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服務如何均等化?(民生視線·從“十二五”規劃看民生)--經濟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城鄉之間、地區之間、人群之間,較為普遍地存在基本公共服務差異 

公共服務如何均等化?(民生視線·從“十二五”規劃看民生)

本報記者  李紅梅

2011年04月07日08:06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3月27日,求職者在用人單位招聘攤位前應聘。當日,由江蘇省商務廳、省教育廳主辦的這場招聘會在南京國際展覽中心舉行。
  新華社記者 孫 參攝

  “十二五”規劃綱要提出“建立健全基本公共服務體系”的概念,在“以人為本,服務為先”的原則下,明確“推進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的目標,逐步縮小城鄉間基本公共服務差距。

  從字面意義上看,“基本”是指廣覆蓋和全民享有﹔“公共服務”強調了政府的職責和保障能力﹔“體系”則表明非單一、個別指標,而是多指標的集納。這樣一個全新的概念到底包括哪些內容?將給百姓生活帶來怎樣的實惠?能否讓城鄉居民享受同等的服務?如何提升百姓的幸福指數?記者就此進行了採訪。

  

  藍  圖

  基本公共服務體系涵蓋9個方面——

  在經濟社會發展的新起點上,更加注重以人為本的理念,創造人人平等的社會福利和生活保障

  每天早上8點,把孫子送到學校后,上海市徐匯區居民孫承光一般都會去小區的老年活動中心。在那裡,孫承光將和幾個熟識的“牌搭子”度過一天的時光。

  自從8年前退休后,老年活動中心成為他日常娛樂的重要場所。白天,兒子、媳婦去上班,孫子上學,家裡隻剩他一個人。和同齡老人一起打打牌、聊聊天,少了一人獨處的寂寞。孫承光說,這樣的生活蠻好。

  類似的老年活動中心在上海已經有400多家,北京、廣州、寧波等全國各地都在建設老年活動中心。這些養老服務設施成就了孫承光們的老年幸福生活。

  幸福是今年的熱詞,“讓人民生活得更幸福”寫進了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人民幸福一方面取決於百姓從一次分配中獲得的收入以及通過這些收入購買的服務和物品的多少和質量。另一方面取決於社會福利的狀況。其中,政府提供的基本公共服務是構成幸福生活的主體。”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決策咨詢部副主任丁元竹說,基本公共服務體系的建設正是“讓人民幸福”目標的具體體現。

  什麼是基本公共服務制度?丁元竹解釋,是指國家或社會依據其憲法和法律,以政府作為責任主體,通過一定的制度安排和作用機制,為本國國民提供經濟福利的國民生活保障和社會穩定系統。

  “十二五”規劃綱要從公共教育、就業服務、社會保障、醫療衛生、人口計生、住房保障、公共文化、基礎設施、環境保護9個方面,明確提出基本公共服務的范圍和重點,涵蓋了關系百姓切身利益的方方面面。規劃綱要還提出“以人為本,服務為先”的原則,表示將履行政府公共服務職責,提高政府保障能力。

  丁元竹認為,這表明我國站在經濟社會發展的新起點上,著眼點從單純的經濟發展,轉向以改善民生為出發點的經濟社會協調、可持續發展,並提出了具體的舉措和目標,讓人對未來充滿希望。

  他分析,從制度安排上看,基本公共服務體系著眼於就業優先、收入分配關系協調、社保體系全覆蓋等最基本民生問題的解決,為實現財富、資源和機會的均等奠定了基礎。“政府不一定親自去做,但要推進制度建設,調動社會資源參與提供服務,保証全體人民可及”,他說,“提供基本公共服務,並不斷提高服務水平,可以起到削峰填谷的作用,減少不平等,提供人人平等的發展機會,這是全世界公認的社會發展目標。”

  中國人民大學教授鄭功成認為,在國民經濟持續高速發展30余年的基礎上,我國已經跨入中等收入國家行列,公平、正義、共享成為新時代的主流價值取向,民生訴求在發展中全面升級。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推進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作為統籌城鄉發展、完善政府職能的關鍵內容,已經成為保障國民共享發展成果和持續改善民生的基本著力點與核心內容。

  挑  戰

  農村和城市的公共服務資源差別巨大—— 

  戶籍制度形成的農村居民和城鎮居民兩種身份,造成農村基本公共服務嚴重滯后,成為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面臨的重大挑戰

  2005年,一篇題為《我奮斗了18年才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的文章,引起社會廣泛關注,作者一開篇就寫道:“從出生的一刻起,我的身份就與你有了天壤之別,因為我隻能報農村戶口,而你是城市戶口。”3年后的2008年,《我奮斗了18年不是為了和你一起喝咖啡》再次引發人們對該現象的討論。再3年后的當下,《奮斗了18年咖啡還能喝多久》的文章將人們對城鄉差距引發的社會關注,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城鄉不同身份之間,差距有多大,值得那麼多人為之奮斗18年?

