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體驗逼人刷卡3千多 美容店強制消費沒法管?--經濟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免費體驗逼人刷卡3千多 美容店強制消費沒法管?

2011年04月02日09:42    來源:《揚子晚報》     手機看新聞

  
石小姐向記者展示三張銀行卡的存根。


  南京夢愛婧美容店再遭市民投訴,新街口地區這類美容消費陷阱雖多次曝光仍十分猖獗

  昨天上午,南京市民石小姐向記者反映,兩天前,她逛街至南京新街口時,被幾個男青年攔住,以免費體驗為名騙至天安國際大廈27樓的“夢愛婧”美容機構做美容,在裡面被困2小時后不得不刷卡3190余元后才脫身。事后感覺自己受騙的她選擇了報警,最終,在警方的調解下,“夢愛婧”退還了石小姐2600元。

  市民再投訴

  被困美容店2小時,刷卡3000多元才脫身

  “免費體驗”后,被逼著刷了三張信用卡

  昨天上午10點多,在天安國際大廈樓下,石小姐告訴記者,兩天前,她在新街口被人攔下,稱不僅可以“免費”體驗美容,還可以獲贈免費禮品。輕信對方許諾的石小姐跟著進入天安國際大廈27樓一間美容機構裡,在裡面體驗“免費”美容后,遭遇到了一系列的強制性刷卡消費。

  “9點多結束美容后,對方說有些項目不是免費的,讓我付費190元,這才知道上當了。”石小姐告訴記者,當時不得已刷卡付了這筆錢。

  她准備離開時,卻被兩名女子攔住,又是介紹新的項目新產品,又是打開一種新型的儀器替她美容。在半推半就中,石小姐又試用了儀器美容。此后,對方一直不讓她離開,非要她刷卡買其它產品。

  石小姐告訴記者,她今年剛畢業才參加工作,沒有多少錢,這麼貴的東西自己也消費不起。但被逼得沒有辦法,心裡也害怕,被對方連哄帶嚇地接受了對方的美容服務,同時又被要求購買新產品。

  非要一張張看銀行卡,還不准給同事打電話

  “我當時說自己沒錢,她們非要讓我一張張銀行卡刷給她們看,被磨了2個小時,實在沒辦法,隻得一一刷卡脫身。”石小姐委屈地告訴記者,當時被纏住,真的很無奈。

  石小姐稱,當時想給同事打電話求救,對方說儀器不能受信號干擾,不讓她打電話。而不刷卡又不讓出門,無奈之下,她將三張信用卡都刷了,這才湊夠3000塊錢得以脫身。

  記者看到,石小姐共拿了四張POS機刷卡存根,共刷了3張卡,上面收款名為“夢愛婧”,總計付出3190元,同時拿到一張紅色的美容卡,既沒有提供收據,也沒有發票。

  石小姐說,這是對方強行要她辦的,同時還獲贈了護膚和護眼的兩小瓶所謂的品牌化妝品。但記者看到,小瓶連名稱都沒有。其中一小瓶上手寫的標簽寫著“眼部”兩字,屬於“三無”產品。

  還有兩舊案

  “免費體驗”卻“被”消費1.7萬元 

  今年2月15日,南京市民沈女士向本報反映,她女兒1月3日路過南京大洋百貨門口時,被幾名男女以送免費禮品的名義,拉到了天安國際大廈內的夢愛婧養生館。說好的免費體驗,但是沈女士的女兒卻被消費了1000多,事后感覺上當的女兒兩次去夢愛婧想要退錢,不想錢沒要到,反而又被養生館連哄帶逼地消費了1萬多。

  記者接到報料后趕去夢愛婧養生館了解情況,但夢愛婧對1.7萬塊錢的收費依據不作解釋,並且一再阻攔記者拍照,中間甚至沖出7名男子來掐記者脖子。最終在警察和律師的協調下,夢愛婧退還了沈女士1.4萬元。

  花了1萬2,美容卻被“美”出一身傷 

  32歲的張燕(化名)逛街時,被兩名年輕女子以免費體驗的幌子拉到漢中路一家美容院,半推半就地辦了12000余元護理項目。一次刮痧按摩保養后,張燕渾身青紫,疼了半個月都未好轉,到中醫院就診后才知,這是按摩方法不對,造成了皮下痞塊。后在醫院做了放血治療才恢復。張燕與美容院協商退費無果后,告到了法院。最終法院判決美容院返還張燕8000元。

  之后,記者再次來到漢中路工商銀行門口發現,與張燕發生糾紛的那家美容院,以小禮品為誘餌的“免費體驗”活動仍在繼續。

  一個問題

  “免費”陷阱屢屢曝光但為何難根治

  雖然本文中的石小姐最終在警方的調解下獲得了2600元的退款,但是肯定還有更多的消費者在遭遇這樣的事情后選擇了沉默。

  在天安國際大廈門前,一位中年婦女稱,像石小姐這樣被騙的人太多了,她每天都看到不少人被拉上去,下來都哭喪著臉稱上當了。這位中年女子痛心地對記者說,這種現象存在好幾年了,實在搞不懂為什麼老有人上當,老沒有人管。

  對於在新街口街面上雇人拉客,一些設在寫字樓裡的美容機構也毫不諱言,這是業內慣用的促銷手段。一名知情人稱,好不容易拉個人進來,肯定是要讓她消費才能讓其走的。“業務員都有提成,都想做業績,什麼手段都能使得出來。”一名知情者如此說道。

  記者發現,在新街口周圍,這樣打著“免費”美容的幌子,拉人強制消費的仍然隨處可見。不僅此次的“夢愛婧”美容本報曾曝過光,其它拉人強制消費的也被多次曝光,在網上也是屢見不鮮,但為什麼就是沒有部門對其進行取締或者處理呢?

