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建部:房租將納入調控 探索集體土地建出租房--經濟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住建部:房租將納入調控 探索集體土地建出租房

2011年03月10日08:45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十一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新聞中心昨日舉行記者會,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官員介紹了保障房和房產調控的情況。據介紹,目前正在修訂《房地產法》,考慮加強對租賃內容的完善和調整,特別是對租客的權益要給予保障,鼓勵一些專業性公司經營出租房﹔此外,比如有些地方正在探索,集體土地可不可以讓農民來入股,自己來建,自己來管理,然后作為出租的房源。

  實錄房產市場

  【住房】 近九成城市居民擁有住房

  在很大程度上就存在一個住房配置不合理的問題,使得一些新市民、新就業職工,面對著很高的房價無可奈何。

  記者:房價問題對中國非常重要,中國民眾對這個問題的關注度也非常高,請您談一談這個問題現在到底有多嚴重,最好是從維護社會穩定方面來詳細談一談。

  齊驥(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副部長):這確實是跟百姓生活息息相關的一件事情。最近我也看一個調查資料,中國城市居民89%擁有住房,其中約12%是祖上傳下來的,是原來的私有住房﹔有40%多一點是計劃經濟時代建的宿舍,最后通過住房制度改革變成職工個人的房產,我們叫房改房﹔其他不到40%是居民通過市場購買的商品住房。

  住房是不動產,不能像換工作那麼容易,坐火和飛機就能到一個新地方。所以,在很大程度上就存在一個住房配置不合理的問題,使得一些新市民、新就業職工,面對著很高的房價無可奈何。因此,大家就非常關注房價的問題。

  【房租】 政府也要調控房屋租金

  租金的調控應該也是房價調控的一部分。各級政府、各個部門都有責任來重視這項調控的工作。像北京市市委書記在人代會上已經表態,出租房的租金政府要調控。

  記者:最近一段時間內,國內部分城市租金上漲比較明顯,住建部對此有什麼看法,下一步會有什麼解決辦法?

  沈建忠(房地產市場監管司司長):近期租金上漲有三個特點:一是主要集中在一些熱點城市、重點城市、大城市。二是一些中小套型的普通住宅。三是在特定的區域,包括一些地鐵的沿線和一些重點學校周邊地區。

  對於原因,首先是季節性的因素,特別是春節以后,外來人口回城務工。第二,目前還沒有大型、專業從事住房租賃的企業,受房源的影響也比較大。第三,由於通脹和加息的預期,加上現在住房租售比處在比較高水平,一線大城市大部分達到500:1以上,所以理論上它有上漲的空間。

  另外,市場監管方面還不到位,法律還有一些空白,少數中介機構、中介人員還有一些不良行為。

  下一步的措施,我想租金的調控應該也是房價調控的一部分。首先,各級政府、各個部門都有責任來重視這項調控的工作。像北京市市委書記在人代會上已經表態,出租房的租金政府要調控。

  第二方面,要加大供應。除了廉租房要加大建設力度以外,今年要大規模建公租房。

  除了這些供應渠道以外,還要從社會化、市場化的房源渠道來想辦法。比如有一些省市利用一些工業園區的生活用地,來集中建一些外來務工人員的租賃住房。

  第三方面,要加強市場監管。發現有哄抬租價、欺騙老百姓等違規行為的,就要嚴肅查處。

  【公租房】 2000億國債優先建公租房

  不論採取什麼樣的方式,公共租賃住房的供應對象是由政府來核定﹔政府都要干預或者說參與公共租賃住房租金的制定。

  記者:住建部已經在構建一些制度、政策來吸引社會資金參與到公共租賃房建設當中,請您具體談一下這個政策是個什麼樣的情況。

  齊驥:公共租賃住房建設主要可以有三種模式:第一種,由政府出地、政府投資、政府管理。今年中央代地方發行的2000億元的國債當中,地方要優先用於保障性住房,特別是公共租賃住房建設。

  第二種,政府可以劃撥土地,吸引社會機構來參與建設。

  第三種,有些地方正在准備做這方面的嘗試,政府拿出一部分土地,它的用途就是建公共租賃住房。讓各類企業通過市場方式取得這些土地,然后自己去建設公租房,並擁有這部分公共租賃住房的所有權。

