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11億惠農社保金遭截留 近兩千官員被查辦--經濟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重慶11億惠農社保金遭截留 近兩千官員被查辦

2011年04月08日08:58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據新華社電 “芙蓉王?我抽的是軟中華。”這是重慶三峽庫區巫山縣曲池鄉原鄉干部鄧川對村民說的話。為領到每人3000元的生態補償款,村民設宴招待鄧川,並奉上香煙“芙蓉王”,不料遭遇冷臉。其實,政府補償標准應是每人5000元,鄧川還截留了2000元。

  近3年間,重慶檢察機關查辦了1977名貪官污吏,涉及惠農資金、社會保障多個領域,涉案金額11.8億元,許多受害者是低收入群體。

  現象

  部分基層干部“抽水”

  隨著政府財力增強,國家惠民政策的“含金量”越來越高。在重慶農村,農民最多能享受約20項優惠政策,包括家電下鄉補貼、計劃生育獎勵、孕產婦住院分娩補助、農資農機良種補貼、退耕還林補助、政策性農業保險、農村沼氣國債項目等。在不少城鎮,除居民戶籍福利政策外,針對困難群體的補助或補貼也不少。

  然而,一些基層干部卻變身“抽水機”,使“讓利於民”變為“讓利於權”。據重慶市檢察院第二分院介紹,近年來該院查處的侵佔移民資金、扶貧資金、征地補償等侵農害農職務犯罪案件呈上升趨勢,鄉鎮、村社干部“集體腐敗”現象突出,窩案串案率在七成以上。

  調查

  惠民款補助監管漏洞多

  記者發現,被“劫貧”的低收入群體往往地處偏遠,社會關系簡單,信息渠道有限,容易被蒙蔽。在重慶一些農村,盡管村務公開已喊多年,但部分干部仍在搞“半公開”或“假公開”。巫山縣曲池鄉原鄉干部鄧川一直欺上瞞下,向偏遠山區村民傳達“打了折”的補償標准。此外,他還侵佔了群眾的異地移民搬遷費、危房改造扶貧資金和種糧直補。

  另一個原因是,一些惠民款補助面廣人多,在申報、審核、監督等環節彈性大、漏洞多,為權力尋租提供了良機。前不久重慶城口縣挖出一起套取“家電下鄉”補償款窩案,一些業務人員和零售商勾結,利用“家電下鄉”產品標識卡管理漏洞,騙取國家財政補貼5.3萬余元。

  重慶市檢察院第二分院調研發現,集體腐敗的鄉鎮村社干部往往能利用職務便利,事前共同“策劃”,事中分工合作,事后訂立“攻守同盟”。面臨監督審計時,有的貪官就把錢打回財政賬戶,審計過關后又運用權力把錢套回來,以規避監督。

  部分基層官員侵佔惠民款三大手段

  手段:直接貪污“私分”惠民款

  案例:雲陽縣普安鄉近期挖出干部集體腐敗窩案,包括書記、鄉長、副書記、副鄉長、鄉財政辦主任等12名干部私分公款數十次,侵吞計生款、移民款、飲水工程款等上百萬元。

  手段:虛報人頭“吃空餉”

  案例:城口縣明中鄉雙利村原村支書、村主任和村會計合伙,在退耕還林工程中虛報戶頭,多領了補助款12萬余元﹔奉節縣林場原場長、副場長、會計、出納等合伙虛列支出,貪污封山育林和退耕荒山造林款13萬余元。

  手段:官商勾結“吃回扣”

  案例:大渡口區勞動局原局長楊某借分配農民工培訓指標之機斂財,大肆收取“好處費”。一些學校重金“買”得培訓指標后,隻好搞“縮水”培訓,農民工基本學不到技能。

  查處

  檢察官冒雨進深山取証殉職

  “惠民款是低收入群體的救急錢、救命錢。”重慶市政協委員榮修模說,官員和管理者對其伸出貪婪之手,嚴重損害黨和政府的形象。以鄧川案為例,發案的哨路村位於大山深處,是遠近聞名的貧困村。為取証,檢察官羅東寧冒雨數進深山調查,染上重病殉職。雖然鄧川最終被判刑12年,但一些群眾仍感到心寒。

  榮修模認為,要使困難群體的“救急款”免遭侵佔,首先要定期拉網巡查,嚴厲處罰違規行為,對截留、侵吞惠民款的干部實施“零容忍”。

  為化解矛盾,重慶市正部署以解決干部侵佔惠民款等為重點的“三項行動”,試圖為惠民資金穿上“防腐衣”。目前已經糾正和查處違紀違規問題及案件293件,涉及金額1.99億元。
(責任編輯:喬雪峰)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