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工荒情“應聲”緩解--經濟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民工荒情“應聲”緩解

本報記者 黃燁 發自上海

2011年03月22日08:23    來源:人民網-《國際金融報》     手機看新聞

  3月14日,四川省廣安市新生代農民工在職業技術學校接受職業技能“訂單培訓”。
  CFP圖

  作為每年春節之后的“常規節目”,一年一度的“民工荒”又出現在媒體聚光燈下。與往常不同的是,2011年的“民工荒”范圍從原先的沿海地區擴大到了中、西部各省區,甚至連勞工輸出大省也出現了“民工荒”現象。有媒體發放調查問卷稱,八成左右企業存在用人短缺情況。然而,很多沿海省市官員並不認同民工荒大范圍存在。全國人大代表、廣東省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廳長歐真志公開表示,廣東省“民工荒”沒有媒體報道得那麼嚴重,目前廣東的狀況總體穩定,“2月底,回到廣東的農民工達839萬,超過返鄉過節人數的90%”。

  如歐真志所言,“民工荒”確實有了緩和勢頭。比如,日前從江蘇省南京市傳來消息,“南京市老員工返崗率達95%以上,多數企業用工荒得以明顯緩解”。同時,來自江蘇省就業主管部門的統計顯示,截至3月5日,該省13家公共人力資源市場的求人倍率已從2月初的1.33下降到0.98,“用工市場供求關系在1個月內發生了根本性變化,求職人數已超過了崗位需求數”。

  

  前世今生

  一荒慌了十多年

  什麼是“民工荒”?按字面解釋,就是民工短缺現象。該現象不光中國有,歐洲不少國家也存在。但與歐洲不同,中國頻頻出現“民工荒”不單是社會現象,還是一種經濟現象乃至政治現象。

  記者查閱資料發現,早在上世紀90年代末,“民工荒”這個詞就見諸報端。當時對該現象的解讀是,“民工荒”的出現代表的是“技工荒”,即不少企業缺乏有優秀技術能力的藍領工人。最先傳出“民工荒”現象的城市是福建晉江市,這是一座較為典型的勞動密集型產業集聚城市。

  2004年,“民工荒”一下成了廣為關注的現象。一方面,家政業、紡織業、制鞋業等行業缺不需要絲毫技術的產業工人﹔一方面,“民工荒”范圍從珠三角蔓延至長三角,且出現了中國最發達的兩個經濟區“搶人”的現象。

  2004年9月16日,《人民日報》華東新聞版的一則報道從側面反映了“民工荒”和珠三角、長三角“搶人”現象。該報道稱,“廣東、浙江等地的一些公司來江西定南縣進行招工洽談,好多正在上學的中學生也圍在洽談會桌前躍躍欲試,經不住‘高薪’和種種優惠條件誘惑,准備棄學加入打工行列……”

  到2008年和2009年,金融危機讓不少企業“水深火熱”,直至聖誕訂單來臨(通常是每年8月或9月),“民工荒”才在全國不少地區大規模出現。但當時,“民工荒”其實是企業發展及用人“超跌反彈”。

  今年春節前后,常規節目“民工荒”又出現了。隻不過,其從原先的“小打小鬧”蔓延到了全國多數省區,乃至原先一些勞務輸出大省,如湖北省都出現了所謂用工荒。

  前途規劃

  擴大就業搞好保障

  記者的調查似乎從側面再次証明,中國“民工荒”是一種“結構荒”,而不是“劉易斯拐點”真正到來。2月的一組數據也顯示,在被冠以“全國最大農民工輸出地”的安徽阜陽市,元宵節后的農民工大軍外出數量依然驚人。

  “我認為,現在出現‘民工荒’是一件好事。”全國兩會期間,河南省省長郭庚茂直言,“‘民工荒’說明經濟發展了,就業機會增多了,勞動者就業選擇余地增大了﹔另一方面也反映了新生代農民工表達利益訴求的意識增強了,他們不僅要掙錢,還要好的前途和保障條件,這些都是合理的。”

  “出現‘民工荒’根本原因是勞動者技能的結構問題。”郭庚茂認為,“看待‘民工荒’問題要防止兩個誤區。一是認為出現‘民工荒’說明中國就業不成問題了。事實不是這樣,出現‘民工荒’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勞動者的技能結構與當前需求不相適應。另一個觀點是認為出現‘民工荒’意味著“劉易斯拐點”到來,中國的勞動力價格優勢沒有了。這種認識也不正確。恰恰相反,中國勞動力資源的成本優勢會長期存在。”

  “中國就業問題的基本格局仍是供大於求,就業總量的壓力還是第一位的。”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部長尹蔚民在全國兩會期間坦言,擴大就業仍是今年中國經濟發展重點。

