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為啥在啃老?(視窗·走近“啃老族”)--經濟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他們為啥在啃老?(視窗·走近“啃老族”)

本報記者 杜海濤 崔鵬

2011年03月24日08:22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人民圖片

  就業難,收入差距大,物價漲,房價高……這些民生問題是導致部分人啃老的重要原因。當年輕人的困難成了全家人的困難、當白發不得不與黑發共同承擔生活壓力時,對民生建設的進展與困境,值得我們更加關注。近日,本報記者採訪了部分“啃老族”,請他們一吐心聲。

  ——編者

  

  就業難,沒錢無奈去啃老

  ●“這兩年,大學畢業生找工作越來越難,找到理想的工作更是難上加難。立足社會,不得不請父母幫忙。”

  “這點工資,應付平時衣食住行方面的花銷都已很難,哪還有余力幫助家裡?”談起自己的生活狀況,文嘉嘆了口氣。半年多下來,她不僅沒留下一點積蓄,還從父母那裡拿了2000多元。每當看到父母無奈而又焦慮的神情,文嘉的心情十分沉重。

  進入社會不足一年,不知不覺中,小文已經成了“啃老族”。

  2010年7月,在江蘇一所大學讀書的文嘉畢業了。由於家庭經濟條件一般,小文讀書期間就盼著自己早一點工作,以減輕父母的負擔。但是,畢業后小文回到老家,沒有找到滿意的工作。再加上頻頻跳槽換工作,收入總是不如人意。

  最初,文嘉曾嘗試參加國家公務員考試、江蘇省公務員考試,均未能通過﹔之后,她托關系進入當地一家私營企業,但干了不長時間,小文覺得工資太低、沒有發展前途,就辭了這份工作。在隨后半年多裡,小文又先后換了四五家企業,一直處於漂泊不定的狀態,工資在1200元上下。

  小文打心眼兒裡不想啃老,但現實的就業壓力讓她別無選擇。“找工作難,找到理想的工作更是難上加難。立足社會,隻得請父母幫忙。”

  小文說,自己一直在很努力地找工作,但像她這種一般院校畢業的大學生,又沒有多少人脈資源,很難進入大企業、大單位,隻能去一些私營企業干活,“私營企業在待遇、福利、發展前途等方面,很難和大單位相比,收入也不高,讓人很灰心。”

  實際上,除了讓人灰心,啃老還容易消磨意志。一旦陷入啃老,就容易形成依賴慣性,對將來的生活更加不利。

  去年技校畢業后,張亮在山東老家找了一個做維修工的活。“工作那麼累,每月收入卻隻有1000元,太辛苦了。想想自己學歷低,好工作也找不到,越來越覺得沒有意思,后來干脆不干了,吃住都在家裡,先過段舒坦日子,以后再想想出路。”他說。

  張亮的母親對此也很無奈:“他不願意出去工作,我們有什麼辦法?這麼大的人了,不好打也不好罵,管不了。現在家庭條件還好,先供他一段時間再說。”

  據張亮母親介紹,他在技校學的專業其實不差,他同學現在有的一個月能賺3000元,這在當地已經屬於高工資。可是張亮自己當初沒好好學習,現在又犯懶,能怪誰呢?

  據記者了解,一些大學生畢業后並不是找不到工作,而是總想找一個薪水高、福利好的單位,小城市不想去,體力活不願干,折騰來折騰去就變成了“啃老族”。這種“啃老族”的出現,雖不能說沒有社會因素的影響,但更多應該從自己身上找原因。

  房價高,不啃老買不起房

  ●“房價太高了,而且還不停地漲,自己的收入漲幅根本跟不上。沒辦法,隻能向二老求救。”

  就業難會導致啃老,如果再加上生活壓力,更容易加劇啃老。在大城市,高房價已經成為催生“啃老族”的重要原因。

  2007年碩士畢業后,王浩如願進入北京一家事業單位工作,月均收入可達6000元。即便在生活成本較高的北京,這樣的收入也不能算很低。幾年下來,小王的銀行存款也有七八萬元,生活過得有滋有味。

  但當去年王浩准備結婚買房時,一切都發生了變化。原來,小王計劃在西四環買一套70平方米的房子,總價約140萬元。可看看自己銀行卡的存款,連首付都不夠。小王隻能向父母求援。聽到兒子要買房,老兩口沒有絲毫猶豫,一下就將省吃儉用存下來的30萬元給了他。