  這一點,23歲的河南信陽姑娘張雲到上海、北京打工之前,感受並不深。“在上海、北京生活一段時間后發現,城裡和村裡差別太大。”張雲舉例說,她的美容技術是在信陽市學的,在信陽這種培訓機構很少,但在上海、北京各種技能培訓非常多﹔村裡的衛生室很破,還是私人開的,可是上海、北京各類醫院不僅數量多,條件也好得多,有醫保還能報銷﹔還有找工作,張雲靠的是在外打工的同鄉引薦,可是城裡的就業信息每天都能從報紙上看到。“這一切都太讓人羨慕了。”她說。

  國家發改委社會發展司有一組公開的數據:從城鄉情況看,農村公共服務嚴重滯后,可及性差。在義務教育方面,2007年,城市普通小學和初級中學的生均教育經費分別是農村的1.2倍和1.3倍,城市普通中學高學歷教師比例幾乎是農村的2倍﹔在醫療衛生方面,2008年,城市每千人口病床數是農村的4.22倍,每千人口衛生技術人員數是農村的2.52倍,而農村地區的嬰兒死亡率、5歲以下兒童死亡率和孕產婦死亡率則分別是城市的2.8倍、2.9倍和1.2倍。近幾年這些數據並沒有大的變化。

  “2009年我國城鄉收入差距達3.33倍,如果加上各種福利保障及其他公共服務,差距達到6倍。”鄭功成說,基本公共服務的不均等一方面受城鄉二元分割的影響,另一方面又進一步固化了城鄉二元分割。

  不僅是城鄉之間,地區之間、人群之間同樣存在基本公共服務不均等現象。74歲的邊仁是黑龍江小興安嶺一家林業企業的退休工人,每月退休金1000多元,“雖然連漲了7年,可是比起事業單位來,差距之大累計起來足夠買套一居室!”據人民網在25萬名網友中的調查顯示,養老金的“雙軌制”已成為最受關注的現象。

  國家發改委社會發展司公布的數字顯示:小學生人均教育經費最高和最低的省份相差近10倍,財政對新農合的補助標准地區之間最多相差4倍以上。城鄉低收入家庭和社會弱勢群體基本公共服務的權益還不能得到充分保障。

  造成種種不均等的根源是什麼?丁元竹認為,長期實施戶籍制度造成的鄉村居民和城鎮居民的不同身份,以及附著在身份上的基本公共服務權利的不同,已成為我國現階段基本公共服務不均等的特征之一,進而使政府不能按同標准提供城鄉平等的就業服務、基本教育、公共衛生和基本醫療、基本養老保險以及社會福利。

  鄭功成指出:“我國基本公共服務的非均等化其實是傳統戶籍制度束縛、相關制度分割、行政體制僵化、公共服務供給機制陳舊和公共資源配置失衡綜合影響的結果,客觀上又成為我國城鄉差距持續拉大、城鄉民生改善不均衡、新型工業化發展受阻、社會問題增多的重要因素。”

  出  路

  保基本、強基層、建機制——

  加大投入力度、劃分政府責任、改革戶籍制度、創新供給模式,通過持續的發展和改革實現均等化

  有質量的基本公共服務,何時不再是城鎮居民的專利?

  現階段,農村地區與農村居民是建立健全公共服務體系的重點區域與重點群體。面對人口數量龐大的農村,應設計一條什麼樣的路徑,讓均等的公共服務陽光洒遍城鄉?

  作為全國統籌城鄉綜合配套改革試驗區,四川成都的經驗受到廣泛關注。日前,成都出台辦法,率先將保障房建設延伸到農村,農民也能享受到住房保障的公共服務。

  “成都取得了不錯的成效,但離真正實現城鄉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的發展目標還有相當距離,在推進過程中受到體制機制、供給模式、政府間責任劃分等方面的阻礙。”曾4次到成都進行基本公共服務體系建設調研的鄭功成指出。 

  從各地探索來看,“保基本、強基層、建機制”無疑是一條基本路徑。但讓每個人有機會、有權利享有基本公共服務,消除歧視,實現公平,並不容易做到,很難一蹴而就。

  “城鄉差別和體制分割給實現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帶來了巨大的困難,造成了現有的各類基本公共服務城鄉不接軌。”丁元竹說,此外,財政能力不足、政府間角色劃分困難、轉移支付制度不完善等都從體制上制約了公共服務均等化的推進。

  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會長宋曉梧提出,要在基本公共服務總量上加大投入,在結構上進行調整,同時不斷完善相關機制。

  在加大投入方面,宋曉梧說:“我們在教育、醫療、社會保障方面的投入比人均GDP3000美元以下的國家低13個百分點,比3000—6000美元的國家平均要低24個百分點,加大投入總量的空間還很大。”

  在財政體制改革上,國家發改委社會發展司有關負責人表示,“十二五”時期將建立財力保障機制,同時為了增強縣以下基層政府基本公共服務保障能力,在合理劃分中央和地方財政支出事權的基礎上,完善財政轉移支付制度,明顯增加中央對省的一般性轉移支付規模和比例。

  在政府責任劃分上,丁元竹建議,中央政府應主要負責服務范圍劃定、服務標准制定、財政轉移支付、服務監督評估﹔地方政府應主要負責服務的規劃、組織、實施和改進。

  在戶籍制度方面,結合成都的探索經驗,鄭功成認為應徹底剝離附加在戶口本上的特定權益或歧視性限制,包括將農村土地產權進一步明晰后實現與農村戶籍的分離,真正實現戶籍居民在全域范圍內的自由遷徙。

  另外,在供給模式方面,要推進制度創新,擴大參與面,最大限度地調動社會資源和各方的積極性,逐步建立政府主導、市場引導、社會參與的基本公共服務供給機制。

  專家認為,推進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是一項系統工程,要在財政體制改革、政府責任劃分、城鎮化進程推進、城鄉分割打破的基礎上實現,要通過持續的發展和改革來實現。

  總體上,我國的基本公共服務制度框架已具雛形。“‘十二五’規劃綱要和2011年財政預算都明確,教育、社保、保障性住房等方面的投入增幅在15%左右。如果‘十二五’期間保持這樣的增長幅度,對推動基本公共服務體系建設意義重大。”宋曉梧的一番話讓人振奮。 

(責任編輯:徐子涵)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