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被貼上‘富二代’標簽”--經濟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我不想被貼上‘富二代’標簽”

本報記者  朱雋

2011年04月07日08:06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楊 威繪

  富二代=紈?子弟嗎?

  ●由於收入條件、生活經歷等不同,不同社會階層之間的社會需求會有較大差異。不應該讓“身份標簽”成為價值判斷的主要依據

  開著奔馳跑、背著愛馬仕包、戴著香奈爾項鏈、拿著蘋果手機、穿著剛從香港“血拼”回來的時裝,精致的妝容、悉心的搭配,艷艷就這樣來到記者面前。

  艷艷今年23歲,老家在安徽,父親本來在老家某工廠有一份穩定工作。艷艷初中畢業時要到北京學表演,父母擔心獨生女兒一個人生活不好,加上家裡的親戚朋友都在做服裝生意,父母就辭職陪著艷艷一起到了北京。由於頭腦靈活,不怕吃苦,幾年光景,艷艷父母就把在北京的服裝批發生意做得紅紅火火,還在廣東開了加工廠,很快積累了大量財富。

  學了5年表演,眼看著同學們開始拍戲、拍廣告,長相甜美又喜歡表演的艷艷卻留在家裡,過起了“啃老”的日子。

  “爸媽不想讓我進娛樂圈發展,覺得不適合我,他們隻想讓我快樂地生活。”艷艷說。

  艷艷住在北京中央商務區附近,她每天的生活是睡到自然醒,仔細打扮后,要麼出去做美容、按摩,要麼約好友逛街購物、看電影、 唱卡拉OK,有時晚上去酒吧坐坐。她最常做的事是研究服裝新趨勢和化妝技巧。艷艷在外消費全部刷信用卡,60萬元的信用額度讓她基本不用擔心自己的消費會被“卡”住。今年春節前后,艷艷去了兩次香港,50多萬元的消費,已經全由父母“報銷”。

  總體上看,艷艷似乎符合人們對“富二代”的全部印象,但這個小姑娘卻不希望被貼上“富二代”的標簽。

  “現在社會有種誤解,一說‘富二代’就是那些不好的事兒:敗家、炫富、飆車撞人……這只是個別現象。”艷艷說,她的圈子裡就沒有誰是為了炫耀專門進行高消費,“我們的父母在創業過程中吃了很多苦,他們不希望我們再過同樣的生活。如今,經濟條件好了,父母讓我們吃得好一點、穿得好一點、住得舒適一點,應該沒什麼錯吧。”

  國家行政學院社會和文化教研部主任龔維斌認為,隨著經濟發展和對外開放程度加深,人們的需求結構發生了深刻變化,由於收入條件、生活經歷等不同,不同社會階層之間的需求會有較大差異。對此,應該正確面對,不要讓“身份標簽”成為價值判斷的主要依據。

  他認為,富裕起來的人希望穿著高檔名牌、出入有私家車接送、打高爾夫球玩高雅運動,這些需求都是正常的。

  最近,艷艷做了一件自己覺得很正確的事:曾經給艷艷家做過裝修的一位老鄉,近來家裡突遭變故,一家老小生活陷入困境,艷艷知道這件事后立刻去銀行取了2萬元交到那位老鄉手裡,她說:“別的忙我幫不了,拿點錢給他救救急是我力所能及的。”

  以前為了消磨時間,艷艷曾經學過英語、蛋糕制作等課程,但都由於目標不明確而沒有堅持下來。現在她打算認認真真地做事了,和幾個朋友合伙開一家咖啡店:“這是我喜歡的事,一定努力把它做成功。”

  富二代=沒有煩惱嗎?

  ●當別的年輕人還在為求學、就業而發愁時,父母就幫他們安排好了學校、工作,但無論是從國企基層做起,還是在家族企業位居高位,他們同樣感覺身心很累

  每個工作日,北京復興門地鐵站,也許很多乘客會跟一個長著大大眼睛、皮膚白皙、陽光帥氣的小伙子擦肩而過。和每一位在金融街上班的年輕白領一樣,他也是腳步匆匆。可能不會有人去多想這個男孩來自怎樣的一個家庭。

  他叫楊思臣,今年28歲,籍貫浙江溫州,父親是一名房地產商人,資產有幾億元。還在楊思臣讀書時,家裡就在海澱區給他買了一套復式結構的房子,現在家裡有一輛奔馳、一輛路虎。但他寧願每天早上坐40多分鐘的地鐵,一路“擠”著去上班,因為這在他看來是最快捷的出行方式。

