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走出國門道路迂回--經濟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人民幣走出國門道路迂回

2011年04月02日06:23    來源:人民網-《京華時報》     手機看新聞

  國際貨幣體系研討會前兩天在南京舉行。法國總統薩科齊在研討會上呼吁,“現在是時候制定時間表,將人民幣等新興經濟體貨幣納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特別提款權(SDR)中,以証明這些貨幣在全球經濟中起到愈發重要的作用。”周小川則稱中國也正在為此努力,但加入SDR並沒有絕對的條件。人們又開始熱議人民幣升值預期。

  4月1日,銀行間外匯市場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為6.5527,再創匯改以來新高。今年一季度,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升值幅度約為1%。而人民幣對外匯期權交易將在4月1日正式起航。4月1日起開放人民幣對外匯期權交易,被業界專家視作給人民幣升值預期“降溫”的一項舉措。政策在這個時機出台,也顯示了穩步升值的政策導向。

  人民幣進入SDR貨幣籃子,有助於推動SDR成為超主權儲備貨幣。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爆發以前,人民幣國際化停留在跨境流通、邊境貿易結算等起步階段。危機爆發以后,中國通過推動跨境貿易結算試點使用人民幣,與多個經濟體簽署人民幣主導的雙邊貨幣互換協議,使人民幣具備了貿易支付、官方儲備等更為重要的國際貨幣職能。2009年3月,中國人民銀行周小川行長提出超主權儲備貨幣的構想,其中包括擴大SDR在國際貨幣體系中的作用,推動SDR在國際金融市場尤其是私人部門的應用。人民幣成為SDR的籃子貨幣,有助於提升國際社會對人民幣的認知度,進而提高人民幣被接受的程度,而且一旦SDR成為國際金融市場的主要資產,人民幣也就隨之成為國際金融市場的主要幣種之一。

  成為SDR籃子貨幣有助於推動國際貨幣體系改革。正如周小川行長所言,“SDR具備超主權儲備貨幣的特征和潛力”,但必須經過改良。中國等新興市場國家的貨幣進入SDR籃子,有利於提升新興市場國家在國際金融領域的話語權,也有助於SDR成為超主權儲備貨幣。這將改變美歐壟斷的國際貨幣、金融領域格局,解決少數主權貨幣充當國際貨幣帶來的難題。

  人民幣成為SDR籃子貨幣障礙和阻力則主要來自中國的外匯管制問題和外匯自由兌換的障礙。在人民幣自由兌換的問題上,中國的政策仍然沒有鬆口,但是人民幣不可兌換,用一籃子貨幣代替美元,成為新的國際儲備貨幣就不會盡快實現。如果人民幣可以兌換,則增加中國宏觀調控的難度和風險。人民幣國際化的路途始終在收益和風險的利益平衡中迂回。

  在中國擴大境外使用人民幣范圍之際,香港銀行間市場已經在通過場外交易(即銀行相互之間直接聯系)的方式進行人民幣交易。境外人民幣的交易,不僅減少了內地的鑄幣稅收益,還將對內地貨幣政策的效果產生越來越大的影響。當央行收縮或擴張人民幣供給量時,境外人民幣會流入或流出內地,進而削弱貨幣政策的作用。為此應該加快人民幣証券市場的發展步伐,比如盡力擴大人民幣債券的規模。監管部門應放寬和支持境內外企業在香港發行人民幣股票,鼓勵境內企業的境外IPO地首選香港,既可拓寬人民幣資產配置渠道,又可緩解國內企業的“融資難”。

  G20熱捧人民幣國際地位 納入IMF儲備資產成共識

  央行行長周小川暗示:美國促人民幣升值不明智

  G20高級別研討會聚焦國際貨幣體系改革

  G20南京不談人民幣?
(責任編輯:蘇楠)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