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發展觀:“十二五”規劃的靈魂--經濟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科學發展觀:“十二五”規劃的靈魂

常修澤

2011年04月18日08:06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二個五年規劃綱要》(以下簡稱《綱要》)是未來5年我國推進經濟社會發展的基本依據,也是推進全面小康社會建設、使人民生活得更加幸福更有尊嚴的行動綱領。《綱要》以科學發展為主題,貫穿了“更加注重以人為本,更加注重全面協調可持續發展,更加注重統籌兼顧,更加注重保障和改善民生,促進社會公平正義”的精神。應該說,科學發展觀是“十二五”規劃的精髓和靈魂。貫徹落實《綱要》,必須把握這一精髓和靈魂。

  更加注重以人為本

  “十二五”規劃的基本價值取向

  堅持以人為本,促進人的全面發展,是我們推進經濟社會發展的基本價值取向。為此,新時期的發展必須有新思維。我國作為一個擁有13億多人口的發展中大國,面對人民日益增長的物質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會生產之間的矛盾,發展仍是解決所有問題的關鍵。問題在於,我們到底要追求什麼樣的發展?中央提出,科學發展觀,核心是以人為本。黨的十七屆五中全會在系統闡述科學發展時,不僅把“以人為本”放在首位,而且強調“更加注重”,並把“促進社會公平正義”納入科學發展的內涵。這是對傳統發展觀的超越。

  究竟是GDP挂帥,還是更加注重以人為本?當前,我國發展處在從傳統發展理念向新的發展理念轉換的時刻。從《綱要》提出的發展思路可以看出,我國正在克服傳統“GDP至上”的慣性思維,轉而以人的全面發展為基本價值取向。《綱要》指出,“十二五”時期是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關鍵時期。這裡的“小康社會”是一個完整的現代化概念,蘊涵諸多與人的全面發展相關的內容,舉其大者有6個方面:經濟發展、民主健全、科教進步、文化繁榮、社會和諧、生活殷實。從新世紀之初中央提出全面建設小康社會到2020年預期完成這個目標,目前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上半場”已經結束,“下半場”對於人的全面發展更具決定意義。《綱要》規劃下一個5年的經濟社會發展,正是從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關鍵時期開題並切入的。

  能否自覺促進人的全面發展,涉及人民群眾在經濟社會生活中的主體地位問題。如果人民群眾真正成為經濟社會生活的主體,他們就會自覺地推動自身的解放和全面發展。促進人的全面發展中的“人”,含義是全面的:橫向上,是“全體人民”而不是“部分人”或“多數人”﹔縱向上,既關注“當代人”也關注“后代人”,實際上是“多代人”,體現了當代公平與代際公平並重﹔內核上,指的是“多需之人”而不是“單需之人”。《綱要》在發展部分規劃的不只是經濟發展,而是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生態的全面協調發展﹔在改革部分規劃的也不只是經濟體制改革,而是拓展為“四位一體”改革,即大力推進經濟體制改革,積極穩妥推進政治體制改革,加快推進文化體制、社會體制改革。這些都體現了盡量滿足人的全面發展的各種需要,是對發展核心價值的新判斷和新追求。

  更加注重協調發展

  “十二五”規劃的基本戰略意圖

  以科學發展觀為靈魂,必然引出一場綜合性、系統性、戰略性的轉變——經濟發展方式轉變。這是推動科學發展的必由之路,是我國經濟社會領域的一場深刻變革。鑒於我國現階段經濟社會發展存在諸多不協調的結構性問題,《綱要》非常注重發展的協調性,對需求結構、供給結構、區域結構、城鄉結構等提出了全方位調整的要求,體現了推動經濟社會協調發展的戰略意圖。

  內外協調:實施擴大內需戰略,促進經濟增長向依靠消費、投資、出口協調拉動轉變。這涉及需求結構問題。當前,國際金融危機高潮雖已過去,但世界經濟並未完全走出金融危機陰影,世界經濟復蘇充滿曲折和艱難。從長期看,全球需求結構將出現明顯變化,圍繞市場、資源、人才、技術、標准等的競爭將更加激烈。未來無論是全球經濟再平衡和美國轉變增長方式,還是貿易保護主義背景下針對我國出口的壁壘不斷增加,都凸顯出過於依賴外需的增長帶有脆弱性和不可持續性,這就對經濟轉型提出了緊迫要求。因此,應實施以擴大內需為主、內外需共同拉動經濟增長的發展戰略。鑒於近10年來居民消費率持續下降的現實,應著力解決居民“能消費”(提高收入)、“敢消費”(健全社會保障)和“放心消費”(確保質量與安全)問題,使居民消費率上升到合理水平。

  產業協調:進一步發展現代產業體系,促進經濟增長向依靠第一、第二、第三產業協同帶動轉變。這涉及供給結構問題。目前,我國處於從工業化中期向后期縱深推進階段。《綱要》明確提出,繼續加強農業基礎地位,發展並提升第二產業,包括改造提升制造業和培育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並明確規劃了七大戰略性新興產業。針對第三產業發展滯后這一短板,《綱要》提出把推動服務業大發展作為產業結構升級的戰略重點,特大城市要逐步形成以服務經濟為主的產業結構,並積極倡導“三新”(新領域、新業態、新熱點)和“三化”(規模化、品牌化、網絡化)。

