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部長:正與北京上海研究推進異地高考--經濟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教育部部長:正與北京上海研究推進異地高考

楊華雲

2011年03月07日08:59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隨著大量城市流動人口和進城務工農民工在異地工作時間的推移,其子女在流入地參加高考的問題日益迫切。

  教育部表示,目前正在和上海、北京研究,逐步推進異地高考。昨日,教育部部長袁貴仁在列席十一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接受本報採訪時,透露該消息。

  袁貴仁表示,教育部正在研究異地高考問題,因為涉及的人比較多,所以該問題比較復雜,北京、上海都在研究辦法,教育部則主要和接收這些學生比較多的地方逐步共同推進異地高考。

  “該問題首先是義務教育,然后是高中教育和高等教育,而各地情況不一樣,有的地方這樣的學生特別多,有的地方不多。”對於異地高考問題的時間表,袁貴仁表示不會很長,現在進入高考的學生還不多,主要在接受義務教育,“首先把義務教育解決好,然后逐步解決高中、包括高考的問題。”

  全國人大代表、上海市市長韓正表示,對於異地高考問題,是全國性的制度,上海會按照全國的制度辦。

  聲音

  實現異地高考需戶籍改革

  全國人大代表、上海市委副秘書長李逸平:如果戶籍和居住証的含金量能夠完全吻合的話,這就不成為問題。要真正實現異地高考的話,恐怕還要和戶籍制度改革聯系起來。

  對於異地高考增加本地考生競爭壓力的問題,李逸平坦言,會增加當地考生的壓力,但要看到他們初中、高中本來就是在輸入地讀書的,接受的是輸入地系統的教育,回不去的話,對這些考生也是很不公平的,因為和輸入地初中和高中階段的教育完全不一樣。

  如何解決競爭壓力問題,李逸平認為,這需要系統設計,包括入學模式、戶籍制度、初高中階段教學大綱等通盤考慮,關鍵點則是戶籍制度改變問題,“上海一直在研究這個問題,但要在教育部的指導下進行。”

  “這不是教育一家能解決的”

  全國人大代表、教育部原副部長吳啟迪:異地高考牽涉的利益很復雜,這不是教育一家能解決的。教育部門可以和方方面面協調,一方面是看給各地的名額怎麼改變,一方面是看能否在當地參加高考。

  她表示,從教育部門看,考生在當地參加高考,技術上沒問題。但當地的利益就不是教育部能管得了的了,要把各種因素進行仔細分析,因為現在的情況不像以前那麼單一,過去可以根據歷年的統計分配名額。

  她透露,現在國家教育咨詢委員會專門研究考試問題,今后還有可能成立一個國務院層面的委員會來協調這些事情。同時,她也強調了戶籍制度改革對解決這一問題的重要性,不應太慢。本報記者 楊華雲

  建議

  “京滬允許異地高考是合理的”

  全國人大代表、北京大學原校長許智宏:北京和上海允許異地高考是合理的。他說,中國客觀上有個戶口問題,進城務工人員的孩子出生在這個城市,理所應當作為本地考生來參加高考,但目前卻因沒有戶口無法實現,這是不合理的。“我覺得這些孩子應該在這裡考。”許智宏說,各地可以根據自身不同情況來制定異地高考的政策,即便北京和上海成為試點,他們的經驗也未必值得千篇一律地推廣。

  在異地高考的話題中,許智宏認為,還要看見新政策在某地出台后,不屬於上述情況的大量異地考生都會擠到這些城市去參加高考,對這裡的教育資源造成沖擊。對於可能出現的高考移民現象,許智宏建議制定政策來處理。對於異地高考放開后對當地分數線及高校招生結構可能造成的影響,許智宏表示不好預測。本報記者 傅沙沙

  “國家層面應出台指導意見”

  全國政協委員王玉鳳:計劃提交關於異地高考的提案。她稱,完全禁止異地高考過於嚴厲,應從國家層面出台指導意見,地方則要根據實際情況設置“門檻”,逐步放開。

  王玉鳳表示,異地高考主要涉及高考移民問題,由於各地教育水平不均衡,招生的難易程度相差比較遠,所以現在必然帶來這個問題。但要是等著教育均衡后,全都整齊劃一了再解決,那是永遠不可能的。

  對待異地高考不能“一刀切”,不同的地區城市,根據不同的人員、孩子、教育資源狀況,要有不同的解決辦法,“比如你在當地工作多少年,納稅情況怎麼樣,孩子教育情況如何,地方應設不同的‘台階’,北京、上海‘台階’可以高一些,但一律不解決是不對的。”

  對於“台階”怎麼定,王玉鳳認為,地方政府應根據當地非戶籍孩子的人口數量、當地的教育資源數量進行設定,“比如現在如果放開,能有多少人要參加高考,這會佔用多少高中教育資源的空缺?會給城市帶來多大問題?這都需要地方政府好好調研。”

  她還建議,從國家層面上出台指導意見,這樣各地才會按要求拿出解決異地高考的辦法,“最初的口子可以開得小一些,然后逐步放開。”本報記者 吳鵬

  個案

  同一屋檐下的兩樣人生

  “解決異地高考是一個很急迫的問題,不能再等下去了。”張馳(化名)是一個父親,特殊的人生經歷,讓他每天都要面對兩個孩子:一個有北京戶籍,能在北京順利地接受教育﹔一個沒有北京戶籍,符合可在京中考的條件,卻不能在京高考。

  1993年,張馳放棄老家安徽某國字號研究所的鐵飯碗來京闖蕩,戶口始終未遷入北京。他和現任妻子此前都經歷過一段婚姻,各有一個孩子。由於現任妻子是北京人,在這個新組成的家庭中就出現了兩個戶籍不同的孩子。妻子的孩子是北京戶籍,張馳的孩子是外地戶籍。

  按北京市規定,在小學入學、小升初以及中考中,隻要父母一方為北京戶籍且有《子女關系証明信》,子女即便沒有北京戶籍,也視同北京市戶籍學生對待,可以與北京戶籍學生享受一樣的報考政策。但這一政策在高考時就不起作用了,張馳的孩子必須回安徽老家高考。現在兒子就要中考了,他完全有能力考入知名高中。但接下來怎麼辦?高中畢業后怎麼辦?張馳很糾結。

  據了解,市教委已開始著手對在京就讀的非京戶籍學生的中考以及高考問題進行研究,聽取各方人士意見和建議,為問題的研究提供參考。本報記者 王佳琳(記者楊華雲)

  (新京報)
(責任編輯:喬雪峰)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