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易斯拐點or中國拐點? 拐點論困擾中國經濟--經濟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劉易斯拐點or中國拐點? 拐點論困擾中國經濟

2011年03月30日08:42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一直以來,廉價勞動力被認為是中國經濟崛起“最大的比較優勢”,而今天這一優勢似乎即將失去。

  “用工荒”每年都在上演。農村的富余勞動力寧可留在家鄉尋找機會,也不願跑到沿海企業爭取十幾年不變的工資了。這一狀況加劇了人們的擔憂。

  兩會期間,全國人大代表蔡昉成為記者們追逐的目標。這位社科院的人口專家引用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劉易斯的說法,稱中國正面臨一個勞動力從過剩到短缺的轉折點——“劉易斯拐點”。

  他說,中國一般的勞動年齡人口(16歲至64歲)數量在2010年至2015年將處於峰值,隨后勞動年齡人口的比例將不斷下降。這可能意味著,中國經濟享受人口紅利的時代過去了,“用工荒”將是“十二五”時期面臨的一個重大挑戰。

  “拐點論”引發了研究者、官方甚至坊間的熱烈爭論。這個略帶學術味道的判斷還沒有達成共識。3月20日,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部長尹蔚民表示,中國“十二五”期間就業市場總體看仍是“供大於求”。

  據預測,我國“十二五”期間每年城鎮需要安排的勞動力大約在2500萬人,而目前每年城鎮能夠安排的勞動力就業大約1200萬人,仍有1000多萬人的就業缺口。

  尹蔚民說,由於我國現在尚有一億農民需轉移就業,所以在相當長的一個時期,中國的人口紅利期還不會過去。

  看到“劉易斯拐點”也要看到“中國拐點”

  “拐點論”的支持者正在更多關注愈演愈烈的“用工荒”現象。

  今年以來,廣東、安徽、山東等地用工缺口的消息不斷出現,甚至已從往年的東南沿海擴散到中西部地區。據不完全統計,2011年春節后中國整體用工缺口在10%到20%。

  各地為了“留住人”,採取了各種辦法。安徽省合肥市為給外來務工人員吃下“定心丸”,承諾將在出行、就醫、工資、住房等方面,全面對外來人員開“綠燈”。號稱“中國打工第一縣”的重慶市開縣,建設了“中國西部返鄉創業園”,希望把往年“向外跑”的本地勞工“引回來”。

  蔡昉認為,現在的勞動力短缺狀態以及未來可能加劇的趨勢,都說明“劉易斯拐點”已經到來。不過,一些持懷疑態度的研究者則認為,這並不能完全解釋當下中國勞動力的供需矛盾。

  中國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的劉煜輝稱,“劉易斯拐點”針對的實際情況,一是指從農村轉移到城市的勞動力已實現了充分就業﹔二是指現代工業及服務業與傳統農業部門之間勞動生產率差距減小,城鄉之間差距縮小,進城打工逐漸失去吸引力,使得城市必須提高工資薪酬來吸引勞動力。

  可是在我國,進城務工群體就業並不充分。在東部地區“用工荒”持續數年並愈演愈烈之際,一大批農民工不到40歲就返鄉了。一個受過多年職業技術培訓的熟練農民工返鄉,可能是數個非熟練的青年農民工所補不上的,這時用工緊張(特別是熟練技工)就不足為奇了。

  劉煜輝認為,中國“用工荒”中年齡結構性問題突出,短缺的是青壯年勞動力。同時,中國的城鄉二元結構還很明顯。城市還不能提供必要的公共產品,農民工在住房、大宗耐用消費品、教育、醫療等方面需求,都不能在城市得到滿足,而隻能是“候鳥性流動”。“18歲離鄉投身城市的產業工人,20年后卻依然不能在城市落戶”。

  這些具體條件的不同,使得“劉易斯拐點”在中國似乎解釋力不足。

  “三農”問題專家、河北大學中國鄉村建設研究中心研究員李昌平認為,從歐美日發達國家及亞洲“四小龍”的發展經驗觀察,全球產業梯度轉移的規律是,一般制造業100元GDP轉化為國民收入約70元,在工業化中后期基本可完成城市化,即85%以上的農民轉化為市民,社保、醫療、教育、生態等現代化水平都接近發達國家水平。這時,勞動力短缺、工資上漲成為普遍現象,“劉易斯拐點”就是對這種發展經驗的總結。

  可是,當人口總量佔全球人口五分之一的中國加入這個轉移后,情況發生了很大變化。一般制造業100元GDP轉化為國民收入隻有35∼40元了。我國“出口導向”工業化搞了近30年,已經進入工業化中后期,但有戶籍的農民數量還有9.4億,比30年前還多出兩億多,社保、教育、醫療、生態等各種社會綜合指標,則遠遠落后於發達工業化國家。

  2010年“富士康事件”的發生,許多研究者對進城務工的大批青年工人生存狀況產生了擔憂。有分析稱,“中國制造”位於全球產業分工的低端,所能提供的工資和薪酬相當低廉,即便是配備了豪華游泳池如富士康這樣的高端制造企業,在給勞工提供更好一些的福利水平和更人性化的工作環境問題上,也力有不足。

  李昌平表示,“劉易斯拐點”是描述先發工業化國家經驗的,而中國的特殊情況是,城市化速度大大落后於工業化,農民轉化為市民的速度大大延后,進而導致內需不振,產業升級缺乏內在動力。

  他認為,在全球一般制造業梯度轉移過程中,中國的加入改變了既定的規律:以前全球一般制造業的格局是“少數人為多數人搞制造”,但在中國加入之后,全球一般制造業出現了“中國拐點”——轉變為“多數人為少數人搞制造”。隻有對這個“中國拐點”加以具體研究,對現實才更有說服力。

  “用工荒”只是“春節荒”?

  2011年春節,華中科技大學教授賀雪峰在廣州番禺調研“用工荒”。他發現,當地招工條件大多比較苛刻,如年輕(18∼30歲)、身體健康、能吃苦願加班等,超過40歲的農民要想在本地獲得務工機會是件很困難的事。

  本地農民在工廠務工,月收入大多在1500元,收入甚至不如外來農民工。外來農民工更能吃苦,更願從事臟、累、苦、險等重活兒。而且外地人普遍加班,一個月2000元收入,這略微多一點的收入,是以每月休息2天,每天工作10∼12個小時換來的。
【1】 【2】 

 
(責任編輯:喬雪峰)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