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產商現金流大幅下降斷糧在即 發愁從哪弄到錢--經濟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房產商現金流大幅下降斷糧在即 發愁從哪弄到錢

孫維晨

2011年03月15日08:35    來源:人民網-《中國經濟周刊》     手機看新聞

  經營性現金流大幅下降

  房產商斷糧在即?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孫維晨|北京報道

  新一年的春風尚未吹綠江南岸,房地產企業的資金寒冬或將持續。隨著嚴厲的房地產調控政策持續運行,從銀行獲得開發貸款變得更加困難,在地產界打拼的商人們正在為“從哪裡弄到錢”這個問題發愁。

  “危險而疏遠”的板塊

  3月8日夜間,房地產龍頭企業萬科A(000002.SZ)公布了2010年年報。年報顯示,萬科2010年銷售額1081.6億元,成為國內首家銷售額突破1000億元的房地產企業﹔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72.8億元,較2009年增長36.65%。

  房地產板塊另一重要風向標——保利地產(600048.SH)此前發布的2010年年報也顯示,上市公司實現淨利潤接近50億元,同比增長四成左右。

  根據《中國經濟周刊》統計以及綜合其他公開數據,盡管頭頂嚴厲調控政策,但房地產上市企業在過去一年並未出現大面積財富“滯漲”情況。約60%的房地產上市企業同比實現增長或扭虧。

  “雖然從去年開始房地產企業的融資渠道就比較緊張了,但2010年的銷售情況算是比較不錯了,這給大部分房地產企業帶來了穩定的資金流。”接近住建部的一位業內分析人士向《中國經濟周刊》置評說。

  不過,外表光鮮的財務數字背后,大量房企或許已經開始在資金道路上步履蹣跚。經營性現金流的大幅度下降是顯而易見的事實。根據目前已公開的13家上市地產企業年報顯示,盡管淨利潤達81.4億元,同比上升41.08%,但經營性現金流卻同比下降1777.61%。

  另有分析稱,住房限購措施加上更高的抵押貸款利率,可能會使今年前幾個月新房銷售量比2010年四季度下降40%至60%。而多數開發商95%的現金流都來自於住房銷售,不少人開始擔心房地產商能否抵御住本次樓市的銷量“寒冬”。

  就在房地產上市企業年報發布之際,一些原本有意涉足房地產領域的上市公司卻打算“安分”地遠離。

  吉林制藥(000545.SZ)3月7日公告稱,將於3月23日召開2011年第一次臨時股東大會,採取現場投票與網絡投票相結合的方式決定一項重要議案:《關於公司擬向中國証監會申請撤回重大資產重組申請文件的議案》。吉林制藥表示:“截至目前,由於國家對房地產行業的宏觀調控一直在進行中,吉林制藥此次涉及房地產行業的重大資產重組事項已不具備實施的基礎。”

  在此之前,*ST博通(600455.SH)於3月5日亦發布公告稱,准備向中國証監會申請撤回重大資產重組行政許可申報材料,原因是,“為了堅決貫徹執行《國務院關於堅決遏制部分城市房價過快上漲的通知》精神,証監會已暫緩受理房地產開發企業重組申請。本次重大資產重組置入資產為經發地產100%股權,其主業為房地產業務,不符合國務院相關要求。”

  目前仍處於停牌狀態的S*ST萬鴻(600681.SH)同樣也面臨房地產政策調控致使重大資產重組進程減緩的境況。

  一位要求匿名的房地產上市企業高級財務經理說:“一些上市企業礙於當下嚴厲的房地產調控,根本沒辦法做房地產項目的資產重組﹔已經在進程中的就隻能停止或任憑監管機構重審。調控政策效果已經從限購等層面上升到影響上市公司各種運行項目上來。很多公司都重新選擇其他類型資產重組。”

  出鈔口愈加收緊

  如果說上市公司尚能依靠資本市場獲得一些資金支持,那麼未上市的一些房地產企業所面臨的“斷糧”風險將會更加嚴峻。

  2月23日,廣州大銀行家投資顧問公司董事總經理黃家榮發表標題為“銀行全面停止給地產商發放開發貸款”的博客文章,這隨即成為媒體熱炒的焦點。盡管市場普遍認為銀行全面停止房地產開發信貸的可能性幾乎為零,不過,信貸收緊卻是不爭的事實。

  中國建設銀行一位對公業務經理告訴《中國經濟周刊》,目前雖然沒有接到任何此類通知,但是當前的貸款指標較為緊張,房地產開發業務並不在被優先支持的行列中。

  3月4日,媒體引用全國政協委員、中國工商銀行行長楊凱生的話報道稱,工行要增加對中小企業的貸款,同時在規模上收縮房地產開發貸業務,以調整信貸結構。

  3月8日,從事私募與信托行業的經濟研究者孫飛對記者說:“現在房地產企業都普遍缺錢,我前段時間就剛剛完成了一個私募融資項目。”他並未透露太多關於該項目的信息,但是令他興奮的是,融資渠道“收縮”或許能幫助他尋覓到更多的客戶。

  “完全停止來自銀行的房地產開發貸款是不可能的。”孫飛認為,目前大量的保障性住房還需要銀行信貸的支持,而且,如果停止授信反而會直接讓房企的風險傳導至銀行自身。

  一位國有房地產企業的財務經理告訴記者:“目前銀行對大型優質房地產企業客戶加強了房貸審核力度,而中小型開發商就很難貸款。而且貸款利率提高之后,很多中小企業已經貸不起款。”

  這位財務經理進一步表示,房貸審核主要包括申請企業的財務狀況、近幾年的審計報告還有企業整體的項目情況,以及對企業未來現金流的預測。“在建面積、銷售面積、結轉收入、土地儲備、未來的土地儲備獲取計劃等,這些都在銀行審查范圍內。最關鍵的是看公司的現金流和擔保人以及抵押物等。”

  銀行捂緊了口袋,開發商就必須從其他渠道獲取資金,這其中便包括私募和信托。但是,這兩項融資成本都明顯高於銀行信貸成本。

  一位曾經從事房地產私募融資和信托融資的房地產業人士告訴記者:“信托募集資金不能用來購買土地,且成本要比銀行平均融資成本高3倍。私募則更高,利滾利算下來大約是25倍。”原本被開發商不屑一顧的高成本融資渠道如今或許會成為他們的救命稻草。

  在各地限購措施的影響下,銷售資金回籠遇阻也讓房企措手不及。來自北京市房地產交易管理網的數據顯示,今年2月,北京期房住宅成交量為2925套,比1月份的9000多套下降了七成左右。

  另據偉業我愛我家市場研究院的數據顯示,今年2月,商品住宅新增供應套數為1812套,環比下降95%,同比下降31%。

  “這幾乎是最為迅速的一次交易量壓制。”上述國有房地產企業財務經理如此評價。他說:“成交量降低直接拖累了房地產公司的銷售資金回籠速度。如果這樣的情況持續下去,即便是降價,可能銷售量也不會有明顯升高。”

  但是,來自中國房地產協會的一位高級分析人士則預判:“2011年下半年,全國大部分房地產企業都將遇到資金緊迫的問題。但是如果他們從現在開始降價銷售、加速回流現金的話,資金鏈還是可以得到一些緩解。”
(責任編輯:喬雪峰)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