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為何裹在“襁褓”裡裝小孩?--經濟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百度,為何裹在“襁褓”裡裝小孩?

2011年04月06日08:35    來源:《文匯報》     手機看新聞

  百度文庫風波的擴散效應正在顯現,一些觀念交鋒促使我們更深入地觀察和思考數字時代的版權及其管理——百度,裹在“襁褓”裡裝小孩

  百度文庫風波的擴散效應正在顯現,圍繞數字時代的版權及其管理,一些針鋒相對的意見推動我們思考:是繼續舉著前數字時代的魚叉巡邏,還是該為這個無邊無際的“無限復制”汪洋設置新的浮標、圍欄和警戒線?
版權的概念需要修正?


  “數字時代,應該對版權重新定義,至少要修正。”3月27日,IT評論人洪波(網名keso)發表的觀點引起網友關注。

  洪波這麼說,首要理由是介質改變了。在前數字時代,盡管內容商賣的並非物理介質,比方說他賣的不是紙張,不是CD塑料盤片,不是三醋酸電影膠片,但他以賣物理介質的方式賣內容。物理介質是有一定成本的,而拷貝制作物理介質的行為容易被追蹤,因此以限制非法拷貝來保護版權是有效的。

  但在數字時代,物理介質消失了,內容以數字形式虛擬地存在著。拷貝不再是制作一個物理介質,而是一種數據流動。拷貝的成本趨近於零,而且輕而易舉、人人可為,無處不在。以限制拷貝來保護版權的老辦法看來已難以適應時代。

  與此同時,產業鏈也變了,傳統的出版社和新興的網絡出版機構,在成本、收益等諸方面有許多不同﹔又比如,在數字時代,作者發表和銷售作品,不再需要以往那樣復雜和專業的過程,成本大大降低,個人收益比例可望也明顯提高。所以,我們有必要思考“如何重新定義版權,如何重新發現和分配各方利益”。

  但在知識產權法專家王遷看來,侵權就是侵權,數字時代的版權沒有“重新定義”的問題,它只是傳統環境中版權的延續而已。“未經授權以數字手段復制作品,仍然可能構成侵權,”王遷對記者說,“國外對於數字環境中保護版權比較嚴厲。別說網站發布盜版內容,就連用戶故意下載盜版歌曲和電影之類也可能被追究法律責任。”

  免費真的會殺死原創?

  民營出版人路金波說了他的焦灼:“網絡的開放性和快速流動性決定了,隻要有一個侵權文本放進網絡,著作權就是不安全的。”數字版權的“易攻難守”已是共識。2009年,一本新書嘗試上網連載、收費閱讀,讓策劃者路金波大驚失色的是,願意花2塊錢接著看的用戶是7位,不是7位數,而是7個人——誰都知道新書在發布幾小時后網絡上就會冒出無數盜版全文,為什麼要花錢看呢?

  “免費的共享將餓死作家”。這個說法最近不斷被強調。其邏輯是:免費共享使版權人的收益遭受損失,如果原創不能帶來收入,原創的藝術勞動就會停止,最終人們將“無書可讀”。與此同時,失去版權保護的內容“祼奔”在網際空間,縱容人們養成“數字閱讀免費”的觀念和依賴心理,那原創和藝術勞動今后就根本指望不了回報。

  路金波打比方說,共享的渠道是“公路”,版權作品是“汽”,公路可以是免費的,但汽車不能。此番作家們向百度文庫宣戰的意義正在於摧毀縱容跑免費車的公路,重建“買車”的商業模式。

  洪波卻不完全同意上述說法。他認為,“數字時代其實給內容銷售帶來了新機會。傳統的內容銷售,通常以物理介質的成本定價,例如作家A和B的書都在一個根據紙張時價計算的價格區間裡,上下浮動有限,也就是說,內容的價值在一本書的單價上體現很少,而主要體現於書的銷量和總收入﹔但數字內容銷售,或許可以內容優劣定單價,加上銷量,更能為好的原創實現價值﹔特別是,不受紙張成本的牽累,不受制作、發行各環節的干預,作者有了給內容自主定價的自由。如果他願意,也可以免費,這在亞馬遜的圖書銷售中已做到了。”

  “相信我,未來會比現在好,”洪波說,“總會有人失去飯碗,也總會有人從中受益,但無論如何,絕對不會出現一些人所預期的局面——將來人們再也得不到優質內容。”

  “避風港”原則過時了?

  這次的百度文庫風波,一是大大張揚和普及了著作權,二是形象地詮釋了一種名為“避風港”的法律原則。版權方指責百度文庫等文檔分享網站是躲在“避風港”裡知惡作惡,而這些網站則反復辯解:對於用戶上傳的內容,管理者在法理上“不應知”,適用“避風港”原則。

  “確實,我國有關法律規定了‘避風港’原則,即提供信息存儲空間的網絡技術服務商在接到權利人通知后立即刪除侵權內容,不承擔侵權責任。但這是有前提的,那就是主體必須是網絡技術服務商,這是‘技術中立’原則的體現。百度文庫已經由單純的網絡技術服務商轉變為網絡內容提供商或者是二者兼而有之的身份,因此,百度文庫不適用‘避風港’原則,無法躲進‘避風港’優哉游哉。”中國文字著作權協會負責人接受記者採訪時強調。

  路金波則戲稱產生於1998年美國DMCA法案的“避風港”已成為“萬惡之源”。他說:“避風港”原則是,資源共享,先上傳,若被指証侵權,再刪除。“當初其產生的歷史背景是保護互聯網這一新生事物。今天,中國互聯網經過十幾年發展,已成龐然大物,造就了許多億萬富豪,哪裡還是需要保護的新生事物?”

  “避風港”原則過時了嗎?洪波稱“這是兩個概念”:“‘避風港’不是為保護某個大企業,它保護的是互聯網的創新精神。”洪波擔憂被大企業濫用的“避風港”,會帶來更深層面的負面后果——像百度這樣已借由互聯網寬容與鼓勵創新精神成長起來的大企業,理應承擔更多社會責任,而不是將成人的身軀遮掩在孩提時代的“襁褓”裡,這既“遮不住”,也帶累了呵護創新的“避風港”。他強調,“避風港”是人類為預見和測試科技創新而留出的時間與空間,這個“必須有”。(記者 吳越)
(責任編輯:徐子涵)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