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和應對復雜的就業形勢?--經濟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如何看待和應對復雜的就業形勢?

2011年04月13日08:08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編者的話

  就業是民生之本。“十二五”規劃綱要強調,實施更加積極的就業政策,把促進充分就業作為經濟社會發展的優先目標。最近一段時間,我國就業形勢發生新變化,突出表現為部分地區招工難與部分人群就業難並存。工業化、城鎮化加速發展時期本來就是社會就業變動劇烈時期,再與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推動經濟結構戰略性調整相疊加,必然使我國這個世界第一人口大國面臨舉世罕見的就業問題。如何判斷我國目前以至整個“十二五”時期的就業形勢?如何應對就業工作所面臨的壓力、挑戰和變化?本期“本周話題”刊發的3篇文章對此進行了闡述。 

 

  我國就業形勢的新特點

  蔡  昉

  當前我國就業形勢的復雜性在於,在普遍出現“民工荒”現象的同時,大學畢業生就業困難依然存在,城鎮失業現象持續存在。這種看似矛盾的現象並不難理解,因為每個就業群體面臨就業困難的原因並不相同。

  以“民工荒”形式表現出來的勞動力短缺現象,是由勞動力供給與勞動力需求之間的矛盾造成的。隨著人口結構變化,勞動年齡人口的增量逐年下降。與此同時,經濟快速增長繼續產生對勞動力的需求。這便導致勞動力短缺。另一方面,結構性就業壓力依然存在。農民工尚未成為城鎮戶籍居民,就業不穩定,社會保障不健全,面臨周期性失業風險,仍然是勞動力市場上的脆弱人群。大學畢業生就業困難並非由市場供大於求所造成,而是產生於個人就業意願和技能與勞動力市場機會及需求之間的不匹配。至於城鎮居民失業和就業困難,既有就業技能不匹配問題,也有勞動力市場調節功能不充分問題。這兩個就業群體面對的勞動力市場風險主要是結構性和摩擦性的自然失業。

  以2011年為例,我們可對今后一段時間內城鎮勞動力市場上需要關注的就業困難群體構成作出大體的數量估計:剔除在農村內部流動部分后,農民工進入城鎮就業的人數約1.46億人﹔新畢業大學生約660萬人,加上往年畢業尚未就業的150萬人,總共超過800萬人﹔按照近年來較高的登記失業率4.3%估算,城鎮失業和可能失業的人數大約1600萬人﹔假設8000余萬靈活就業人員中有一半就業比較穩定,另外4000萬則屬於就業困難人員。這些人群之間可能有交叉,但總體而言可以反映就業困難群體的數量和構成,即全部城鎮就業人口中接近一半經常面臨明顯的就業困難。

  可見,理解當前的就業問題需要確立兩個認識。其一,就業問題並不會因為出現勞動力短缺現象而緩解,應繼續將其置於經濟社會政策的優先位置,作為政府工作的重點。其二,長期困擾我們並被作為就業政策重點的就業總量問題正逐步轉化為就業結構性問題。政府需要順應這種變化,及時轉變積極就業政策的關注點和實施手段,面對各個就業人群制定更有針對性的就業促進戰略和扶助政策。根據就業形勢的新特點,實施更加積極的就業政策應從以下方面考慮政策優先順序和關注點。

