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房價調控應挂鉤國民收入而非GDP--經濟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各地房價調控應挂鉤國民收入而非GDP

2011年03月30日08:04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今年年初,國務院發布“國八條”房地產調控措施,要求各地方政府在一季度前向社會公布當地房價調控目標。離這一大限還有幾天,全國目前隻有39個二三四線城市公布了房價調控目標。在已公布的調控目標中未見降價,絕大多數城市將當地的房價漲幅定在10%左右。(《廣州日報》3月28日)

  房價調控應該以什麼為參照,實際上是有國際標准的。早在19世紀中期,美國經濟學家裡查德·奧爾森就提出了一個定量標准,即后來常用的“住房支出收入比”,內容就是“一周薪抵一月租”。后來,學者對“住房支出收入比”進行了修正,提出了“房價收入比”。聯合國人居中心研究的結論是,合理的房價收入比應該為3到6倍,即購房開支應該相當於每戶居民3∼6年的平均收入。

  然而,長期以來,我們的房價調控目標沒有定量標准,導致調控政策反反復復,房價居高不下,民眾苦不堪言。2010年4月,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發布研究報告指出,目前中國房價收入比已超過15倍,上海、北京、廣州等地的房價收入比超過50倍,泡沫現象嚴重。房地產泡沫已成為事關中國國民經濟全局的系統性風險。

  為什麼房價調控目標不應挂鉤GDP而應挂鉤國民收入呢?道理很簡單,因為GDP是反映“國富”的指標,“國富”與“民富”是兩個獨立的概念,“國富”與“民富”往往並不同步,有時甚至背道而馳。而房價,支付主體不是國家,而是民眾,因此必須用反映“民富”指標的收入來作為房價調控的目標。

  我國GDP在2010年已經超過日本,位居世界第二﹔財政收入更是早在2006年就超過日本。但是,北京、上海的人均收入還不到日本東京的十分之一,房價卻已比肩甚至超過東京了。東京的房價在過去十年直到現在依然經歷著“急漲長跌”的苦難,這是前之鑒。

  我國勞動工資隻佔GDP的12%左右,而市場經濟成熟國家,分配率普遍都在54%∼65%之間,如日本,1999年分配率為54.18%,美國達到了58.31%。加上我國民眾還要承擔近50個稅種,以及收入分配不公的現實,2010年,我國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僅為13390元,剛剛進入中等收入國家行列,與“民富”還有很遠的距離。

  面對怨聲載道的高房價,中央強調“讓房價回到合理價位”,之所以強調“回到”,之所以強調“合理價位”,就是因為現在的房價已經過高,已經很危險了。房價與GDP增速挂鉤的調控,本質上不是“讓房價回到合理價位”,而是讓房價繼續漲。

  不少地方政府將房價調控目標與GDP增速挂鉤,背后依然是那些土地、財政、金融的小算盤,這說明中央目前的房價調控政策在地方的阻力依然很大,中央對房地產調控必須更加嚴厲,來不得半點鬆懈。(郭文婧)
(責任編輯:聶叢笑)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