  三方回應

  工商:是不是自願刷卡難証明

  警方:事后幾天才報警,難立案

  新街口管委會:我們只是負責市容

  記者聯系了新街口管委會,一名綜合執法辦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打著“免費”的招牌,在街頭強拉硬拽上門,然后再死纏濫打,強制讓人消費,這已是老問題。但他們為什麼沒有辦法處理,主要是他們不是執法部門,沒有權力管理。

  “隻要不佔道經營,沒有違反相關的城管條例,我們就沒有辦法管理。”這名工作人員稱,對於那些涉嫌違規經營的美容院,他們沒有辦法查處。不過,有工作人員透露,曾經管委會安排值班員在新街口附近值班,如果看到有人強行拉人去消費,會上前驅趕,或者沒收他們的東西,但收效甚微。

  “這應該是工商、公安部門處理的事,我們不太好管。”新街口綜合執法辦的這名工作人員說。

  工商局:有証據才查處,但取証很困難

  既然工商部門可以管,記者以消費者被強制消費聯系了轄區南京市工商局白下區工商分局淮海路工商所,希望對方派人前來處理,但一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讓記者先與12315聯系,接受對方的指派后,他們可到現場處理。無奈之下,記者隻得聯系白下區工商分局辦公室張主任,張主任了解情況后,答應可以協助處理。隨后,張主任聯系上了“夢愛婧”的經營者,約定與消費者到淮海路工商所進行協調處理。

  對於“夢愛婧”是否強制消費者刷卡消費,張主任告訴記者,如果消費者有証據証明被強制消費了,可以進行舉報,他們會進行查處。但石小姐是刷卡消費的,正如“夢愛婧”的工作人員所稱,密碼掌握在她自己手裡,是她自己心甘情願刷卡的,沒有人強制。事實上,從記者採訪的大量事例証明,在對方的死纏濫打難以脫身的情況、不情願之下才付費的。一般都是脫身后再舉報,但此時,已造成一個事實,即自願消費,工商也就難以查處。

  “如果消費者不交錢或者不刷卡,被對方困住,經營方就涉嫌限制人身自由。”張主任稱,那應由消費者報警,由警方處理。

  警方:事隔幾天再報警,無法立案

  “免費美容,最終還是搭上了590元錢,就是花錢買個教訓吧。”上午10點多,淮海路派出所出警的一名警官這樣勸告石小姐。該民警告訴記者,對於石小姐這樣維權的消費者,他們處理得太多了。

  該民警告訴記者,針對石小姐所稱的被限制了2小時,她應該立即報警。“或者她下樓后,立即報警自己被限制自由,我們會處理的。”該民警說,大多是事后再報警,這樣再想証明當時被限制人身自由,就成了一個難題。

  然而,石小姐告訴記者,當時她想打電話,但對方以影響機器性能為由不讓她打電話,隔斷了與外界的聯系。只是有意識到上當,上門維權時才想到報警。類似於石小姐這樣的,事后再報警被限制自由,此時距離她被困已是數小時或者數天之后,造成警方也無法立案。

  真的沒辦法嗎

  贈品屬“三無”產品,工商就應介入調查

  對此,一位法律界人士稱,對於這種街頭“公害”,一些自稱沒有管理權限的部門其實都可以管轄。理由有三,其一,“街頭拉客消費現象,其實也算是一種流動經營行為。”該律師稱,作為新街口管委會,完全可以行使城管的職能,禁止街頭拉客﹔其二,在公開的街頭招攬拉拽顧客,嚴格來說,就涉嫌強制消費,工商部門也可以查處﹔其三,贈送消費者的屬“三無”產品,但贈品、非賣品必須和正規銷售的商品一樣,一定要有質檢報告及生產廠家信息等內容,僅此一項,工商部門也應該介入查處。

  對被投訴店家備案,達到一定次數就查處

  該律師指出,在此類消費過程中,消費者往往處於取証不利的弱勢地位,如果孤身一人被限制人身自由,然后被強制消費,則難以取証,或因孤証(一己之言)而難以立案。鑒於這種情況,該律師建議,工商部門應該對這些涉嫌欺騙消費的經營單位進行備案制。“比如,凡是被消費者投訴過的,工商部門對其進行備案,同類的案件如果多了,將對其經營方式與范圍進行查處。” 記者 季宇軒 梅建明 文?攝
(責任編輯:徐子涵)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