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五”:漲工資,給誰漲,誰給漲,怎麼漲--經濟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近幾年勞動報酬佔GDP比重連年下滑,“漲工資”呼聲漸強 

“十二五”:漲工資,給誰漲,誰給漲,怎麼漲

本報記者 白天亮

2011年03月24日08:23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徐駿繪

  近幾年,我國農民工工資水平穩步提升,目前月平均工資已經達到1690元。
  圖為3月22日,浙江省寧波市一建筑工地展示的務工人員工資收入。
  張和平攝

  剛剛發布的“十二五”規劃綱要中,“合理調整收入分配關系”獨立成章,這在五年計劃及規劃中尚屬首次,綱要同時提出了“城鎮居民人均收入每年增長7%以上”的預期指標,增幅高於“十一五”規劃所確定的5%。

  對普通勞動者而言,收入主要來自工資。近幾年勞動報酬佔GDP比重連年下滑,“漲工資”呼聲漸強。漲工資,給誰漲、誰給漲、怎麼漲?人們在關注。

  

  ①漲工資,給誰漲——

  重點保障中低收入者,最低工資每年漲13%以上,5年后有望“倍增”

  經濟持續穩定增長、國家更加注重改善民生,“十二五”規劃綱要讓多數勞動者相信“未來幾年,工資肯定會增長”。

  但工資究竟能漲多少、誰會從中真正受益,許多人心中沒底。

  “就算一年漲10%,人家月薪2萬元的,一漲就多出2000元,我這月薪2000多元的,只是200多元,沒什麼意義。”鄭桐在北京一家網站上班一年多,他知道隻要努力工作肯定會加薪,但基數太低,恐怕還是當“蟻族”。

  在出版社工作的溫女士直言對“平均漲幅”沒感覺。單位近幾年效益一般,“5年前我的月收入就有6000多元,現在還是這個數。我看統計局公布的數字,職工工資漲幅每年都在10%左右,看來是沒統計到我們吧!”

  不論是國家的規劃目標,還是每年公布的統計數據,都採用“平均”的概念。在職工工資總體增長的情況下,不同地區、不同行業、不同企業以及不同工薪勞動者之間,收入存在較大差距。一部分人群的高工資、快增長往往會拉高“平均數”,從而掩蓋另一部分職工工資增長緩慢、工資水平相對較低的情況。因此,未來幾年,哪部分群體的工資增長步伐會邁得更大,哪部分群體更應該漲工資,更值得關注。

  中國勞動學會副會長兼薪酬專業委員會會長蘇海南認為,未來幾年,我國職工工資普遍上漲是必然趨勢,但不同的群體肯定有差別,應當特別注意在普漲的前提下追求公平,抓住重點。

  總體上講,漲工資應向低收入者傾斜。人社部勞動工資研究所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及典型調查分析顯示,當前工資偏低的職工主要有四類。一是勞動密集型行業職工工資水平較低。目前,我國制造業平均工資相當於所有行業平均工資的比例不到90%,其中建筑業、住宿和餐飲業、批發和零售業等勞動密集、競爭充分的行業平均工資更低。二是私營企業職工工資水平較低。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2009年私營單位就業人員年平均工資為18199元,僅相當於非私營單位在崗職工工資的55.6%。三是企業一線生產崗位人員工資增長慢、水平低,低工資職工比例較大。此外,基層公益性事業單位工作人員和縣鄉級公務員的工資也偏低。

  “漲工資,應該以市場機制為基礎,通過經濟、法律、信息以及行政等多種手段,促使這部分人群工資合理較快增長。”蘇海南表示。

  與此同時,國家也要鼓勵漲工資向各類用人單位的骨干員工傾斜,向科研人員、技術人員、高技能工人等傾斜,這會提高創新能力和競爭力,加快做大“蛋糕”。即使這部分人群工資本身不低,也要堅持這個方向。

  某些行業則可以少加薪或緩加薪,比如工資水平已經比較高的電信、電力、金融等帶有壟斷色彩的行業。在這些行業企業,重點在於調整內部分配關系。

  “十二五”規劃綱要提出:“最低工資標准年均增長13%以上。絕大多數地區最低工資標准達到當地城鎮從業人員平均工資的40%以上。”這意味著,低收入者在未來五年工資上漲有了“強制性”標准。“十一五”期間,我國最低工資標准年均提高10%,其中2009年,受國際金融危機的影響,我國暫停了提高各地最低工資標准。目前,多數地區的最低工資標准達不到當地平均工資40%的水平,如廣州市剛剛將最低工資標准調整至1300元,全國最高,然而也只是當地在崗職工平均工資的27%,如納入私營企業員工等人員工資計算,也隻有30%多。“十二五”期間如果每年增長13%以上,以1000元為基數,連漲5年后將接近2000元,低工資的勞動者會實現事實上的“五年倍增”。而提高到相當於從業人員平均工資40%以上的目標,也將縮小收入差距。

  ②漲工資,誰給漲——

  政府不能直接決定多數人的工資,呼吁企業提薪的同時應給小企業減負

  漲工資,誰來給漲?一些職工擔心,國家提出要把大家收入漲上去的目標,可如果老板就是不給漲工資怎麼辦?

