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著名富二代來京賣“自己”[圖]--經濟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世界最著名富二代來京賣“自己”[圖]

2011年03月15日17:04    來源:《北京晚報》     手機看新聞

  股神之子彼得·巴菲特:我繼承了父親的信仰


  按時下中國最流行的說法,主持人楊瀾介紹彼得·巴菲特先生時稱他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富二代”,因為他是美國“股神”沃倫·巴菲特的兒子。幾天前最新公布的福布斯全球富豪排行榜上,巴菲特名列第三。不過,偏離了中國人的思維模式,彼得·巴菲特不是繼承家業的小股神,而是一位音樂人,他此行來中國,帶來的不是父親的致富經,而是一本關於他的自傳——《做你自己》。

  因為老巴菲特的緣故,彼得·巴菲特的這本書在美國獲得廣泛關注,比爾·蓋茨夫婦、美國前總統克林頓、U2樂隊主唱波諾、CNN創辦人泰德·特納贊賞有加。比爾·蓋茨和夫人一起評價這本書時說:“站在為人父母的角度,這本書好像是我們與孩子之間正在展開的一場有關人生意義和機遇的對話。我們家裡每一個人都會閱讀並探討這本書。”在中國,創新工場董事長李開復、主持人楊瀾為該書中文版作序。楊瀾在序言中寫道:“今天的彼得把他人生探索的心得與我們分享:真正的人生不是你繼承的那部分而是你創造的那部分,它是你不斷選擇和努力的結果。不論你有個富爸爸還是窮爸爸,幸與不幸都可能在你的手中轉換。”

  《做你自己》中,彼得·巴菲特詳細記錄了他的成長經歷,並多次提到“股神”老爸對他人生的深刻影響。用彼得的話說,有個“股神”老爸當然很幸運,但最幸運的是從他那裡學到了一套處世哲學——人生得靠自己打造。

  在昨天下午的新書發布會上,擔任主持人的楊瀾首先拋出了最被中國讀者關注的問題:“你為什麼沒有繼承父親的事業?”彼得回答說:“我和父親都在做自己所熱愛的事業,因此可以說我繼承了父親的信仰:享受每天所做的,便是真正的成功。”

  對話

  父親從沒給過大額支票

  記者:媒體往往會說“股神之子”彼得·巴菲特,而不是音樂人彼得·巴菲特,籠罩在父親的光環下,您是否有過厭倦和困擾?

  彼得:當然不會。我的父親因為他的成功而享譽世界。可他也是我人生故事的一部分,而且我撰寫這本書的很大緣由來自:大家都好奇“股神之子”是如何成長的、他的生活與常人有何不同。我成為音樂人已經有三十個年頭,對於自己取得的成績也頗滿意。因為父親的傳奇經歷,才使我有機會暢談生活中最為重要的事。因此,我很自豪自己是“股神”巴菲特的兒子,我也很欣慰取得了令自己驕傲的成績。

  記者:您說希望這本書能跟世界上的讀者產生共鳴,但世界上很少有父親能給兒子10億美金的,這怎麼產生共鳴呢?

  彼得:我覺得我的故事跟中國的讀者能產生共鳴。其實我的父親沒有給我寫過一張很大額的支票,說這個錢是給你的,你去實現夢想。我有一哥哥一姐姐,我們三個人都需要通過自己的努力獲得生活和事業,所以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我跟在座的大家都一樣,並不如大家想象得有那麼不同。

  記者:您眼中的父親,全世界最著名的大富豪沃倫·巴菲特是個什麼樣子?

  彼得·巴菲特:其實我小的時候父親並不那麼知名,我二十歲左右時父親的財富積累才被世界津津樂道,但父親從來沒有因此改變自己的生活方式。我父親一直跟我們說,幸福快樂是你要追求的,金錢是跟隨著你的幸福和工作而來的,而不應該引領你的工作。這是我小時候獲得的教育。至今我的父親還生活在我長大的房子裡,沒有任何的圍牆,他80歲了,仍然每天自己開車,如果你有一天晚上正巧進入我的家庭,可能跟我8歲時見到的場景是一樣的,父親吃著三明治、炸土豆片,穿著睡衣坐在同一把椅子裡,並沒有什麼特別。

  記者:即使不以金錢的方式,可富爸爸一定會給你的事業帶來無形的助力,對嗎?

