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人類發展指數”替代GDP考核(專家視點)--經濟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用“人類發展指數”替代GDP考核(專家視點)

傅紅春

2011年04月09日00:0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手機看新聞

  ●人類發展指數由三部分構成

  ●包含預期壽命教育生活水平

  ●是衡量經濟和幸福中間指標

  ●能更好反映發展現狀和趨勢

       

  “十二五”期間,一個很重要的挑戰和目標,就是要實現經濟增長和幸福提升的同步。大家已經認識到,與過去相比,“以經濟建設為中心”是一個歷史性的變革和進步,但在經濟和社會的發展中,將“經濟建設”隻理解為“GDP增長”是不夠的,將“經濟建設”等同於“GDP增長”是不對的。經濟活動的根本目標、終極目標,是人的幸福,但經濟增長與幸福提升,並不一定是同步的。

  有人主張,現在應該以“幸福指數”替代GDP,來衡量各個地區發展水平,特別是各級官員的政績。理論上,這是有道理的。但問題在於“幸福”的定性,非常主觀、非常個性化﹔而“幸福”的定量,更是困難,在可操作性、受到認可的程度和范圍上,還遠遠不能夠撼動GDP的地位。那麼,有沒有一個指標,可以替代GDP,以衡量各個地區發展水平和各級官員的政績呢?筆者認為有,就是“HDI”。

  HDI是“人類發展指數”的英文(Human Development Index)首字母縮寫。聯合國1990年開始發布(聯合國后來還回溯計算並發布了早些年的HDI),由預期壽命、教育狀況和生活水平三個分指標構成。聯合國最初推出這個指標的一個重要考慮,就是彌補“GDP”指標的不足。二十年來,HDI的基本思想並沒有改變,但具體的計算方法在不斷完善。現在的指標值是“預期壽命”、“教育年限”和“生活水平”三個分指標的幾何平均數。

  分指標“預期壽命”是社會平均的一個人出生時的預期壽命。

  分指標“教育年限”再由二個分指標構成,一是“平均受教育年限”,指現有人口中25歲及以上人口在一生中的平均受教育年限﹔二是“預期受教育年限”,指現有條件下,社會平均而言,一名學齡兒童預期將接受教育的年限。

  分指標“生活水平”,是經貨幣購買力(由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提供)折算以美元表示的人均GNI(國民總收入)。GNI原名是GNP(國民生產總值),聯合國1993年、我國2003年改稱GNI。GNI和GDP的最重要差別在於,前者是國籍概念,不管收入的獲得者是不是在本國國境之內(比如從國外獲得的收入)﹔后者是國境概念,不管價值的生產者是不是具有本國國籍(比如外商在本國的生產)。GNI和GDP的互換,會各有增減,在很多經濟體包括我國,兩者的數值差別並不是很大,因此有時候也可以用GDP來替代。

  HDI的三個分指標確定之后,先進行指數化處理,再將其加總。在2010年169個經濟體的HDI排名中,第一名是挪威,HDI值0.938﹔最后一名是津巴布韋,HDI值0.140﹔中國是0.663,排在第89位。實際上,HDI是一個衡量經濟和幸福的中間指標。因為這個指標比“GDP”更接近“幸福”,又比“幸福指數”更接近客觀現實,更有可操作性和權威性。因此,應該用HDI作為GDP的替代指標,以此作為衡量地區經濟社會發展和政府政績的依據。

  HDI中的“人均收入”反映的是經濟實力,“教育年限”反映的是發展潛力,“預期壽命”反映的是社會成效。雖然一般來說,收入是教育和壽命的物質基礎,教育、壽命與收入是高度正相關的,即收入越高,教育年限和預期壽命都會越長。但收入水平提高,並不能直接和教育發展、預期壽命延長畫上等號。在一些經濟體的一些時期,GDP上去了,但教育並沒有得到相應發展,人民的生活質量因為競爭壓力增加、閑暇時間減少、生態環境惡化等原因不升反降。

  因此,用加進了教育年限和預期壽命的HDI,比起單獨的GNI或GDP,能夠更好地反映一個社會的發展水平和發展趨勢。我們說HDI比GNI或GDP更接近生活質量、更接近幸福,最主要的依據就是其所包含的“預期壽命”。有學者論証,幸福感與預期壽命是高度正相關的。這裡面的邏輯關系很明顯,就大的樣本群(不是個別的特例)而言,生活質量越高,預期壽命越長﹔幸福感越高,預期壽命越長。但GDP和生活質量、GDP和幸福感之間,前面我們已經說過,並不能夠一定保証存在這種邏輯關系。而與“幸福指數”相比,HDI的構成指標都是已經很成熟的統計指標,避免了“幸福指數”高度個性化的主觀性和隨意性。

  (作者為華東師范大學商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責任編輯:蘇楠)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