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制墓價也是一道重要的民生考題--經濟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抑制墓價也是一道重要的民生考題

晏揚

2011年04月07日08:31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清明時節,輿論照例關注殯葬問題,今年的關注集中於墓地:墓地價格畸高,深圳一公墓墓價最低超過4萬元/平方米,最高超過20萬元/平方米,遠高於當地房價﹔炒墓者眾,濟南等地出現搶購“活人墓”現象,其中不乏游資炒作﹔墓地緊俏,有傳言稱8年后上海將無墓可葬,相關部門回應稱,上海的墓地還夠使用20年﹔墓地使用年限掀起波瀾,有報道稱墓地使用期限為20年,民政部澄清說,20年只是一次性收取護墓費的最長時限,而墓地使用年限一般為50年或70年。(綜合近日媒體報道)

  所有這些關注都指向一個共同問題:人們擔心死不起、葬不起。這種擔心並非多余,如果任由墓價瘋漲,將來死者“居有其墓”可能會像現在生者“居有其屋”一樣困難。房子是生者居住之所,墓地是死者“安身之所”,保証死者“居有其墓”與保証活人“居有其所”一樣重要。現在的問題是,很多生者買不起房,很多死者住不起墓。問題的相同之處還在於,有人在炒房,有人在炒墓,房價有泡沫,墓價的泡沫可能更大。如何抑制墓價過快上漲,對政府而言也是一道重要的民生考題。

  抑制墓價過快上漲與抑制房價有共通之處。山東省社會學學會副秘書長閆錫廣提出,要像抑制炒房一樣對墓地實行限購政策。此提議看上去有點怪異,其實一點都不搞笑。畸高墓價中一直有人為炒作的魅影,致使墓地被異化成一種投資(投機)商品,而其殯葬功能則被嚴重扭曲。以限購措施打擊炒墓,可行而必要。如果說一個家庭擁有多套住房尚有“改善居住條件”的理由,那麼一個人死后,不管他生前多麼富有,無論想葬得怎樣風光,他也隻需擁有且隻能擁有一塊墓地。因此,墓地限購比樓市限購正當得多也簡單得多。同時,鑒於土地資源緊缺,應採取措施遏制佔地較多的豪華墓,猶如樓市調控劍指別墅等“大房子”。

  抑制房價不能單靠打擊炒房,還須輔以保障性住房政策,與此類似,抑制墓價的另一個重要途徑是提供保障性墓地,也就是人們常說的“經濟適用墓”,猶如經濟適用房。墓價畸高,重要原因之一在於政府責任缺失,雖然各地墓地均稱為“公墓”,但實際上是經營性墓地,是市場化的產物。市場化樓市讓很多低收入者買不起房,政府力推保障性住房,同理,市場化墓地讓很多低收入群體買不起墓,所以政府應當提供“經濟適用墓”。這不僅是保障低收入群體“死得起”的需要,也是抑制墓價過快上漲的“釜底抽薪”之策。遺憾的是,目前很少有地方彰顯這種政府責任,即使有個別地方推出“經濟適用墓”,價格依然偏高,猶如一些經濟適用房成為“雞肋”。

  人們對70年大限之后房子何處安放感到焦慮,對墓地使用期滿后怎樣“續期” 同樣感到不安,而20年收取一次護墓費的相關規程及標准仍未明了,這些看上去是“未來議題”,實則與墓地現在的價值及價格息息相關。《殯葬管理條例》長期“難產”,有關方面一再拖延,但我們面臨的現實問題如此急迫,根本拖延不起。

  當然,墓地與房子畢竟有所不同,但凡生者必須住房子,而死者卻未必需要一塊墓地,海葬、樹葬、草坪葬、花壇葬等綠色殯葬也不失為很好的選擇。移風易俗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關鍵是政府的鼓勵措施是否到位,能否發揮引導作用。

  調控墓價也許比調控房價簡單和容易一些,現在我們要做的是將抑制墓價作為重要的民生問題提上議事日程,出台相關措施。要知道,“死不起”並非死者之事,而是生者之事,同樣關乎民眾的“幸福指數”以及對於未來的預期。

  【聲明:本站內容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版權所有:新京報社】
(責任編輯:聶叢笑)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