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深高速十年收費超三百億? 廣東交通廳展開調查--經濟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廣深高速十年收費超三百億? 廣東交通廳展開調查

2011年03月18日08:10    來源:中央電視台     手機看新聞

  經濟半小時——降不下來的路橋費

  主編:趙悅、庄嚴

  編導:袁柏鑫、王立平、王梓

  攝像:陳艷波、樊建恩、汞存、李慧、張明

  主持人:我們關注廣東的公路收費情況。1981年,廣東建起首個路橋收費站,並最早嘗試“貸款修路、收費還貸”。在這種模式之下,廣東省的公路建設得到了飛速發展,盡管四通八達的公路帶來了交通的便利,但是高昂的過路過橋費也讓越來越多的主叫苦不迭。這樣的收費是否合理?在廣州,有人就提出了質疑。

  在廣州,記者認識了廣東格林律師事務所的趙紹華律師,貌不驚人的趙紹華去年做了一件轟動當地的事,他把廣深高速公路告上了法庭。

  趙紹華 廣東格林律師事務所律師

  趙紹華:當時我是,大概是十點多的時候,我是從深圳過來,從深圳過來,走到這個附近,走到這前面,大概是還有兩公裡離出口的時候,車就沒油了,就停在這裡

  其實事件並不復雜。去年7月21號夜裡,趙紹華沿廣深高速公路從深圳返回廣州,半路上油箱開始報警,勉強支撐到距高速公路出口兩公裡的地方,汽車徹底拋錨。在支付了290元錢拖車費后,趙紹華總算把車拖到了公路收費站外的加油站。隨后不久,他就提起了訴狀,要求公路運營方承擔拖車費,退還50%過路費。

  明明是自己的車沒油了導致拋錨,為什麼還要狀告公路運營方呢?根據趙紹華的描述,在駕車進入廣深高速后,自己的車汽油確實所剩不多,但由於他記得在120多公裡長的高速公路途中有一家加油站,所以並未在意,然而當趕到記憶中的地點后,卻發現原來的加油站已被拆除,最終導致了拋錨。趙紹華認為,根據《高速公路交通工程及沿線設施設計通用規范》,高速公路服務區平均間距不應大於50公裡,最大間距不應大於60公裡。在他看來,廣深高速屬於不合格商品,應減免收費。

  孟浩 廣東省政協常委

  孟浩:當你的收費服務達不到同比的時候,那他會考慮到服務的價格的一個調整問題。廣深高速公路實際上應該存在這樣的一個問題,

  孟浩,廣東省政協常委,當地人稱“明星委員”,在趙紹華遭遇拋錨事件后,曾專程到廣深高速公路進行過調研,他旗幟鮮明地支持趙紹華的訴訟請求。

  孟浩 廣東省政協常委

  孟浩:現在廣深高速車流量很大,並且經常塞車、經常出事故。一出事故以后,一塞車就幾個小時,這期間如果是沒有洗手間,沒有加油站的話確實是問題。

  對於趙紹華的訴訟理由,廣深高速運營方認為,廣深高速原來有加油站,只是后來因為拆遷而停業。2010年9月3號,廣州市越秀區人民法院開庭審理了趙紹華一案,9月28號,高速公路運營方設置了臨時加油站,12月20日,越秀區人民法院一審宣判,趙紹華的訴訟請求超出法院管轄范圍,駁回趙紹華的訴訟請求,但趙紹華馬上提出了上訴。

  趙紹華 廣東格林律師事務所律師

  趙紹華:因為在我們的現實社會中,特別是在壟斷企業這一塊侵害消費者權益的事情非常非常多,很多人可能受到了傷害之后或者吃了虧之后就默默無聞,就算過去了,其實這種行為也助長了壟斷企業更進一步侵犯消費者的權益,隻有每一個消費者都能像我這樣拿起法律的武器跟他作斗爭,我想才能推動這個事情得到進一步的解決。

  主持人:雖然一審敗訴,但趙紹華的這起訴訟卻是他從業十年來影響最大的案件。在趙紹華看來,花錢買服務是理所應當的,但是如果服務不到位自然就要減少收費。廣深高速公路連接著廣州、深圳和香港,建成通車一經有16年了,日車流量達到了當初設計流量的四倍,高速路變成了擁堵不堪的慢速路,但是收費標准一直沒變,還是每公裡0.6元。這筆帳算下來是一個驚人的數字。