  在產業結構調整升級中保持經濟增長對就業的吸納能力。實施就業優先戰略應體現在產業政策中,繼續擴大就業是產業結構調整升級的題中應有之義。隨著普通勞動者短缺現象出現,工資成本大幅度提高,東部地區產業結構將向資本密集型和技術密集型產業升級,在加大對熟練勞動力需求的同時不可避免地會減少部分傳統就業崗位。勞動者素質的整體提高需要假以時日。因此,為現有勞動者創造與其人力資本相適應的就業崗位以保持就業穩定擴大,仍是產業結構調整的優先原則。東部地區產業結構調整升級應與中西部地區對勞動密集型產業的承接結合起來,防止出現比較優勢真空,造成就業崗位損失。我國地域遼闊,地區間資源稟賦差異和發展差距都較大,這為產業轉移提供了較大空間,也有利於保持經濟增長對就業吸納規模的相對穩定,防止出現“無就業的增長”現象。同時,在制造業升級的基礎上應推動生產性服務業分離出來,使其成為新興服務業態,為大學畢業生創造適合的就業崗位。勞動力供求關系發生一定變化,絕不意味著產業結構和產業組織不再以就業吸納能力為基准。應從放鬆准入限制、提供平等的金融服務、給予稅收優惠等方面加大支持力度,促進中小企業、微型企業和非公有制經濟發展,發揮其擴大就業的功能。

  抓住重點人群,提供更完善的公共就業服務,實施更有針對性的積極就業政策。從20世紀90年代后期開始我國政府逐步形成積極的就業政策,當時的重點是創造城鎮就業崗位,幫助下崗失業職工實現再就業。隨著勞動力供求關系的變化,就業政策應逐漸轉變重心,面向不同就業群體提供更廣泛的就業扶助。針對農民工易受宏觀經濟周期影響以及社會保障覆蓋率低的特點,通過提高宏觀經濟政策對就業形勢的敏感性、推進戶籍制度改革、提高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程度等,提高農民工就業的穩定性和社會保障的充分性。大學畢業生就業困難主要在於其知識和技能與勞動力市場需求不匹配。因此,解決大學生就業困難應從高等教育體制、實習制度、就業培訓和中介服務等方面入手,提高人力資本與勞動力市場的匹配效率。城鎮就業困難人員受年齡偏大、教育程度偏低、技能老化以及求職能力弱等制約,常常遭遇結構性和摩擦性失業以及與此相關的就業困難,需要通過完善勞動力市場的配置效率和提高政府就業服務水平,降低其就業難度。

  (作者單位:中國社會科學院人口與勞動經濟研究所) 

  

  東部地區用工形勢及對策

  胡德巧  孫中震

  近年來,隨著勞動力供求關系變化以及中西部地區經濟快速發展,勞動力流向和就業區域結構發生深刻變化,特別是農民工返鄉創業和就地就近就業不斷增加,東部地區用工形勢更加嚴峻,用工短缺問題日益突出。

  東部地區經濟增速相對放緩,就業吸引力下降。2009年,東部地區生產總值同比增長10.8%,增速分別慢於中西部地區0.9和4.2個百分點。2010年1—10月,東部地區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12%,增速分別低於中西部地區3.8和2個百分點﹔城鎮固定資產投資同比增長21.5%,增速分別低於中西部地區5.6和4.7個百分點。與此相適應,來自中西部地區的農民工更多地回流到當地就地就近就業。

  就業不穩定,勞動爭議多發。一方面,東部地區加工制造業較為集中且主要從事服裝、鞋帽等低端產品的出口加工,容易受國際市場波動沖擊﹔另一方面,農民工絕大多數沒有簽訂長期勞動合同。一些中小企業的員工因為生產生活條件較差,難以安心工作。有的企業勞動強度大、加班時間長,往往是生產旺季批量招工、淡季迅速裁員,降低了員工歸屬感,導致用工不穩定。同時,勞動爭議進入多發期,突發性和群體性勞資糾紛時有發生。

  農民工用工短缺問題趨於常態化。從2009年下半年開始,隨著我國經濟回升向好,東部地區用工需求快速增加,用工短缺問題日益突出。浙江省2010年前3季度企業需求人數累計比求職人數多105萬人,求人倍率(用工需求人數/求職人數)高達1.99。福建省2010年以來的求人倍率始終在1以上。今后一個時期,中西部地區經濟仍將保持較快增長,對農民工的吸引力繼續增強,東部地區用工短缺問題將由季節性趨於常態化。