  彼得:我在做自己的過程當中遇到的最大的困難來自於自己的環境,因為別人都對你有所期待,所以我需要時刻告訴自己到底要做什麼,其實這是很難的。我作為一位職業音樂人最大的夢想是讓我的音樂劇《靈魂》(或《精神》)能夠演出,當時遇到一個很大的問題是籌款才能讓這個夢想實現。我去問不同的投資人,問政府機構、文化保護的機構,說你應該來贊助我音樂劇巡回演出的時候,很多人會問你為什麼會需要錢呢?你找你爸爸要不就行了嗎?我有時候非常有挫折感,非常不快,因為沒有辦法跟每個人解釋,其實我的父親不會給這個錢,而我自己也沒有辦法承擔這樣的費用。

  很多人可能會說你對你老爸很不滿意吧,兒子最需要你的時候怎麼不掏出錢來呢?但我恰恰認為這是我感受到的父親對我的尊重與愛,那就是父親給了我這樣的機會,讓我自己去獲得成功,自己去融到這些款項,讓這個音樂劇演出成為非常成功的案例,我恰恰是這樣看待父親這樣的選擇。

  價值觀才是最穩定的貨幣

  記者:在中國,“富二代”似乎成了墮落、炫富、敗家的代名詞,許多與“富二代”相關的新聞都是負面的,您怎麼看?

  彼得:任何背景出生的人,都有可能讓人敬慕或遭人唾棄。我堅信個人以什麼樣的方式對待他人,正表明他也期望得到同樣的對待。如果“富二代”並不理解自己的幸運所在,也不想因而回報這個世界,這對他個人和世界而言都是一種悲哀。同樣,如果“富二代”隻關注外在的幸福——高檔車、豪宅、巨額財富,他們將無法理解真正的自我價值所在,也無法以有意義的方式,給世界留下光輝的一筆。

  記者:您在書中提到“金錢是副產品,真正重要的是工作的實質”,如果有兩份工作擺在你面前,一份乏味但薪水很高,另一份有意義但待遇很低,您會如何抉擇?

  彼得:毫無疑問,我會選擇薪水低但能給予我更大滿足感的工作。因為金錢並不能買來幸福,而人的價值觀才是最穩定的貨幣。也許有更多的金錢,會讓生活變得更寬裕。可是,誰希望犧牲自己的快樂,去過毫無意義的生活呢?

  記者:中國的青年人也希望能夠追逐自己的夢想,但他們還在為買房買車等最基本的生活問題焦慮,在這樣的大環境下,您有什麼建議嗎?

  彼得:我認為總有一種方式可以兩者兼顧。你可以在解決溫飽的同時,還走在追求夢想的路上。就我個人情況而言,我熱愛創作音樂,而為了謀生,我要為電台的商業廣告譜曲。當然我並不認為這是我人生最大的目標,但它卻成全了我既能創作又能謀生的需要。此外,我對生活的需求很低,我更在乎的是做自己熱愛的事,而非擁有不必要的奢侈品。

  女兒做售貨員也很快樂

  記者:眾所周知,巴菲特先生在兩年前決定將自己400億美金財富中的370億美金捐給比爾·蓋茨和馬琳達基金會,給每個孩子各10億美金,但這筆錢並非直接打到賬戶上的,而是放在基金會裡。作為兒子您有沒有失落感,自己的老爸把絕大部分財富給了不相干的人。

  彼得:其實父親跟我們有交代,比爾·蓋茨基金會有很好的架構,有充分的人力資源能把這個慈善的事情做得更好。對我們來說,要把這10億美金慈善事業做好已經是很大的責任,我們也需要每天學習怎麼樣經營。其實有時候掙錢不容易,把錢用好也是不容易的。

  記者:最后,可以談談您對子女的教育方式嗎?

  彼得:我自己也是一位父親,我的雙胞胎女兒已經三十多歲了,我很快要做外公了。兩個女兒都有一份日常的工作,就是做售貨員,在舊金山的零售店裡做售貨員,她們自食其力,也過得非常快樂。說到教育,我非常在意文字的起源,找過education(教育)這個詞的詞源是什麼,后來發現它是:你能產生什麼,而不是放進去什麼。以前我們教育的時候都是把什麼灌輸給孩子,其實真正的教育是什麼能把孩子從內心裡帶出去。我認為這是教育的本意。教育自己的孩子,讓他們能做自己,讓他們有創造性地開創自己的生活,而不是把我們的意志強加給他們。(記者 金力維 文圖)
(責任編輯:王蕾)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