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核震到利比亞:美國收官金融震蕩--經濟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從核震到利比亞:美國收官金融震蕩

崔新生

2011年03月22日08:23    來源:人民網-《國際金融報》     手機看新聞

  從2008年到2011年不足三年后,筆者預測之西方國家三到五年經濟振興如斯來臨。華爾街金融震蕩余震三年,波及之處均如秋風落葉。而西方國家一味贊頌中國之調余音繚繞,意欲借助其強大需求為西方市場提振添油加醋。當中國越來越向內部需求傾斜之際,實際上與西方的期望多有漸行漸遠之勢。盡管中國影響所到之處皆拋大宗訂單,但與整個西方經濟的饕餮大口僅是牙縫碎末。

  家長所有制規律使然,在一個喪失均勢、唯我獨尊的世界格局裡,不受制約的極權勢力,隨時都可上演種種有利於強國的劇目。而從華爾街及華盛頓拋出的兩條拋物線,一條直達日本﹔一條搭上利比亞,弧度繞指中國及新興經濟體國家。

  這兩條看似毫不相干的路線,是一個堪稱完美的收官布局:無論是日本的災后重建,或者是類如第二個“伊拉克”的利比亞戰爭之軍火消費。之后醞釀的強大需求,將直接刺激美國、乃至歐洲,由此走出華爾街陰霾籠罩下的困境:又一輪的經濟增長,不是在東方、而是在西方出現春天的面容。

  兩年前筆者預測美國華爾街金融震蕩的結束,隻有兩種選擇:一是替代能源技術的軟著陸﹔二是戰爭(而戰爭的落腳點首選非洲)。替代能源技術由於受到技術本身成熟節奏的影響,一時不能在華爾街股市罌粟綻放﹔戰爭的選擇勢必成為一種自然。

  日本地震:疑似原子彈試爆

  發生在北京時間3月11日13點46分的日本地震,或將是一宗注定的迷案。沒有人注意到日本百姓為什麼會認為是“天譴”,以及對政府所表示的不信任。對答案的追尋,是為了防范來日悲劇重演。即使這種追尋是有所偏差的,同樣也是一種防患於未然的警示。

  人類在自認為征服了自然力之后,對土地及地球的內核機理或規律仍然一無所知或無能為力。未來人類對所面對的災難,將越來越被地球的變化而成為“地遣”。當“天譴”和“地遣”同時遣怒於這個大地上的所有生靈時,方顯出人類之不可救藥到何種地步!

  這一場繼1945年美國向日本廣島長崎投擲原子彈之后的最大災難,不僅僅是孤立的地震或海嘯,同樣與核武有關。

  種種跡象表明,日本政府或成了世界上最“冤屈”的政府。無論是海嘯倒灌,或者地震強度之激烈,都使日本政府永遠語噎。其不能解釋的是,地震引發了海嘯,而又是什麼引發了地震?

  日本作為一個多地震的國家,對地震的預測、預警一直是舉國頭等大事。為什麼這麼巨大的震級,之前沒有出現任何蛛絲馬跡?這一點,如果日本政府不承認自己太無能,就是另有難言之隱。

  隻有一個疑似解釋,一場完全人為的核試驗,引發了地震,繼而誘發了海嘯,而海嘯倒流,則是灌注海底龐大的坑穴。由核震到海嘯、再到核電站的不堪一擊,完全超出了日本政府的預設想象。因為一旦日本被允許擁有核武,會在瞬間完成基本的核武能力。

  當然,日本政府要敢於冒天下大不韙,非美國默許或慫恿而不能形成事實。而要實現這點太過容易:日本的軍國主義夢囈,長期被美國所強力抑制,一旦有絲毫機會,自然不會放過。美國隻要稍稍有所表示、甚至暗示,日本迅即就會付諸實施。3月11日13點46分,兩種極權交媾,一個難以預測的災難出現了:美國的理由,毫無疑問指向中國,無論威懾或是其他﹔日本則是為了長舒一口“淤積”之氣。

  卡扎菲:薩達姆第二?