  農民工務工收入增長較慢。東部地區農民工收入增長相對放緩,與中西部地區的收入差距不斷縮小。據國家統計局調查,2010年第三季度,東、中、西部地區外出務工勞動力月均收入分別為1665元、1617元和1611元,同比分別增加210元、228元和229元。東部地區與中西部地區之間的農民工月均收入差距最高隻有54元,而收入增速低於中西部地區2個百分點,加上東部地區生活成本較高,東部地區的務工收入水平已不佔優勢。

  職業技能培訓嚴重滯后。東部地區產業升級不斷加快,對工人的技能要求越來越高,但現有培訓設施和培訓能力與實際需要相差很大。

  面對嚴峻的用工形勢,東部地區應以科學發展觀為指導,將實現率先發展、加快產業結構升級與穩定和擴大就業、緩解用工緊張問題緊密結合起來,努力實現經濟增長與促進就業良性互動。

  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在促進產業結構轉型升級中擴大就業和吸納人才。抓住“十二五”規劃實施的有利時機,加快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推進傳統產業改造升級,創造更多適合專業技能較高勞動力的就業機會,吸納更多的新生代農民工就業。同時,加快產業結構調整,加快發展金融、物流、旅游、咨詢、信息服務等生產性服務業和家政等生活性服務業,進一步發展傳統服務業,提高服務業就業比重,穩定和擴大就業規模。

  加強勞動爭議調解仲裁,促進勞動關系和諧。積極創新調解仲裁工作,合理確定調解仲裁的組織機構、人員編制、經費保障、場所設備等配置標准,推進調解仲裁工作規范化。加大勞動用工等政策法規的宣傳力度,及時排查用人單位的用工隱患,幫助企業改進和加強管理,建立穩定和諧的勞動關系。健全勞動關系預警和應急處理機制,及時將矛盾化解在基層、解決在萌芽狀態。

  完善就業政策體系,改善就業特別是農民工就業質量和生產生活環境。加快構建城鄉統籌的就業政策體系,促進勞動力平等就業。著力優化農民工務工環境,加快落實放寬中小城市和小城鎮落戶條件的政策,促進農民工在就業地落戶安居。健全農民工社會保障制度以及農民工就業失業登記和監測預警機制。

  加強職業技能培訓,提高勞動者就業能力。探索建立職業技能培訓統籌協調機制,逐步形成分工明確、各司其職的工作格局。根據經濟發展和就業崗位需要,不斷提高培訓的針對性和有效性。鼓勵企業組織開展職工崗位技能培訓,並給予相應補貼。進一步完善培訓補貼資金使用和管理制度,嚴格工作程序,提高使用效率。

  加強公共就業創業服務,提高公共服務能力。推進城鄉基層公共就業服務體系建設,加強地區間就業信息溝通,引導勞動力有序流動。科學規劃,合理布局,推動創業孵化基地和服務中心建設,不斷增強創業服務能力。加大投入,加快形成設施完善、管理規范的調解仲裁服務體系,提高勞動爭議處理能力。因地制宜,整合資源,建設一批標准和質量較高、滿足多層次需要的培訓基地,全方位提高培訓能力。

  (作者單位: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就業和收入分配司) 

 

  做好就業工作的壓力、挑戰和機遇

  莫  榮

  當前,我國就業形勢十分復雜,農民工招工難與大學畢業生就業難並存導致人們對就業形勢的判斷出現很大差異。有人認為,農民工招工難意味著劉易斯拐點到來,標志我國勞動力供大於求的時代結束。實際上,准確判斷我國就業形勢,需要從供求和制度兩個層面進行分析。