  區域協調:由區域不平衡向區域協調發展轉變。這涉及區域結構問題。《綱要》從區域生產力差異、地緣因素和民族宗教等因素出發,規劃了區域發展總體戰略,著力推進西部大開發、東北全面振興、中部崛起和東部率先發展﹔提出了主體功能區戰略,旨在優化國土空間開發格局﹔在相關部分提出了“綜合配套改革試驗區”系列和“區域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系列,通過發揮這兩個系列的作用,促進區域協調互動發展。

  城鄉協調:由城鄉二元結構向城鄉發展一體化轉變。這涉及城鄉結構問題。考慮到我國國情,包括糧食安全問題、農村人口轉移的巨大壓力等,《綱要》要求在工業化、城鎮化深入發展中繼續推進農業現代化,同步建設新農村,積極穩妥推進中國特色城鎮化。在推進城鎮化進程中應著力於人口的城鎮化而不是土地的城鎮化,逐步實現農民工市民化。

  更加注重可持續發展

  “十二五”規劃的長遠戰略構思

  《綱要》把可持續發展的支撐能力建設放在重要戰略地位,特別強調資源節約、環境保護、科技創新等領域的發展。

  強調綠色發展是《綱要》的一大亮點。全球氣候變暖對我國經濟影響深遠。面對日趨強化的資源環境約束,我們必須增強危機意識,著力實現綠色發展、低碳發展。根據綠色發展、低碳發展思路,《綱要》提出的12個資源節約、環境保護指標中有11個是約束性的,佔全部約束性指標的將近70%。這充分顯示了我國應對氣候變化挑戰、發展綠色經濟的決心。歸納《綱要》發展綠色經濟、推動低碳發展的思路,大體可以看出四條線路:一是技術線路,提出通過低碳技術創新,控制和減少工業、建筑、交通和農業等領域溫室氣體排放﹔二是結構線路,強調通過調整產業結構和能源結構,大幅度降低能源消耗強度和二氧化碳排放強度﹔三是規制線路,提出通過法令、稅收(如開征環境稅)等政府管制或社會強制手段來促進可持續發展﹔四是產權線路,通過建立包括碳排放權以及環境付費在內的環境產權機制等手段,用市場的辦法來促進可持續發展。這四個方面是統一的,體現了科學的發展理念和開闊的規劃視野。

  《綱要》非常重視創新發展。科技進步和創新不僅推動經濟發展,而且推動社會和人的發展,是經濟發展方式轉變的重要推動力量。《綱要》指出,未來5年需要增強科技創新能力,在重要領域搶佔未來科技競爭制高點。這意味著,適應經濟社會發展新趨勢,應著力促進“中國制造”向“中國創造”轉型,著力促進“加工基地”向“創新高地”轉型。而要做到這一點,必須深化科技體制改革,激發企業、科研機構以及科技人員的創新積極性。 

  更加注重保障和改善民生

  “十二五”規劃的公平正義追求

  當前,我國社會正處在內部結構大變動、利益格局大調整的過程中。如何保障和改善民生,促進社會公平正義,使社會既充滿活力又保持和諧穩定,是一個需要著力解決的課題。《綱要》的一大亮點就是把保障和改善民生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以更大的決心和力度加強社會建設,不斷提高全體國民的幸福感。

  保障和改善民生,促進社會公平正義,須尋求經濟市場化與社會公平之間的最佳均衡點。《綱要》一方面強調繼續堅持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改革方向,另一方面強調要正視社會公平方面的矛盾和問題,把保障和改善民生作為改革發展的出發點和落腳點。《綱要》明確提出了基本公共服務的范圍和重點,具體制定了改善民生的行動計劃,對就業、收入分配、社會保障、醫療體制改革、住房保障等問題給予細致關照。例如,在社會保障方面,城鎮參加基本養老保險的人數要達到3.57億人,相當於每年增加2000萬人﹔針對城鎮低收入群眾住房比較困難的現實,特別提出建設保障性安居工程3600萬套等。這些都體現了人文關懷。

  我國要在未來5年成功實現發展轉型,關鍵在於深化體制改革。經過30年實踐探索,應該說傳統體制的弊端及其改革路徑已大體摸清。《綱要》提出以更大決心和勇氣全面推進各領域改革,做好改革頂層設計和總體規劃,反映了我國改革的縱深化和制度化趨勢。從頂層設計的角度看,《綱要》指出未來5年應把深化改革開放作為推動發展的強大動力,堅持和完善基本經濟制度,深化行政體制、財稅體制、金融體制、資源性產品價格和環保收費等領域的改革,力爭在重點領域和關鍵環節取得突破,形成有利於推動科學發展、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的體制機制。同時,深入實施互利共贏的開放戰略,提高對外開放水平,完善區域開放格局,優化對外貿易結構,統籌“引進來”與“走出去”,積極參與全球經濟治理和區域合作,與國際社會共享發展機遇。

  (作者為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宏觀經濟研究院研究員) 

(責任編輯:徐子涵)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