  如願買了新房,可王浩一點高興不起來:“其實我想依靠自己的能力去買房結婚,但房價太高了。沒辦法,隻能向二老求救,暫時當一個‘啃老族’吧,等以后有錢了再好好孝敬父母。”小王說,一套房子就把一家的積蓄耗光了,真是無奈。

  在北京等大城市,王浩的經歷讓很多人有同感。高房價的重壓之下,能不啃老而完全靠自己買房的年輕人,少之又少。看看北京地區,連四環附近的二手房均價都超過2萬元/平方米,這讓積蓄甚少的年輕人如何買得起房?

  一位朋友告訴記者,2003年的時候,能找一份月工資4000元的工作就很滿意了,因為當時覺得攢幾年錢,買房子肯定沒問題﹔但現在呢,找一份月薪上萬元的工作,都別指望在40歲以前買上新房。顯然,不是“房奴啃老”,而是“房價啃老”。正是嚴重超出收入水平的畸高房價,迫使一些年輕人不得不向父母求助。

  或許有人認為,年輕人買不起房是必然的,年輕人本來就不該著急買房,即便結婚也可以租房過渡嘛。可多數人認為,這種觀點雖有一點道理,但實際上是在為畸高的房價開脫責任。“結婚時,誰不想有一個穩定的安身之處?租房價格並不便宜,而且還要面臨隨時被收回、不斷搬家的可能,誰願意忍受這樣的折磨呢?”王浩說。

  2009年,小朱進入北京一家企業工作,目前月工資約5000元。他說:“我就是靠父母才在東四環買了一套房子,現在要承擔3000多元的月供。我覺得暫時依靠父母也是正常的。”

  小朱說,現在他的很多同學跟他一樣,都需要父母幫襯一把才能在大城市立足。大家認為現在依靠父母,等自己以后有能力了再“反哺”父母,有什麼不可以呢?

  沒門路,離開父母更無望

  ●需要通過家庭、親戚等調動、支配和利用社會資源。從這個意義上講,很多人都是“啃老族”

  當嶄新的解放牌大貨開到鎮上的時候,41歲的趙軍不禁流出了熱淚。

  40多萬元的車款,不僅花光了父親積蓄,全家還四處借了十幾萬元,而趙軍僅僅付了個零頭。

  買車,是想通過長途貨運,改變目前生活的困境。能不能達到這個目的,趙軍心裡沒底。為了買車,他思量了很久。最讓他愧疚的,還是自己的父親。

  趙軍的經歷,有太多的苦辣酸甜。

  上世紀80年代末,國企改革的大潮尚未波及這座北方小城,18歲的趙軍高中畢業后,通過招工考試,來到縣機械廠上班。正當他對未來生活無限憧憬的時候,國企改革大潮涌起,趙軍下崗了。從那之后,他開過餐館、修過汽車、當過出租車司機……生活從來就沒輕鬆過。一晃,20多年過去了,趙軍還在社會邊緣掙扎。

  由於收入一直不高,趙軍的兒子出生后,一直由父母帶著。去年,12歲的兒子開始念初中,家庭負擔更加沉重。看著長途運輸比較掙錢,趙軍盯上了這條門路。

  買車花光了父親的錢,攬活也離不開父親的幫忙。父親早年當兵,轉業后在鎮上的民政部門工作,已經退休多年。為了兒子,父親又拿起多年未用的電話本,挨個給當年的戰友打電話,“轉業后,有的戰友曾在政府部門任職,有的下海經商,如今雖然都離開了‘一線’,但社會關系還在,也許能有些用。”

  趙軍告訴記者,這20年,不是自己不想努力,可是,哪裡才有自己的舞台?找工作?政府機關、央企、事業單位……這些“鐵飯碗”,想都不敢想﹔自己創業?眼下一無技術,二無本錢,三無門路,根本看不到希望。這些年,自己硬撐了下來。如今已經年逾不惑,可生活上還離不開父母,這怎麼不叫人愧疚!

