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海的漁民:貧富分化加劇部分陷入“赤貧”--經濟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失海的漁民:貧富分化加劇部分陷入“赤貧”

2011年04月08日09:08    來源:《經濟參考報》     手機看新聞

  
在浙江台州海門港漁業市場碼頭,一車鮮魚將被送往市場銷售。郟策攝


  《經濟參考報》記者走訪山東、廣西、浙江等沿海漁區發現,許多漁民賴以生存的海洋漁業捕撈生產,正在受到沖擊,漁民失海現象嚴重。在漁業體制從集體合作制向股份合作制的轉軌過程中,漁民群體的貧富分化開始加劇。失海漁民受年齡老化、生存技能缺乏等因素影響,生計艱難,部分陷入了“赤貧”。

  轉產無門路 發展無思路

  舟山市普陀區塘頭社區42歲的漁民翁宏立說,他從18歲開始打漁,沒上過幾年學。“船上的營生還能憑經驗,如果不打漁,自己真不知道能干什麼。”

  隨著漁民失海愈演愈烈,生產空間日漸狹窄,我國沿海漁區部分漁民正陷入“要地沒地、要海沒海”境地,各地政府正積極開拓渠道,幫助“失海”漁民轉產上岸。然而,由於多數漁民年齡偏大、就業技能單一,脫離漁業生產后就業困難,生計艱辛。

  “想轉產無門路,想發展無思路”,玉環縣海洋與漁業局副局長林仁碧說,玉環縣97%的漁民文化程度在初中以下,60.2%年齡在40周歲以上,大多數隻有海洋捕撈一種技能,且受自身素質限制很難掌握新謀生技能。

  舟山市普陀區塘頭社區42歲的漁民翁宏立說,他從18歲開始打漁,沒上過幾年學。“船上的營生還能憑經驗,如果不打漁,自己真不知道能干什麼。”他說,自家漁船2002年被減掉后,他就在別人船上打工,一個月工資2000元,妻子沒有經濟收入,孩子讀書開支又比較大,負擔很重“心裡也想做點什麼多掙點錢,可實在摸不著門道。”翁宏立說。

  記者在廣西、浙江、山東等地都注意到,一部分年齡較大的漁民,由於缺乏其他生產技能,轉產轉業之后又不得不入海求生,返流漁民變成了無証生產,給管理帶來了新難題。

  “隱性失海”導致生存艱難

  許多漁民反映,漁民和農民不一樣,因為沒有土地等基本保障,生活沒有著落感,且成本較高。“連吃棵菜都要買。現在物價這麼高,我們的日子過得比農民緊。”採訪中有漁民這樣對《經濟參考報》記者說。

  浙江省玉環縣坎門社區是傳統的漁村,社區主任、坎門海洋漁業公司經理許火雲說,上世紀90年代以前,漁民日子比農民好,到了上世紀90年代中期,部分漁民生活就隻夠溫飽了,進入新世紀之后越來越差。

  由於成本上升,漁民雖然還能出海捕魚但是漁業效益下降甚至虧本的“隱性失海”現象,也導致這些漁民生存現狀越來越艱難。最近幾年來,隨著柴油、勞動力價格上漲,一些還有漁船的漁民作業成本快速上升,一些漁船出海打漁經常虧本。由於漁船造價較高,一些船主虧本經營甚至折價賣船,從而背上沉重債務,生活陷入赤貧。

  林仁碧說,不少漁民的積蓄基本上投入到更新漁船、添置設備和擴大再生產上,一次投資由10-20萬元增加到40-50萬元,少數漁民舉債投資。但由於近幾年捕撈生產效益滑坡,油價上漲,漁民收入普遍下降,一些船東資不抵債。

  《經濟參考報》記者還發現,漁民群體的貧富分化正在加劇。在漁業體制從集體合作制向股份合作制轉變過程中,多數漁民選擇了放棄股份,股份結構由此從全員持股變成少數人持股。在浙江舟山,漁船股份集中到了30%左右的漁民手上,大部分漁民則淪為沒有生產資料的雇工,股東漁民與雇工漁民之間年收入相差懸殊。

  吁建立失海漁民利益補償機制

  漁民失海困境的出現,歸根結底是因為當前海洋資源開發利用和管理機制的失靈。

  接受採訪的一些海洋漁業管理和研究人士指出,要緩解“失海”漁民的困境,需要以維護漁民權益為核心,進行包括失海漁民利益補償機制、漁民社會保障體系建設等一系列制度更新。

  第一,完善相關法律,探索建立海域征用補償辦法,建立失海漁民利益補償機制。我國至今尚未制定“漁民海洋使用權利保障法”和“漁民漁業捕撈權益保障法”等相關法律,一些地方政府在變更海域使用性質時,不征求漁民意見,損害了漁民的海洋使用權和漁業捕撈權。目前在漁民當中,對建立類似農民土地征用補償機制那樣的海域征用補償機制的呼聲越來越高。除國家和政府對“失海”漁民給予必要的經濟利益補償外,可與建立“誰開發、誰負責”的補償辦法相結合,使“失海”漁民在海洋開發中同樣受益。

  第二,創新漁業管理機制遏止競爭性捕撈。隻有海洋捕撈業可持續發展了,漁民的生計才能從根本上得到保障。但在目前,國內海洋漁業基本上陷入了“競爭捕撈-過度投資-過度捕撈-資源枯竭”這一惡性循環。“先捕經濟價值高的魚種,然后是價值低的﹔大的捕完了捕小的﹔為了多捕魚,船也越造越大。哪怕是一些新開發的種類,例如馬面?,一旦進入商業捕撈階段,其群體很快就表現出衰退的跡象。”中國海洋大學水產學院副教授慕永通說,因為管制失靈導致的競爭性捕撈必須得到改變。

  專家提出,海洋漁業管理應該明確漁業權屬,避免資源利用的無限准入及自由准入狀態,才能從根本上消除漁民競爭性捕撈心理。同時,盡快研究捕撈限額制度,如規定漁民要申請捕撈証,然后按照額定捕撈量捕撈,如果無証捕撈則屬違法。

  第三,建立多元“失海”漁民社會保障制度。比如,與當前正在籌建的漁(農)村社會保障制度有機結合起來,籌建“失海”漁民的基本生活、醫療、養老等社會保障制度﹔為“失海”漁民建立適合漁區標准的最低生活保障制度。當前,鑒於淺海養殖潛力大,近期可以通過大力發展淺海貝類養殖,解決部分捕撈漁民轉產轉業就業問題。
【1】 【2】 【3】 

 
(責任編輯:喬雪峰)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