  不論採取什麼樣的方式,公共租賃住房的供應對象是由政府來核定﹔政府都要干預或者說參與公共租賃住房租金的制定。

  實錄保障房

  【保障房總量】 保障房總量將首超商品房

  繼續保持商品住房足夠開工量的同時,增加保障性住房的建設和供應。這是我們緩解供需矛盾,增加有效供給的一個非常重要的手段。

  記者:大量推出保障房對於房地產市場是如何來影響?在保障房方面,在全國覆蓋率大概不到8%,如果未來“十二五”規劃裡3600萬的保障房都完成的話,大約也隻佔20%。您認為,保障房建設未來是否依然嚴峻呢?

  齊驥:去年全國銷售商品住房9.3億平方米,算下來大約900萬套。今年我們提出了1000萬套的保障房任務。這個是絕對的增量,建一套就多一套。

  在繼續保持商品住房足夠開工量的同時,做加法,增加保障性住房的建設和供應。這是我們緩解供需矛盾,增加有效供給的一個非常重要的手段。如果往遠了講,這是我們國家住房制度的戰略思考和調整。

  大規模建設保障性安居工程是做加法,是對市場一個積極的促進。至少在預期上,讓廣大消費者知道,國家近年將提供這麼大批量的公共租賃住房,住房市場的供需矛盾將會得到大大的緩解。我想對於市場來講,應該是一個利好的消息。

  今年建設1000萬套保障性住房,如果商品住房按照去年的規模來向市場提供的話,今年我們國家會頭一次在住房供應方面,保障類的住房超過市場類住房。

  【保障房資金】 保障房今年投入1.4萬億

  通過現有的資金渠道和新政策支持,今年完成1000萬套保障性安居工程的任務,具體說就是1.4萬億的投資應該說是完全可能的。

  記者:今年要再開工建設保障性住房、棚戶區改造住房共一千萬套,請問資金來源有哪些渠道?

  齊驥:我們在擬定1000萬套保障性安居工程的目標任務時,我們就對通過什麼樣的渠道來籌集到足夠的資金做大致測算,年度投資大概在1.3萬億到1.4萬億之間。

  在政府工作報告中,總理已經提到,今年中央用於保障性安居工程的資金將達到1000多億元。

  另外,按照現有的規定,土地出讓淨收益用於保障性住房建設的比例不低於10%,資金缺口大的地方,要進一步提高比例。

  第三,住房公積金。去年全國公積金增值淨收益,用於廉租住房建設的有50多億,今年會有進一步提升。另外,我們還開展了利用公積金貸款支持保障性住房建設的試點工作,去年計劃了400多億,今年還要有這樣一個指標。

  再有,我們正在研究,很快會制訂金融機構支持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設特別是公共租賃住房建設的中長期貸款政策,大大提高融資的能力。

  所以我想,通過現有的資金渠道和一些新的政策支持,1.4萬億的投資應該說是完全可能的。

  聲音

  不挂鉤戶籍也可搞限購

  不與戶籍挂鉤也可以有效實施房屋限購政策,比如可考慮把與戶籍挂鉤改為與居住年限挂鉤,將一定的居住年限作為購房條件有諸多好處。

  這不涉及公民的身份問題,對所有公民同等相待,實施起來更加公平。

  ——全國政協委員朱征夫

  限購應是臨時措施

  限購令應該是一個臨時措施,不會永遠限制下去,但是還要持續一段時間,所以當務之急要把供給趕緊補充上來,供給如果有一定的保障,對房價也會起到調控作用。

  限購的原因還是為了縮小需求,因為投機性的需求中,外地人佔比相對多一些,比如常說的溫州炒房團。長遠來看,抑制需求不能靠這種限購的辦法,關鍵是要加大保障房建設。

  ——全國政協委員、國家稅務總局原副局長許善達

  數據

  1000萬

  今年國家要開工建設1000萬套保障性住房

  220萬

  今年要建近220萬套公租房,大部分集中在沿海及省會等城市

  1.4萬億

  完成1000萬套保障性住房任務投資大概要1.4萬億
(責任編輯:喬雪峰)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