  從供求層面看,“十二五”時期我國就業壓力進一步加大。從供給看,“十二五”時期勞動力供給較“十一五”時期多。首先,“十二五”時期我國勞動年齡人口增長仍處於高峰期,城鎮需要就業的勞動力年均達到2500萬人。其次,大學畢業生、農村富余勞動力和下崗失業人員“三碰頭”,形成巨大就業壓力。“十二五”時期大學畢業生數量不斷增加,年均規模約為667萬人,較“十一五”時期增加127萬人﹔現有農村富余勞動力仍有1.2億人,農村勞動力轉移就業壓力依然很大﹔每年結轉的登記失業人員預計1000萬人,解決結構調整中新的失業問題和歷史遺留的下崗失業問題的工作難度將進一步加大。第三,就業結構性矛盾更加突出。“十二五”時期我國面臨產業結構重大調整,在就業領域將伴生大量結構性矛盾。一方面,是勞動者職業技能與崗位需求不相適應的矛盾﹔另一方面,是不同地區就業結構性矛盾。在中西部地區、貧困地區、資源枯竭型城市、少數民族地區,城鎮就業難問題仍嚴重存在,農村仍有大量富余勞動力難以轉移。從需求看,“十二五”時期宏觀經濟環境變化對就業提出新挑戰。首先,“十二五”前期我國經濟和就業仍將受到后國際金融危機影響,外需難以恢復到以往水平。這將對外貿企業造成重大影響,不利於其吸納就業。其次,經濟發展方式轉變對就業提出挑戰。落后生產能力將逐漸被淘汰,從而產生新的結構性失業﹔經濟發展方式轉變客觀上要求勞動力在各產業間有序轉移,要求通過發展第三產業來吸納由於第一、二產業實行集約化經營而富余的勞動力﹔產業結構調整升級、科技進步和管理創新等對勞動者素質提出更高要求。第三,部分地區招工難並未改變勞動力供大於求的大勢。部分地區出現的招工難現象,既有我國經濟回暖、企業訂單增多和中西部地區因經濟增長而需要擴大招工的因素,也有新生代農民工期望值與部分企業用工條件差異較大的因素,還有供求雙方在技能素質、招聘時間及信息對接上錯位的因素。對這些問題應高度重視,但不能由此認為我國就業供求格局發生了拐點變化。從人口預測看,我國人口將從2010年的13.4億多人增加到2020年的約14億人,並持續增加到2033年的約15億人。因此,在未來相當長時期,我國勞動力總量壓力持續加大,供大於求的格局不會發生根本性變化。

  從制度層面看,我國就業工作面臨的挑戰與機遇並存。挑戰是:首先,城鎮化快速發展對農村勞動力轉移就業服務提出新要求。我國正處於工業化、城鎮化快速發展時期,大批農村富余勞動力將向城鎮第二、三產業轉移。解決農民工的穩定就業、職業培訓、工資待遇、社會保障以及子女上學、生活居住等問題,幫助其順利融入城市,已迫在眉睫。其次,我國就業體制與就業社會化管理的要求不相適應。主要表現為:公共就業服務投入不足,基層平台匱乏,服務功能和服務手段落后﹔就業市場信息化建設滯后,中小企業、微型企業的就業信息沒有被納入常態統計范圍,就業信息尚未在全國實現聯網,人力資源市場的動態監測薄弱,針對失業的監測和預警機制有待完善﹔勞動力流動的體制機制障礙依然存在,影響勞動力資源有效配置。機遇是:首先,黨和政府高度重視就業問題,提出擴大就業是保障和改善民生的頭等大事,把促進就業作為經濟社會發展的優先目標。這將成為“十二五”時期做好就業工作的強有力保障。其次,各項促進就業的法律和政策的效力進一步釋放,就業和創業環境將進一步改善。第三,市場就業觀念正在深入人心,市場就業機制進一步成熟,勞動者求職就業更加理性務實,就業方式日趨多樣化。同時,城鄉公共就業服務體系基本形成,能夠為勞動者和用人單位提供相應服務。

  (作者單位: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勞動科學研究所) 

(責任編輯:徐子涵)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