  趙紹華 廣東格林律師事務所律師

  趙紹華:從他公開的財務報表以及中方公司入股說明書上的信息來看,廣深高速公路利潤是非常驚人的,

  在訴訟過程中,趙紹華曾經到工商部門調取了廣深高速公路運營方,廣深珠高速公路有限公司的資料,資料顯示,廣深高速公路由廣東省公路建設公司與香港合和發展有限公司共同合作建設,於上世紀八十年代立項建設,全長122.8公裡,初始投資122.17億元,雙方投資各佔50%,1994年7月試通車,1997年7月正式通車。香港合和是香港的上市,很多數據都能從公開渠道查到。

  趙紹華:這個是在網上查到的公開的一個財務報表,是合和公司的,合和公司關於廣深高速這一段是這樣講的,在過去一個財政年度,廣深高速公路日均車流量較去年同期輕微減少1%至32萬架次,日均路費收入財減少13%至人民幣871萬元,全年路費總收入為人民幣31.89億元。

  趙紹華說,這是合和公司2008年的財務報告,這一年受金融危機影響,廣深高速路費總收入是近幾年來最低的,還達到了31.89億元。廣東省公路建設公司2010年曾公開募集過債券,募集說明書中也詳細介紹了廣深珠公司的財務情況。

  趙紹華:2009年度廣深公司實現主營業務收入33億元,平均每日路費收入906萬元,淨利潤20.3億元。

  根據趙紹華的統計,從2002年7月1日至2009年12月31日,廣深高速合計實現了242.48億元的路費收入,平均每年路費收入28億元。廣深高速公路的正式通車運營時間是在1997年,雖然目前已經找不到1997年到2002年期間這條公路所收路費的公開數據,但按照業內人士每年15億元的保守評估計算,廣深高速公路的路費收入已經超過300億元,是投資的兩倍還多。廣深高速正式收費從1997年開始,核准收費期限30年,現在收費期剛過一半。

  趙紹華:非常高,利潤非常驚人。把它說成印鈔機也不為過

  就在訴訟期間,趙紹華分別向廣東省交通廳和廣東省物價局提高了申請書,要求對廣深高速公路收費標准進行重新審核定價。實際上,類似的呼聲早已不是第一次。關志鋼,廣東省人大代表。從2005年起就對廣深高速給予高度關注。

  關志鋼 廣東省人大代表 深圳大學文學院歷史系主任

  關志鋼:我那個時候的判斷,我就認為它已經不再能夠承擔其它最初的這種高速公路這樣一種高速、高質量的這種服務,它已經不具備這樣的功能了。

  關志鋼說,從2005年起,廣深高速的擁堵就成為常態,他和一些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多次呼吁擴路降價,但擁堵俞演俞烈。2010年關志鋼正式提交了建議。

  關志鋼:當時我是建議干脆停止收費,然后廣深高速基於廣、深這兩個大城市在珠三角的城市地位,建議把這條路,把它改造成為廣深快速干道,就是成為廣深之間的一個城際干線,我同時也提了,如果一下做不到,那麼就是說至少你應該適當的降低收費。

  建議提出后,廣東省交通廳給予了回復。回復中強調,廣深高速收費經過審批,受法律法規保護﹔如果停止收費,會導致這一路段過於擁堵,影響珠三角地區城市一體化的進程,回復中完全回避了降低收費問題。

  關志鋼:因為我們人大代表規定,對於政府機關它們的回復,我們還要有一個表態,表態分為“滿意”、“基本滿意”、“不滿意”,我給出的答案是“不滿意”,因為我認為你們可以做的事情不做,所以我不滿意。

  主持人:事實上高速公路高收費的問題一直是大家關注的焦點。前不久河南368萬元天價過路費又一次刺痛了社會的神經。目前中國的收費公路超過10萬公裡,佔世界收費公路裡程的70%﹔平均收費約為每公裡0.4元,與美、法、德等發達國家基本持平,甚至略高。而廣東的收費標准高達每公裡0.6元。高速路搖身一變成了高價路。

  高海生,趙紹華律師的同事,廣東省政協委員,同樣長期關注廣東的公路收費問題。去年底,高海生用了四個月的時間,對廣州市另外一條收費道路、華南快速路一期進行了詳細的調研。

  記者:怎麼樣能想到花這麼大的功夫去做這個事情呢?