  美國選擇了在這個時機打擊利比亞,成功地轉移了世界對日本地震起因的窮究注意力。而同時使早已蓄謀的布局成為現實:利比亞或是卡扎菲想不想打這一次仗,不是卡扎菲說了算,而是美國說了算。美國不允許利比亞、特別是卡扎菲的利比亞和平,卡扎菲想怎麼去息事寧人都無濟於事。

  西方需要戰爭。美國作為一個徹頭徹尾的創新型國家,無論是從國家精神,還是整個體制規律,都無不將創新發揮到淋漓盡致。而創新則來源於不斷的活力激發,即必須有敵人或對手存在,即使真的沒有也要杜撰和虛擬一個出來。因此,所謂基地、所謂本拉登,首先出於“美國制造”,然后讓全世界習慣性地接受。而美國人民,也耳濡目染危機四伏的生存法則,這就是危機感脅迫下的美國強國之路。

  美國在2008年金融震蕩之后,一直蓄勢待發而無從尋找到恰當的時機和地點,哪怕是一個借口。而類似利比亞這樣的內部反政府力量,在任何國家或地區,均不難找到美國的影子。是戰、是和,取決於某一地一時的成熟程度:利比亞“成熟”了,利比亞的和平日子就在一定階段成為屈指可數的局面。

  根本不需要任何理由!假如說伊拉克是為了石油而戰,利比亞盡管生產石油,但並非成為多國干預的緣由。而聯合國之赤裸裸被美國及強國玩弄於股掌之上,同樣又一次好不稀罕地重演。

  那麼,卡扎菲會不會成為“薩達姆第二”?這是一個貌似懸念的懸念。美國及歐洲盟友,在如此短暫的時間內迅速結成聯盟,並不是突然之間的巧合,背后隱含著戰后利益格局的分肥博弈,那些被排斥在外的國家,會很快權衡利弊,緊隨其后。除了意識形態的高度一致,演化為統一的意志之外,利益則成為一切行動的紐帶。隻要是戰爭,無論以什麼形式或者名義,本身已無正義可言。

  在之后的利比亞,卡扎菲做任何選擇都會是錯,如果抵抗,就正中圈套,戰爭罪或者滅絕人類罪等等,已經在等著他﹔這一點,卡扎菲似很清楚,所以選擇了再三的妥協:一再宣布已經停火。

  捧殺中國仍在繼續

  在至今尚未見硝煙的博弈格局裡,長達數年、甚至近十年時間,美國及西方對中國一再贊揚。無論是從西方傳媒,還是如高盛這樣的“金融寡頭”,都在高歌中國強大的同時,從中賺得盆滿缽滿。從杜撰的“金磚四國”,到鼓吹吸納至強國俱樂部等等,其目的是為了在其中完成削弱、控制和喪失經濟發展潛力的最終目標。當中國發現已經沒有任何一個產業,能夠被自己主宰,所有的定價權或控制權,悉數被所謂的全球一體化規則吞噬時,經濟安全則必然成為頭等大事。

  這一輪反復的捧殺,同樣是在為世界預設一個假想敵,當眾目睽睽聚焦中國時,給中國帶來的絕不是善意的地緣環境,而是不斷地挑舋、或者合縱連橫。然后真正的強國在其中推波助瀾,尋找裂縫的雞蛋。

  美國在金融震蕩之后,在亞洲的布局鮮有強勢動向,無論如何這不應是美國的“本相”。美國要做什麼,難道真的承認自己經濟的“不濟”?從而俯仰於新興國家?事實則可能是恰恰相反。

  日本核震,給中國帶來的不應該僅僅是核工業的調整甚至停止。而更多的應當關注自己的下一步。從日本核震及海嘯災難,日本政府是否會反省怎麼被人算計,或者利比亞之戰的如何收場,隻能表明,全球經濟的強大需求的引擎,開始慢慢在不知不覺中轉換移手。

  而華爾街金融震蕩已無懸念。惟一的懸念就是,災難后遺症將伴隨人類到不可預知的未來。

  (作者系國際非理性經濟制度理論學會會長、“CVI價值指數”首席研究員)

    《國際金融報》 (2011-03-22 第01版)

(責任編輯:聶叢笑)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