  為了讓他接受更好的教育,父親在楊思臣初中時就把他送到北京。考大學時,因為家裡生意的關系,他填報志願時選擇了金融。金融碩士畢業后,經過父親朋友的推薦,楊思臣進入一家國有企業從事專戶理財。從基層做起,5年時間他已經能夠帶領一支團隊,操控的資金也達到幾個億的規模。工作能力得到領導和同事的認可,去年還入了黨。

  楊思臣為人低調。在北京讀大學時,雖然學校離家很近,但他基本都住在8個人一間的宿舍裡,不願意顯得自己跟別人不一樣。工作以后,每天擠地鐵,不穿名牌,所以至今幾乎沒有同事知道他的家庭出身。

  雖然生活和工作都已經“被安排”好了,但楊思臣也坦承,和他一樣家庭出身的孩子也有煩惱,普遍感覺心很累。像他這樣在外面闖蕩的,要從底層做起,會害怕自己發展不夠快,害怕被淘汰,學習壓力很大,時刻不敢懈怠﹔至於那些在家族企業裡工作的,年紀輕輕可能“被安排”在很重要的崗位上,他們要比別人更加不能犯錯,因為一個決策失誤可能會給整個家族帶來顛覆性的損失。他們的日子並不輕鬆。

  為了繼續充電,楊思臣目前正在參加一個培訓課程。課程通常安排在周末,他堅持每堂課必上,風雨無阻。中午不能回家吃飯,他會和班裡同學一起吃,AA制。但有時他也會婉拒同學們的邀請,在超市買個面包,然后坐回他停在角落的奔馳跑車裡,就著礦泉水慢慢啃。

  廣東省工商聯曾經對部分民營企業展開調查,發現有六成企業主對第二代不刻意強調接班,而是要他們先打好知識基礎,提高綜合素質,再通過不同崗位鍛煉,發展個人興趣,由他們自己決定是否繼承父輩事業。這些企業主認為,這樣才是對企業負責、對下一代負責。

  富二代=容易成功嗎?

  ●父輩的財富會讓他們贏在起跑線上,但人生是一場長跑比賽,擁有良好的起點雖然重要,而最終的成功與后天的努力也密不可分

  家裡的財富會給他帶來什麼?面對這樣的問題,楊思臣略微沉吟后說,財富會提供一個平台。對個人而言,這個平台可以讓他在年紀很輕的時候就接觸到高層次、大場面,從小會培養出一種見識和氣度。對所有出身富裕之家的孩子而言,這個平台可以充分挖掘天賦,施展他們的才能。

  楊思臣的說法印証了一種觀點,即:“富二代”腳下是金子做的墊腳石。父輩的財富和資源會讓他們在發展競爭力上強於普通人,“馬太效應”會使強者愈強。但楊思臣覺得,人生是一場長跑比賽,贏在起跑線上的人未必是最終取得勝利的那個人。后天的努力以及自己能力的提升都很重要。

  楊思臣說,公眾之所以會對“富二代”有成見,是因為我們的財富來得太容易,沒有通過個人奮斗就成為了“有產者”。部分“富二代”的生活方式也的確會引起年輕人財富觀的變化。未來還要重視培育健康的國民心態,引導年輕人樹立正確的價值觀、財富觀,肯定務實進取,鼓勵個人奮斗,克服急功近利、貪大求全、炫富斗富等不健康心態。    

  龔維斌認為,經濟在發展,“富二代”本身無可厚非,關鍵是要看社會流動的機會是否公平合理。他提出,直面“二代”現象,首先我們應正視現實,科學理性地分析社會流動中存在的問題,既不要漠視、掉以輕心,也不要情緒化地夸大、驚慌失措。如果在代際傳遞中把那些通過自身努力、合法致富的“富一代”全都變成“窮二代”,這也是不可取的。

  專家提出,“二代現象”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底層社會向上流動的機會減少,看不到提升社會地位的希望。

  龔維斌建議,要從制度和政策層面深入研究解決問題的思路,制定完善的公共政策,拓寬社會流動渠道。進一步公平合理地配置公共資源,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加強對普通群眾特別是困難群眾的權益保護,促進起點公平,提升他們獲取資源的能力。既要充分發揮市場在資源和機會配置中的作用,也要充分發揮公共政策特別是社會政策對資源合理配置和弱勢群體保護的作用。

  (根據採訪對象本人要求,文中艷艷和楊思臣均為化名) 

  

(責任編輯:徐子涵)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