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海樓塌塌背后:農民圈地運動成快捷致富神話--經濟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珠海樓塌塌背后:農民圈地運動成快捷致富神話

丁婷婷

2011年03月25日08:27    來源:《第一財經日報》     手機看新聞

  3月21日凌晨4點,廣東珠海市南屏鎮廣昌村一片靜謐。位於城鄉接合部的這個村庄四周是珠海最成熟的科技工業園區,傍晚在村庄裡穿梭的外來務工者此時大多在熟睡中。

  川湘菜館朱老板兩口子正在店鋪裡睡覺,恍惚間聽得房外沙沙作響,不多久“轟隆”一聲牆體突然坍塌——店鋪背后一棟剛完工的7層樓房整體倒下,狠狠地砸在臨街的一排商鋪上。兩口子慌忙從被砸得半開的卷閘門裡爬出店鋪,死裡逃生。

  當《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趕到現場時,拉起的警戒線內有5家商鋪被壓在倒塌樓房下垮掉大半,由於其他商鋪內均無人夜宿,沒有人員傷亡,目前房基仍在沉降,商家無法入內取回手機、衣服等物品。被砸壓得最嚴重的一家超市與一家藥店老板估計貨物及其他損失分別為50萬元和38萬元,其余三家店鋪也各自損失數萬元不等。截至昨日,現場仍因安全問題無法清理。

  據了解,這棟樓房為村民私佔國有土地建設的違章建筑,因嚴重的質量問題倒塌,事發后承建商已逃之夭夭。這起珠海版“樓脆脆”背后暴露了一個迅速工業化的村庄裡瘋狂的“農民圈地運動”以及一個快捷致富的神話。

  池塘上的“違章建筑”

  事發地點廣昌村位於珠海1999年挂牌的國家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主要組成部分南屏科技園附近,經過十余年發展科技園已相當成熟,方圓數裡之內廠房遍布,根據官方資料,2009年科技園工業總產值589.54億元,佔珠海市工業總產值的24.24%,家用電器及高端空調、打印耗材以及電子信息是其三大主導產業。

  在廠房與廠房之間的生活社區裡樓房密密麻麻,其中倒下的這棟7層樓房是一棟典型的“違章建筑”。南屏鎮政府向本報記者証實,該樓建設未辦理任何手續,為當地村民私自佔地建成。

  樓房倒塌前一天施工方已發現牆體出現裂縫,遂撤走所有工人,但並未通知附近居民和商戶。據當地居民所言,該樓從去年12月動工到事發前剛剛封頂,僅用了4個月時間。一位簽訂了購房協議的小餐館老板稱,原本商議好以12萬元購買該樓85平方米的套房,約好3月25日正式交房,眼看“住房夢”就在手邊,不料“遭此橫禍”,10萬元定金隨著投資商的消失顯得追討無望。據了解,事發前與投資商簽訂協議的還有幾戶人家,均為外來務工者,支付了不同數額的定金。

  本報記者在現場看到該樓房倒塌的姿勢相當“徹底”——整體連根拔起向正前方傾倒,倒塌的樓房底部一角連帶著的一條兩三米長的地樁高高翹起。南屏鎮鎮長陳珩向本報記者表示,確實是地基不穩導致。據多位居民講,該房址原為魚塘,后成為科技園污水池,直到去年這裡才被填平建房。

  在淤泥上建房本該投入更多資金挖塘打樁,但投資商顯然沒有做到這一點。“投資商唯利益是從,採用‘挖樁’的方式偷工減料,簡直昧著良心!”陳珩嘆道。據居民回憶,打地基時投資商根本沒有按安全要求打樁,而採用“灌樁”的方式:在填平的地面打孔,以水泥灌入。按常規的方式,每隔一兩米應打一個樁,但該樓房隔四五米才“灌”一個樁﹔在建筑材料採用方面也並沒有採用廣泛使用的直徑18毫米鋼筋,“用的‘細鋼筋’隻有一個煙頭那麼粗。”一位居民說。

  這能給投資商減少不少成本。據當地一位有建房經驗的人士稱,打樁的話每個樁都要四五萬元,但灌樁每個僅需一萬余元,僅這一項省下四分之三的打樁成本。

  按照珠海市相關文件要求,凡珠海本市農民(含被征地農民)使用宅基地進行住宅建設每戶不高於五層,但事發前該樓房已建成七層。“多建一層要多賣幾十萬呢!”居民說。

  
【1】 【2】 【3】 【4】 

 
(責任編輯:喬雪峰)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