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個稅不如降間接稅--經濟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降個稅不如降間接稅

■ 本報記者 陳偲 發自上海

2011年04月19日08:15    來源:人民網-《國際金融報》     手機看新聞

  個稅調整牽動著全國人民的敏感神經。據報道,4月20日,個稅調整方案將由全國人大常委會進行初次審議,如順利通過,將於6月底進行二審,二審獲通過則最快於下半年實施。業內普遍預計此次個稅改革,起征點可能會調整為3000元。不過,此前也有代表委員聯合發起議案、提案,建議將個稅起征點提到5000元。

  堵高收入個稅漏洞

  據悉,本次個稅改革可能是一個綜合的改革,不僅包括個稅免征額的提高,還將包括個稅層級間級距的改革等內容,9級超額累進稅率有望減少到5級。財政部副部長王軍說,有調查顯示,70%的人覺得目前確定3000元的個稅起征點還比較低,需要往上加,而有30%的人覺得這一起征點高了,不能再往上提。工薪所得費用扣除額如果由2000元調整為3000元,納稅人口將減少到稅基人口的12%,也就是減少4800萬人。但是,如果提高到5000元,則隻有3%的人納稅,這個稅存在的意義就不大了。

  王軍的一番話,被業界理解為此次個稅起征點上調為3000元的可能性更大些。記者算了一筆賬,按照目前執行的2000元個稅起征點來計算,在減去社會保險以及公積金后收入為5000元的工作者,每月應繳納的個稅總額為325元。倘若個稅起征點上調至3000元,每月應繳納的個稅總額為175元,也就是說每月將節省150元。

  財政部某官員曾坦言,我國65%的個稅都來自於工薪階層,與大多數國家的所得稅稅源結構存在差別。比如新加坡,佔人口總數20%的富人就貢獻了全國93%的個人所得稅。在分析人士看來,個稅改革勢在必行,但更應該增加對高收入階層的征稅種類,如遺產稅、奢侈品消費稅等。事實上,相關部門也已意識到了這一點。4月17日,國家稅務總局透露,稅務總局已於近日正式下發通知,要求切實加強高收入者個人所得稅征管。

  降企業稅收成本

  然而,目前我國的稅制結構中,所得稅在總體稅收中的比重很小。如果光調整個稅,可能給稅收收入分配帶來的作用並不明顯。“目前,我國工作者的稅收負擔更多的是來自隱藏於商品中的流轉稅。”南京大學商學院宋頌興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據記者了解,正如專家所言,近年來,我國個稅收入佔總稅額的比例大致在6%-7%之間。以2010年為例,2010年個人所得稅的征收額為4837.17億元,佔稅收總收入的比重僅為6.6%。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2010年國內增值稅、國內消費稅、營業稅和進口稅的稅收的總和佔到了全年的69.5%。這幾項間接稅都隱含於商品價格,收稅於無形中。

  實際上,目前絕大多數發達國家的稅收收入都是以直接稅為主,間接稅的比重很小。所謂直接稅就是指納稅義務人同時是稅收的實際負擔人,個人所得稅、房產稅等都是直接稅﹔間接稅是指納稅義務人可以用提價或提高收費標准等方法將稅收負擔轉嫁給別人的稅種,關稅、消費稅、營業稅、增值稅都是間接稅。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資料,在32個發達國家,直接稅收入(包括個人所得稅、公司所得稅、社會保障稅、工薪稅和財產稅)所佔比重2005年平均為68.1%,間接稅(貨物和勞務稅)為31.9%。其中,一項以1965年至2008年為時段的統計顯示,個稅收入佔總稅收收入的比重,美國是49.8%,德國是39.7%,英國是36.9%,日本是30.6%,法國是27%,而中國隻有6.8%。

  “此次上調個稅起征點還稱不上改革,隻能說是抵消了目前物價上漲的壓力。”宋頌興指出,應增加勞動收入在總體分配上的比例,這就要從間接稅上下功夫。大致的傳遞鏈為:減輕企業稅賦——稅收用於勞動力成本——增加居民收入——促進消費——推動生產發展。“中國稅改的方向就是將以商品稅為主的稅收結構,逐漸改變為以所得稅為主。而當所得稅成為主要稅種、商品稅負擔大幅降低時,所得稅才能真正發揮調節和穩定功能。”

    《國際金融報》 (2011-04-19 第08版)

(責任編輯:聶叢笑)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