  現實中,每個人都是生活在社會關系中,需要通過家庭、親戚等調動、支配和利用社會資源。從這個意義上講,很多人都是“啃老族”。

  21歲的林靜畢業於某職業學院,專業是小學教育。畢業后,林靜參加了縣裡的教師入職考試,自以為考得不錯,可是榜上無名。眼看著一些學習成績不如自己的同學陸續和用人單位簽約,林靜最終明白,找工作,拼的不僅是個人能力,還需要利用家庭背景、社會關系等“資源”為就業開路。

  林靜的父母都在農村,尋找有用的“關系”,談何容易!多方打聽,林靜的父親終於聯系到一位遠房親戚的同學,他在縣人事部門當科長。春節剛過,林靜的父親就將家裡的仔豬提前賣了,湊了1萬元。縣裡即將組織新一輪教師入職考試。可是,這些錢怎麼給這位科長?他會不會收?收下了又管不管用?林靜和父親都不知道。

  林靜說,當初考上大學,本以為是“鯉魚跳龍門”,希望已經不遠﹔如今,希望來了,可就是實現不了。大學期間,好強的林靜沒多花家裡一分錢,為找工作,卻給父親增添了負擔。可是,不求父親,又求誰呢?

  被啃老,養老問題難解決

  ●創造更多的發展機遇和空間,減輕生活壓力,不僅是青年人的現實要求,也是全社會的呼聲

  29歲的証券分析師佟寶祺住在北京朝陽公園附近的一個高檔社區裡。

  証券行業收入高,小佟年紀輕輕就賺足了買“豪宅”的資金?當然不是!買房子,都是父親出的錢。

  8年前,佟寶祺大學一畢業,家裡就給出資買了房:當時的房價比現在便宜好幾倍。如今,房價一漲再漲,佟寶祺全家都很踏實。

  小佟老家在河北農村,父親是村裡最早的“菜販子”之一,20年前就開始往北京販菜,行情好時,一個冬天能掙幾十萬元。他說:作為父母,總以能給子女提供好的生活條件自豪,如果自己還算過得去的話,有幾個老人不願意給子女幫助?

  房價高、就業難……在生活壓力面前,很多老人是情願被“啃”的。在中國傳統文化中,“一生為兒為女,無怨無悔”,是多數父母堅守的信條。

  佟寶祺說,父母終有老的一天,“作為80后,我們同樣也知道父母的艱辛,今生一定會好好照顧自己的父母。”

  佟寶祺有個好父親,自己也有個好工作﹔他有“啃老”的條件,也有“養老”的能力。可是,對更多的年輕“啃老”群體來說,如何為父母養老,已成為一個繞不開的話題。

  去年,在雙方父母的幫助下,27歲的王瑛貸款買房結婚了。但是,生活的重負讓他們孝心難盡。小兩口分別供職於北京兩家小公司,每月收入加起來隻有七八千元,還了房貸,日常花費已經緊巴巴,連孩子都不敢要。母親心臟不好,王瑛一直想把她接到北京仔細查查,可母親怕給孩子添麻煩,執意不來﹔王瑛也知看病困難,不僅需要錢,也許還需要“關系”,自己不具備這個能力。

  隨著越來越多的80后獨生子女結婚成家,他們的父母也進入了老年。當下,由兩個獨生子女贍養4名老人、養育1個孩子的所謂“421”的家庭結構正在加快形成,如何解決“二養四”的問題(即由兩個獨生子女贍養4名老人),已實實在在地擺在了全社會面前。

  “立足社會難,贍養父母難。”這是很多80后遭遇的兩難境地。調查顯示,超過七成的80后年輕人覺得照顧自己的父母已經力不從心。

  “我們讀小學的時候,讀大學不要錢﹔我們讀大學的時候,讀小學不要錢﹔我們沒工作的時候,工作是分配的﹔可以工作時,又很難找份像樣的工作﹔我們不能賺錢時,房子是分配的,開始賺錢時,房子已經買不起了……”網上流傳的話,生動地記錄了他們的生活感受。

  據統計,全國80后累計有2億多人。在不遠的將來,這些年輕人將承擔更多的家庭和社會責任。在“421”的家庭結構模式下,這些年輕人的生存狀態和生活質量,直接關系著整個社會的和諧穩定。如何給年輕人創造更多的發展機遇和空間,減輕生活壓力,不僅是青年人的現實要求,也是全社會的呼聲。而對他們多些理解,少些苛責,應該成為全社會更理性、更善意的選擇。

  (文中部分採訪對象採用化名)

(責任編輯:徐子涵)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