  高海生 廣東省政協委員 廣東格林律師事務所高級律師

  高海生:因為是這樣,因為華快其實從它建成之日通車起,其實沒多久,隻有大概兩三年、三四年左右的時間就引起很大的爭議。

  記者:早就有了?

  高海生:對,在通車之后不久,大概三四年時間就引起很多的爭議。爭議的原因就是因為它貴、它亂。

  記者:我現在所處的位置就是華南快線一期,我手裡拿的是高海生委員繪制的華南快線一期的收費圖表,根據高海生委員的調查,華南快線一期收費不僅高而且亂,標准不一,隨意性很大,那麼這裡到底亂到什麼程度呢,我們就一起來體驗一下。

  華南快速路一期,南北走向,縱貫廣州市,北接廣汕公路,南連番禺區,全長15.6公裡,總投資2.59億美元,由廣州隧道開發公司和華南(香港)快速公路發展有限公司合作興建,1998年開通。全線共設置廣圓、中山、黃埔等六個收費站。按理說,每公裡收費0.6元,全程15.6公裡應收費10元錢。但高海生發現,實際收費完全不是這麼回事。

  高海生:(現場)交十塊錢?

  工作人員:對。

  高海生:不是才走一半路嗎,黃埔大道到這裡不才半路程,也收十塊錢的?

  工作人員:對啊。

  高海生:誰規定的?

  工作人員:謝謝。

  記者隨同高海生走的是華快一期黃埔至土華路段,地圖顯示,這段路隻佔華快全路程的一半不到,但收費同樣也是10元錢。事實上,根據高海生的調查。在華快一期路段,有五段區間收費都是10元錢。也就是說,如果駕車從岑村上路,從黃埔下路,然后再進入華快到達土華終點的話,15.6公裡就要交上20元過路費,平均每公裡收費達到1.2元。然而,在華快的另一個區間,平均公裡收費比這還要高得多。

  高海生:交多少錢?3塊錢啦,這麼一段路才幾百米,怎麼這麼貴呢?

  工作人員:這個我也不知道,物價局規定的。

  高海生:物價局規定的,不是你們公司自己定的嗎?

  工作人員:我們沒有這個權利定價權的。

  高海生:這太離譜了,幾百米三塊錢。

  工作人員:你打電話投訴它。

  高海生:好。

  記者們現在所在的地方是華快的中山到黃埔路段,即使是算上匝道,兩個收費站間距離也隻有900米,收費竟是3元錢。

  高海生:后來廣州台的去現場測隻有三百米主干線收三塊錢,所以這個我說它是全球最貴的高速公路,這一點一點不為過。

  廣東省政協常委孟浩也參與了高海生的調研。孟浩說,從總體上看,華快一期沒有突破15.6公裡收費10元錢的上限,但在六個收費站之間做足了文章。

  孟浩 廣東省政協常委

  孟浩:在整體的收費區間不突破你的有關管理規定,但是我在各口的這種運營上,你就對我失去了一個控制。

  孟浩和高海生告訴記者,華快一期1999年開通,2005年起執行現行標准,也就是從那時起,矛盾日益凸顯。近五六年來,要求華快調整收費的呼聲不斷,但始終沒有得到積極響應。如今,隨著城市一體化的推進,廣州到番禹出行增加,矛盾更是日益凸顯,記者隨后去了華快一期的經營單位廣州華南路橋實業有限公司。

  藍興全 廣州華南路橋實業有限公司營運管理部營運經理

  藍興全:這個收費標准不是我們提出來的,這個的話,是政府去確定,去審定的。

  採訪中,藍興全反復強調,他們所有的收費都是經過相關部門審批,並不是亂收費。藍興全還透露說,華快一期總投資2.59億美元,當初設計流量每天16萬輛次,實際現在根本沒有達到,企業是在勉強維持運營。

  藍興全:不是像買菜一樣的,或者說你想升就升,想降就降。
【1】 【2】 【3】 【4】 

 
(責任編輯:喬雪峰)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