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房價控制目標緊靠10%被指留后路--經濟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各地房價控制目標緊靠10%被指留后路

2011年04月01日09:09    來源:《法制日報》     手機看新聞

  按照今年1月26日國務院常務會議推出的八條房地產市場調控措施,即“新國八條”的規定,2011年各地方政府要根據當地經濟發展目標、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長速度和居民住房支付能力,合理確定本地區年度新建住房價格控制目標,並於一季度向社會公布。

  根據這一規定,3月31日是各地公布房價控制目標的截止日。

  但《法制日報》記者發現,多數城市堅持到最后一天才公布房價控制目標,而且,就已公布的住房價格控制目標來看,非但沒有穩定公眾預期,反倒是引來各方輿論對地方政府房價調控不給力的新一輪質疑。

  謹慎判斷還是動力不足

  不到最后時限不“吐口”,各地政府在公布房價控制目標上並不急於表現。

  《法制日報》記者查詢各地相關信息了解到,最早公布房價控制目標的是貴州省貴陽市,時間是2月21日。在2月份,開始“行動”的城市還有寧夏回族自治區銀川市——23日公布控制目標、雲南省昆明市——25日公布控制目標。

  大多數城市則是在3月下旬才對房價控制目標進行集中公布。在臨近最后期限的前一周,太原、佛山、蘭州、西安、海口、濟南、沈陽、合肥等地相繼公布控制目標。在這一輪控制目標公布中,二三線城市打了頭陣,一線城市則集體失聲。

  直到3月28日,上海市打破了一線城市的集體沉默。次日,廣州、深圳、北京等一線城市則共同搭上了“末班”。至此,四大具有風向標性質的一線城市房價調控方案公布完畢。

  此后,3月30日至31日,之前未有聲音的天津、長沙、大連、長春、南昌等城市集中在這一時間段內公布了各自的房價控制目標。

  據了解,“新國八條”提出,對未如期確定並公布本地區年度新建住房價格控制目標、新建住房價格上漲幅度超過年度控制目標的,有關部門要視情況,根據有關規定對相關責任人進行問責。

  “新國八條”的問責力度不可謂不大,但在此情況下,為何多數城市仍選擇“咬緊牙關”挺到最后?

  “地方政府就沒有動力將房價降下來。”中國房地產學會執行會長、北京房地產學會常務副會長陳貴說,房地產業承擔著拉動地方經濟的重任,所以,個別地方政府可能並不想對房價進行調控。

  對於不少地方政府拖拖拉拉的表現,住房和城鄉建設部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王玨林則給出了另外一種解釋:“各地政府制定的控制目標要綜合考慮地方資源、房價和居民收入水平、保障性住房和土地供應等因素。一線城市由於評估過程很復雜,考慮因素多,因此謹慎地作出判斷,靠后公布可以理解。”

  合理還是自留后路

  “不超過本市本年度GDP和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長水平。”這樣的表述,出現在許多地方政府公布的房價控制目標中。

  山西省太原市確定,2011年全市新建商品住房年度價格漲幅不超過全市年度GDP和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長水平﹔廣東省佛山市要求,今年新建住房價格漲幅不高於本年度GDP增長速度。雲南省昆明市表示,房價漲幅不能超過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長水平。

  二線城市如此,一線城市也不例外。廣東省廣州市要求,2011年度新建住房的房價漲幅要低於全市年度生產總值增幅和城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幅﹔深圳市的目標是,2011年全市新建住房價格指數的漲幅低於深圳市本年度GDP和常住人口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增長速度﹔上海也要求全年新建住房價格漲幅低於全市年度生產總值和城鄉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增長水平。

  相較於這種程式化的表述,也有一些城市明確提出具體的控制數字,但也多明確將當地GDP增幅作為參照。如銀川的目標是10%、蘭州定為9%、西安提出控制在15%、錦州的目標則是13%。

  10%成為各家相互看齊的標准,多在此上下浮動。

  在業內人士分析看來,這是地方政府求穩的心態使然。“面對國務院的問責制度,地方政府不得不制定出一個目標。對地方政府來說,與其冒風險,不如給自己定一個寬鬆的指標,確保在年末完成目標。”陳貴說。

  國內知名地產評論人、北京聯達四方房地產經紀公司董事長楊少鋒也表示:“目前許多一線城市今年的GDP目標都在10%左右,如果房價漲幅也限定在這個幅度,可以說毫無懸念就能實現。”

  楊少鋒進一步分析說:“之所以出台這樣的控制目標,背后的思路無非有兩個:或者是對宏觀調控根本沒有下定決心,仍是以土地財政的思路為主導﹔或者是對降房價沒有信心,擔心完不成設定的目標后會帶來政績及其他方面的被動,所以要給自己留條后路。”

  經濟學家馬光遠則毫不諱言地直指“10%現象”“荒謬”。按照國家統計局的統計,2010年的房價最終漲幅為9.9%,將房價控制目標定在10%左右,意味著這些城市的房價在今年不僅不會合理回歸,反而要比過去兩年的漲幅都要大,這與民眾期待的房價合理回歸,特別是與“新國八條”的政策目標顯然背道而馳。

  不過,在一片質疑聲中,也有專家表示,將房價控制目標定在10%左右,是“最接近於合理狀況的調控目標”。國家發改委研究員楊禹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這也許是我們現在能夠看到的、最接近於合理狀況的調控目標了。”他認為,調控目標必須跟類似於GDP增長、居民收入增長等彼此形成一個相互的對應關系,用漲幅來做出控制。關鍵要看最終的實際效果,如果能避免在今年之內出現過快上漲,那就可以接受。

  能否聽取社會意見

  在連日來的輿論中,各地政府公布的房價控制目標成為“上漲預期”,地方政府調控房價的誠意受到普遍質疑。即便是明確“穩中有降”的北京市,也未能幸免。北京市將房價控制的限定對象放在“新建普通住房”,而非大多數城市在控制目標中所規定的“新建商品住房”或“新建住房”。對此,有北京市民提出質疑,這是否意味著沒有將大戶型、低密度、高檔房納入控制目標?是否意味著保障房房價也納入進去?

  對於本輪調控中各地政府的表現,輿論不依不饒,甚至有評論人士認為,此次調控或會落空。思源經紀總裁陶紅兵明確表態:“土地制度不改革,調控就是‘空調’。”

  馬光遠也說:“在‘土地財政依賴症’的綜合作用下,(地方政府)根本就不想對房價真正進行調控,與政策博弈的心態極為明顯。”他認為,這種調控,對地方政府來說無異於“自斷財路”,如果不輔之以“嚴肅、嚴厲和真正動真格的政策問責機制”,就會再一次不了了之,“控制房價的指標完全成為公然支持房價暴漲的工具”,“本輪房地產調控又被地方政府和利益集團綁架”。

  在一片質疑聲中,住建部於日前發出通知,要求確定年度新建住房價格控制目標時,要在本地區內聽取社會的意見,使各地調控目標的制定科學合理,並取得社會的認同和支持。對於已經公布本地區年度新建住房價格控制目標的城市,要以適當的方式聽取社會的意見,酌情調整已發布的調控目標。這似乎意味著新一輪的政策調整即將來臨。

  盡管如此,但已有城市明確表態不會調整。廣州市國土資源和房屋管理局房地產市場管理處處長陳大旺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出台調控目標之前已經充分考慮到了社會的意見,“既然房價控制目標已經出來,就是對社會的承諾,以后將按照這個既定的控制目標將房價控制在合理水平,年內將不會再次調整目標”。(記者 張維)
(責任編輯:徐子涵)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