  要把工資漲上去,存在一個由誰來“埋單”的問題。對於公務員、事業單位員工,財政可以埋單。對於國有企業,近幾年經營狀況火紅,給職工漲工資不是難題,隻要政府倡導,國企通常積極響應,何況目前部分國企最擔心的是被指責職工工資過高。對於大企業、技術密集型、資本密集型企業,也有給職工漲工資的能力和空間。

  目前,漲工資主要難在競爭性行業裡的中小企業。利潤微薄、特別在乎勞動力成本的,是這類企業。工資整體水平比較低、最有必要提高工資的,也是這類企業。

  有關部門曾在寧波等地做過調查,發現在用工緊缺的情況下,如果職工月工資提高到2700—3000元,工人滿意度和穩定性都會大大提高。這樣一個工資水平,當地的大企業都表示能接受,甚至有的企業希望政府把最低工資標准大幅提高,能夠壓制同行中的競爭對手。但大量的小企業則紛紛強調,如果提到這麼高,恐怕就要關門了。而當地,不論是從企業數量還是吸納就業上講,都還是小企業佔多數。

  工資真正漲上去,要使企業願意埋單,也要讓企業埋得起單,尤其是那些利潤微薄、經營環境本就面臨諸多難處的中小企業。目前,我國經工商注冊的近4000多萬家中小企業,提供了約八成的城鎮就業崗位。如何讓這些企業願意並能夠給員工漲工資,是一個需要考慮的問題。

  蘇海南認為,政府可以通過積極穩妥推行工資集體協商、合理提高最低工資並加強勞動監察等方式推動企業給職工漲工資,與此同時,也應當防止把職工和企業對立起來,走向另一個極端,不能讓企業真的迫於成本高企而無利可圖“埋不起單”。對於大量小型微利企業,應採取措施減輕其負擔,提高勞資雙方分配的財富比例,進而讓企業有錢賺、低收入職工工資同時較快漲。比如在政府財政收入增幅連年遠高於GDP增幅的時候,或許應當強調稅收約束機制或稅收扶持政策,放水養魚,減輕小企業的稅負,讓小企業有能力騰挪出為員工加薪的空間。尤其是對特定類型的勞動密集型中小企業,如紡織業、農副食品加工業、餐飲業、非金屬礦物制品業等低工資行業中大量的微利或困難企業,實行工資集體協商造成經營困難的,可經政府部門認定后給予一定的營業稅、增值稅和企業所得稅減免,著力提高低收入職工的工資水平。政府還有責任進一步改善經營環境,給更多的中小企業以更好的發展機會,使中小企業煥發生機與活力。

  ③漲工資,怎麼漲——

  提低保底,集體協商,加強監察,建立工資正常增長機制

  漲工資,怎麼漲?“十二五”規劃綱要的表述是“按照市場機制調節、企業自主分配、平等協商確定、政府監督指導的原則,形成反映勞動力市場供求關系和企業經濟效益的工資決定機制和增長機制。”

  對此,有的職工認為“不夠給力”,“要是政府直接下個文件,每年規定一個上漲比例該多好!”

  政府能否強制漲工資?人社部有關負責人表示,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中,工資表現為勞動力的市場價格,企業依法擁有分配自主權,政府對企業的工資管理表現為宏觀、間接的調控。這種體制下,企業職工工資的增長主要取決於四方面的因素:一是勞動力市場供求﹔二是勞動者本身的人力資本投入﹔三是企業的經濟效益和勞動者為企業提供的勞動數量和質量﹔四是企業內部是否建立了集體協商機制等。此外,職工工資也受同行業、同地區社會平均工資水平的影響。可以說,市場經濟條件下,政府再強制規定各類企業都要按一個什麼樣的比例漲工資是行不通的,不可能“一刀切”地讓企業漲工資。 

  那麼,建立工資增長機制,政府有哪些“牌”可以打?

  蘇海南表示,工資增長機制主要是指職工工資隨經濟效益提高及其他有關因素變化而相應協調、合理、持續增長的制度化的運行方式。既包括工資總額、平均工資的合理增長,尤其是生產一線職工和農民工、勞務派遣工等低收入人員工資水平的合理增長,還包括扣除物價上漲因素后,職工工資實際購買力的提高。

  這其中,政府的職能主要有四方面。一是提低保底,正如“十二五”規劃綱要明確要求的“逐步提高最低工資標准”,“健全工資支付保障機制”,這兩條既能夠直接拉動低收入員工工資的增長,還能夠規范工資的按時足額支付。

  二是推進工資集體協商。在供大於求的條件下,一般勞動力價格會被壓低,這有一定客觀必然性。但是,現代勞動力市場中的工資水平不僅受到供求關系的影響,還要受到勞資雙方集體協商的影響。根據“十二五”規劃確定的目標,到2015年底,我國企業勞動合同簽訂率要達到90%,集體合同簽訂率要達到80%。集體合同制度的逐步健全將為工資集體協商更好推行奠定基礎。今后,政府還將通過經濟、法律、信息手段等促進職工工資平等協商確定機制的形成,使職工敢談、會談,企業願談,最終談得攏,促使職工工資合理增長,勞資互利雙贏。 

  三是加強勞動監察,切實維護勞動者勞動報酬權益。

  四是國家實行工資調查制度,定期進行公務員和企業相當人員工資水平的調查比較,根據企業職工工資水平變動情況,相應安排機關事業單位人員工資的合理增長。當然,加工資要以提高勞動生產率、提高員工素質,進一步做大蛋糕為前提,這樣工資增長機制才能可持續。

  國家發改委社會發展研究所所長楊宜勇表示,政府還應營造一個有利於職工工資提高的大環境。比如,消除勞動力的流動障礙,暢通流動渠道,通過談判漲不了工資,“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現實中一些勞動者提高工資,“跳槽”就是手段之一。再比如,鼓勵並扶持創業,讓更多的人創業成功當小老板,在提高自身收入的同時增加就業崗位,改變供求對比,讓勞動力更值錢。此外,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是貫穿“十二五”的主題,其本身已經包含了提高職工工資收入的要求,並且轉方式、不再單純依賴壓低勞動力成本求發展,也會帶動職工工資水平的提高。

(責任編輯:徐子涵)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