  全國政協委員陳錫文則在接受採訪時說:“從農村實際調查統計來說,各個系統的統計都能証明外出農民數量是在繼續增加。這表明非農就業機會每一年都在增加,企業數量在增加,就業崗位在增加。加總的話,可能需求增長得更快,供給增長慢一些。”

  陳錫文認為,政府要重點做好幾方面工作。首先,讓中國經濟有更科學、更合理的布局﹔其次,讓中西部有更多產業,有更好的效益能吸收更多農民工。再次,對於已進城打工的農民工來說,應當確實保障他們的權益,要解決他們生活中的實際困難,包括工資致富、子女就學、生產生活條件改善、工傷醫療保障等。

  不過,中國社科院人口與勞動經濟研究所所長蔡昉指出,目前,農民工已成為中國產業工人的重要一部分,成為中國勞動力供給的絕對部分,也是中國勞動力的惟一增量,“用工荒將是一個長期趨勢”。

  對於目前“民工荒”的解決辦法,吉利公司董事長李書福在今年全國兩會的提案中建議,提高一線勞動者所得稅起征點,體現尊重一線勞動者價值的稅制導向,鼓勵和支持為一線勞動者增加收入。同時,政府要大力鼓勵和支持企業組織開展職工技能培訓和教育,大力度地提高員工的技能和素質,並大力扶持和支持滿足企業發展人才之需的職業教育,鼓勵企業力量辦學,使教育與企業用工需求進行無縫對接。此外,重視一線勞動者的政治地位、加大一線勞動者“勞動光榮”的榮譽感等。

  前線調查

  大廠不愁小企業慌

  值得注意的是,就今年的“民工荒”現象而言,相關官員的表態與媒體報道形成了較大反差。除歐真志外,2月下旬,北京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門相關負責人表示,從企業需求的崗位數量和農民工進京人數看,北京不存在用工荒。但該負責人承認,一線制造業、家政業、餐飲業等個別行業存在“招工難”問題,“這涉及到薪酬、觀念、技能、信息對稱等多方面因素”。

  那麼,出現“民工荒”的到底是哪些行業?記者在安徽、江蘇和上海三地進行小范圍調查。

  “我們工廠還是沒有招滿。”昨日,當記者再次致電江蘇某企業負責人張某時,他無奈地表示,“回去過年的本地員工至今仍有一半沒有回來,人才市場中的招聘工作也不順利。現在,我們廠隻能放慢工作節奏。”今年春節后,記者第一次致電張某時,他曾用“慘不忍睹”來形容招工難。

  如相關官員介紹,記者在江蘇和上海等地確實發現,餐飲業、家政業直至現在仍然是“賣方市場”。“2500元找一個全職保姆太難了。一方面確實沒人,一方面很多人都覺得累,不願意接受全職。”記者跟隨唐女士在家政中介逛了很久,還是沒有找到讓她滿意的人選。

  不過,安徽蕪湖某企業相關負責人對《國際金融報》記者稱,蕪湖地區用工荒形勢比江蘇、廣東等地更嚴峻,主要表現在員工難招、難管理、流失率高。但該企業自信地告訴記者,工廠不存在用工荒,“因為早已做好准備。首先在學校資源上重點開拓,與河南、安徽、雲南、貴州的一些職業技術學院聯合辦學,培養專門技術人才﹔其次,從山東、安徽等農村地區招收部分農民工作為一線工人,定向培訓﹔再次,通過政府宣傳推廣,舉行專場招聘會。同時,在內部管理環節上,重視培養員工歸屬感,定期舉辦員工生日會、座談會、各類文娛賽事,活躍工作氛圍,改善作業環境。”

  阿特斯總裁瞿曉鏵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採訪時也說,該企業不存在“民工荒”問題,“因為阿特斯注重企業文化培養,也很重視員工個人生活和感情。比如在去年底的晚會上,我們專門請到快男歌手活躍員工氣氛”。

  事實上,與小企業遭遇用工愁局不同,大企業不愁,很多民工也不愁。“不愁,一點也不愁。”在江蘇南通,已經從事瓦匠活20多年的田師傅告訴記者,自去年開始,他幾乎就不用花太多時間出去主動找活了,“夸張點說,有很多企業是自己主動上門找我們的”。

  田師傅是行內人士口中的“大工”,也是“干技術活”。“工作有時都忙不完。”他說,“尤其是工資,2009年我們大工一般是120元/天至130元/天,2010漲到150元/天,2011年又升到了180元/天。”在他看來,真正忙於找工作的,還是“小工”(體力為主,沒有技術),“而且,工資不高”。

    《國際金融報》 (2011-03-22 第08版)

(責任編輯:聶叢笑)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