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建議我國以家庭為單位征收個稅--經濟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專家建議我國以家庭為單位征收個稅

2011年03月03日03:21    來源:人民網-《京華時報》     手機看新聞

專家預計個稅起征點可能將上調至3000元
專家預計個稅起征點可能將上調至3000元
  本報訊 國務院總理溫家寶1日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討論並原則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所得稅法修正案(草案)》。參加兩會的代表委員認為,個稅改革提速,體現了國家對收入公平等民生問題的高度重視。

  會議認為,為加強稅收對收入分配的調節作用,進一步減輕中低收入者的稅收負擔,有必要對個人所得稅法進行修改,提高工資薪金所得減除費用標准,調整工資薪金所得稅率級次級距,並相應調整個體工商戶生產經營所得和承包承租經營所得稅率級距。會議決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所得稅法修正案(草案)》經進一步修改后,由國務院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

  ■專家說法

  起征點或提至3000元

  >>預測

  中國財政學會副會長、人民大學財政金融系教授安體富等專家昨天表示,預測這次我國將把個稅的薪酬扣除標准提高到3000元。

  安體富的預測建立在這樣一個基礎上:根據國家統計局的數字,2008年北京市每戶家庭的平均人口為2.8人,每戶平均就業人口為1.5人,城鎮居民年人均消費支出為16460元,也就是每戶家庭每月平均支出為3841元(16460×2.8÷12)。如果個稅起征點為2000元,則每戶扣除額就是3000元,與實際需求相差841元,隻能滿足北京市民78%的基本生活需求。換算到上海,也隻能滿足上海市民66%的基本生活需求。因此,安體富教授認為個稅起征點至少應從目前的2000元提高至3000元。

  稅級減少將降低負擔

  >>分析

  個稅現行的九級稅率也將相應調整。按照現行稅率表,扣除“三險一金”和2000元的扣除標准后,超出金額在0元—500元、500元—2000元、2000元—5000元、5000元至2萬元,個稅分別對應5%、10%、15%和20%的稅率。超出部分在2萬元以上的,每隔2萬元,稅率增加5個百分點,最高稅率為45%。

  安體富說,從九級降至六級或五級早已是學界普遍看法。我國在提高起征點的同時,減少稅率等級,擴大級差,尤其是擴大首級稅率的區間,例如將0元—2000元都改為適用5%的最低稅率,可以進一步降低中低收入者的負擔。級距擴大,使多數人群不會很快跨入高收入稅率中去,這就減少了他們的負擔。

  引入以家庭為單位納稅

  >>支招

  調整起征點是維護分配公平原則的手段之一,但因其覆蓋人群相對有限,外界同時期盼個稅改革能向縱深發展。其中重要的內容之一就是引入以家庭為單位來申報納稅。安體富認為,有關部門可以考慮借鑒美國模式,進行試點。

  美國為納稅人提供以個人為單位的申報繳稅方式和以家庭為單位的申報繳稅方式,納稅人可以自選最“劃算”的方式。美國的這種模式已實行許多年,並取得很好的效果。這種模式照顧到了不同家庭的實際需求,比如養育孩子、一個人工作等可以享受一定的免稅額,值得我國借鑒。

  ■會前熱議

  代表 個稅起征點提至5000元

  昨天,全國人大代表李東生在微博上表示,綜合各位博友的意見和對個稅實際情況的調研,他建議將個稅起征點提高到5000元。此前,他曾通過微博就議案內容廣泛征集網友們的意見。

  兩會前夕,溫家寶總理第三年對話網友,對於備受關注的“稅制改革”問題,他做出了明確表態:“我們將提高個人所得稅薪酬的起征點,這是我們今年給老百姓辦的第一件實事。”一時間,個稅改革成為兩會前的話題聚焦點。

  全國人大代表李東生此前曾通過微博廣泛征集人大議案,目前已有20萬網友參與他的兩會議案征集互動。他表示,在綜合了網友的建議建言和相關調研后,他今年在兩會上提出的議案將主要是稅制改革等內容。他認為,個稅起征點必須參考當前的物價和生活成本,“將個稅起征點調整至5000”議案內容的提出,集合了眾多網友通過切身生活的實際案例,“網友的聲音也是民意的體現,都應成為政府決策的依據”。有大量網友通過自身切實的生活案例,在微博平台上就個稅起征點問題展開討論。

  全國人大代表、娃哈哈集團董事長宗慶后也提出“減稅費讓利給企業和百姓,個稅起征點提高至5000元”。

  委員 關注個稅征收貧富倒挂

  “個稅改革調整,說明國家更加關注收入分配差距,更加關注民生。”全國政協委員、河北省農林科學院副院長王海波認為,目前收入差距擴大已成為經濟發展中最突出的矛盾之一,個稅征收上出現的貧富倒挂更值得關注。提高起征點,推進個稅改革,是對低收入人群利益的關照,是扭轉收入分配差距、實現社會公平的重要舉措。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海南)改革發展研究院院長遲福林認為,在開局之年,推進個稅改革,體現出中央“十二五”時期更加關注民生,在國富的同時追求民富、讓發展的成果惠及全體人民的清晰思路。

  ■記者觀察

  按家庭征收

  為何難落地

  同樣每月3000元的收入,對一個“單身漢”和上有老下有小的“五口之家”而言,意義截然不同。引入家庭贍養因素,以家庭為單位綜合征收個稅,成為人們對改革的企盼。事關分配的公正公平與家庭的整體福利,卻受到種種羈絆困擾。

  財政部網站曾發布文章指出,提高起征標准,往往是高收入者受益較多,中等收入者減稅較少。文章表示:“佔工薪收入者大部分的低收入者,則由於本不需要納稅而不會受益。高工薪收入者減稅較多,是因為對工薪所得項目個人所得稅實行超額累進征收,相應在減稅時也有累退效應。”

  按家庭為單位征收個稅難以落地,是因為其征收前提還是空中樓閣。最重要的是真實的家庭財產記錄,要取得真實的數據太困難。目前稅務機關無法掌握准確的個人收入信息,特別是多方取得收入的人。而股息、利息、分紅、遺產繼承等等收入,更是游離於監控之外。稅務部門與銀行等相關部門未能形成信息共享,在監督上難以造成“疏而不漏”的震懾力。

  加大違法成本,為違法者制定高成本的處罰措施,是督促人們誠實申報的有效手段之一。改革者能否克服技術障礙,堵塞監管漏洞,成為人們翹首以待的事情。畢竟,考慮家庭負擔而征收的個稅,是充分正視並尊重居民實際生活成本差異的結果。

  綜合新華社

  本報記者 趙鵬 陳蕎 報道
(責任編輯:劉則華)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