艷東

  老板故意拖欠工資可能會坐牢——近日,刑法修正案(八)草案中的相關規定對於全國工人尤其是農民工來說,解決了欠薪的后顧之憂。

  新華社消息稱,此前,刑法修正案(八)草案二次審議稿規定,以轉移財產、逃匿等方法逃避支付勞動報酬,或者有能力支付而不支付勞動者報酬數額較大的,為犯罪。為了更好地維護勞動者合法權益,刑法修正案(八)三審稿對此規定作了調整,增加了有關部門責令支付仍不支付的情形。

  目前,刑法修正案(八)三審稿中規定,“以轉移財產、逃匿等方法逃避支付勞動者的勞動報酬,或者有能力支付而不支付勞動者的勞動報酬數額較大,經政府有關部門責令支付仍不支付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或者單處罰金﹔造成嚴重后果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

  《法制日報》記者了解到,由於各種復雜的原因,長期以來,拖欠工資的情況在各行業都時有發生,在個別行業甚至成為常態。

  在北京市承攬工程的福建包工頭林仕明告訴《法制日報》記者,由於上級承包單位拖欠他的工資,他曾經被工人圍在工棚裡好幾天,“大家都沒地方睡,全坐著”。

  中國勞動學會副會長兼薪酬專業委員會會長蘇海南向記者分析說,當前分配次序混亂的一大表現就是欠薪逃逸。“特別是金融危機或者經濟不景氣的時期,欠薪逃逸的情況時有發生,拖欠半年、3個月的工資,老板轉身就不見人了。此外是拖欠工資,比如建筑行業拖欠工資是常態,不拖欠工資倒是令人很吃驚、很驚喜”。

  據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統計,近年來各地勞動爭議仲裁機構受理勞動爭議案件數量從2005年的31.4萬件攀升至2008年的69萬件,翻了一倍多。

  北京農民工法律援助與研究中心執行主任時福茂告訴《法制日報》記者,一到年終,群體性勞動爭議案件呈猛增態勢。“原來20人以上的群體性勞動爭議案件,一個月能接一兩個,而到了年終幾乎每天都有這樣的案子上門”。

  在北京承包工程的一名浙江籍包工頭告訴記者,他在某地干活時,由於當地政府部門強制拆遷等原因,導致工程中斷、工資被拖欠。於是,他帶著幾十個工人找政府各部門反映情況。

  由於上述情形的多發,近日,四川省住房和城鄉建設廳發出了《關於加強建筑市場動態監管嚴格企業和人員准入清出的實施意見》,將工程質量安全和拖欠工程款(農民工工資)引發群體性事件作為建筑市場資質資格動態監管的重要內容,實行“一票否決制”。

  因此,此次刑法修正案提出拖欠工資入刑,受到了各界人士的推崇。

  “那些拖欠工資的人就該坐牢。”林仕明說,盡管經過長達數年的訴訟,他贏得了官司,但是得不償失,“欠的200萬元還是沒要回來,即便要回來了,經過這麼多年,也是身心俱疲。而對於那些拖欠工資的人或者公司來講,可以說是毫發無損。”

  “將惡意拖欠工資的行為歸入刑法,就上升了一個層級,震懾作用就大得多了。以前只是依據勞動法等對拖欠工資的老板進行懲處,力度還遠遠不夠。所以有些老板故意‘捉迷藏’,惡意拖欠。但是一旦上升到刑法之后,處罰力度更大了。”時福茂說。

  “這一法律規范是學界和業界呼吁多年的,是一個很好的安排。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我國自改革開放以來,用人單位的工資分配是朝著制度化、規范化的方向發展,但是在我國勞動力供過於求的背景下,部分用人單位一直存在拖欠、克扣勞動者工資的問題。盡管多年來各級政府加強了糾正和打擊拖欠、克扣工資行為的力度,但這些問題還是屢禁不止。實踐表明,隻靠一般的行政規章來糾正這種行為,效果是有限的。幾年前,就有人呼吁將對惡意欠薪行為的處罰納入刑法。”蘇海南說。

  蘇海南表示,這次我國作出這種法律規范,並規定若惡意欠薪尚未造成嚴重后果,在提起公訴前支付勞動者的勞動報酬,並依法承擔相應賠償責任的,可以不追究刑事責任,這較好地把握了寬嚴相濟的立法精神,既加大了法律懲處的力度,又不會濫用法律處罰。

  盡管各界人士對這一修正都高聲叫好,但也有業內人士認為,拖欠工資入刑在具體執行中可能會遇到一些困難。

  “對老板是否‘惡意’的定性是比較困難的,這需要一個具體的標准。另外,還需要其他部門出台一些配套的措施,比如,証實拖欠工資的老板有多少財產、拖欠工資是否是主觀上的故意?這些都需要一定的標准。還應該注意的是,誰來舉報、怎樣偵查、如何定罪,這些問題可能會在偵查初期帶來一些難度。”時福茂說。

  蘇海南認為,從長期來看,要完全解決拖欠、克扣工資問題,除了制定並實施惡意欠薪罪的法律規定外,還需要做很多工作。

  “從完善法律法規看,還需要制定‘企業工資條例’等有關法規,具備條件后,還可以考慮制定‘工資法’或‘勞動報酬法’。從其他方面看,一個重要的工作就是引導用人單位建立健全工資支付制度﹔同時,要引導企業主和用人單位經營管理者普遍樹立按勞付酬的觀念﹔還有就是勞動者一定要跟企業簽定勞動合同,增強自我維權的意識,並且保存好工資支付憑據﹔勞動者還應通過工會組織、通過法律援助機構,求助外力解決可能出現的工資拖欠問題。”蘇海南說。

  此外,蘇海南還認為,從行政部門角度講,應該充分發揮現有勞動仲裁機構、勞動保障監察機構的作用,及時查處、糾正拖欠工資等行為或案件,更好地維護勞動者勞動報酬權益。如果以上措施還不能解決拖欠、克扣工資問題,特別是經營管理者在勞動保障部門責令改正后還不按有關要求去做,那麼就可以動用惡意欠薪罪處罰規定來制裁違法者。

  時福茂則認為,拖欠工資的預防機制建設也十分重要。

  “最好的預防就是建立一個監察機制,防止老板拖欠工資。比如說有些行業已經有了工資保証金制度。還有就是,遇到拖欠工資的情況時,及時投訴、及時解決、及時處理,這樣一來,就可能不會出現巨額工資被拖欠的情況,不會有幾百名工人好幾年拿不到工資的情況出現。怎樣去遏制、怎樣去預防、怎樣配套是關鍵,而不能僅僅靠打擊,工資保障金制度、監察制度、事前預防制度的建立,這才應該是治本之策。”時福茂說。
(責任編輯:喬雪峰)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