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續加息是必然趨勢--經濟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繼續加息是必然趨勢

倪金節

2011年04月20日11:15    來源:京華時報     手機看新聞

  加息預期增強,成為昨天股市助跌的原因之一。

  自去年至上周日傍晚,央行已連續10次提升存款准備金率,並觸及20.5%的“天花板”水平,足以說明政府遏制通脹的信心之堅定。雖然央行在收緊貨幣政策方面作出了重大調整,但官方新近CPI數據再次突破5%的事實說明,通脹形勢很嚴峻。

  現實中,央行在收緊速度和力度上繼續給力的必要性都在加大。雖然央行差不多每40天提升一次存款准備金率,每次凍結3000多億的可貸資金,但月度信貸新增額度卻依然維持在5000億以上。剛剛過去的第一季度,新增貸款總量為2.24萬億,遠超市場預期,佔了4.19萬億全社會融資總額的一半。

  按2009年和2010年的經驗,如果未來銀行系統仍不能守住信貸“紀律”,那全年8萬億信貸增量未必能打住。這將意味著三年放出25萬億左右的信貸增量。而新增貸款又是基礎貨幣M2的重要來源,那麼年底的M2將膨脹到85萬億以上,信貸GDP之比和M2/GDP比亦將在現有基礎上進一步失衡。

  之前的正式文件曾一直使用“寬鬆”或“適度寬鬆”等字眼描繪貨幣環境,其實真正的情況是“事實上的極度寬鬆”。比如金融危機之前,年度新增貸款目標一般為2萬億到3萬億,而2008年之后,動輒8萬億到10萬億的信貸增量,20%(2010年)乃至30%(2009年)的基礎貨幣增速。

  於是,從2009年下半年開始,房價重新飆漲成為邏輯必然,尤其到了去年底,漲價成為幾乎所有行業的一致行動。而之所以房價難遏制、CPI不斷攀升、信貸增長高位不斷,筆者認為根源不在於銀行系統,不在於熱錢或者炒家,而是在於貨幣環境未能真正回歸緊縮周期。當前,游資極度泛濫,GDP每年約10%的增速刺激貨幣超發,經濟體系中資金嚴重過剩,而且資金成本偏低。

  目前的銀行存貸比不高,五大國有行(工、農、中、建、交)存貸比(貸款總額佔存款總額比)僅64.5%,遠低於75%的監管紅線,銀行缺自有資本,卻不缺流動性,他們放貸的沖動依然強烈。

  雖然目前已連續加息四次,但現有利率水平,基本上維持在幾年前抗通脹時的水平。但與幾年前相比,當下的貨幣規模、資產價格、真實通脹水平、投機氛圍和實業環境都有了天壤之別。而這一切的根源就在於資金成本太低廉。現在的一年期存款利率為3.25%,一年期貸款利率為6.31%,名義利率低於過去30年平均水平。而與5.4%的CPI一減,真實利率水平為負數,而且負得很多。

  這些年的宏觀調控,我們更喜歡利用行政手段干預貸款,設置信貸額度和窗口指導等方式達成政策目標。這對於極度依賴銀行的企業或許有效,但是對於財大氣粗的央企國企、房地產炒家,以及有地方政府信譽擔保的企業來說,並不構成實質性約束,更無法解決銀行自身流動性泛濫的問題。

  實際上,無論炒家,還是普通民眾,乃至央企國企,都是經濟理性人,都會計算成本和收益。當存貸比隻有60%左右的情況下,銀行資金無論是放在收益率2%到3%的國債市場,還是存放在中央銀行都是十分不劃算的“生意”。當此之下,放貸於暴利的行業就成了不二選擇。而眼下利潤高的行業,多數是充滿投機和泡沫的領域。於是制造業總是低迷,干實業不如炒房子,約3%的存款利率跑不過通脹。

  隻有存款利率回歸到能與CPI相抵,消除負利率,中國的流動性泛濫格局才能大幅度緩解。如果不能真正動用價格杠杆矯正貨幣供求關系,一貫迷信於行政干預手段,短期內壓制住商品漲價,未來的通脹將更難控制。

  如果考慮到長期被壓制的生產要素價格、資產泡沫傳導導致通脹等因素,我們沒有理由不讓貨幣環境回歸正常化。而繼續加息,是必須要走的一步。

  再調存准率更具象征意義

  緊縮政策接踵而至 a股能否繼續淡定? 

  央行行長周小川:我國外匯儲備已超合理水平

  外匯管理要推進重點領域改革

  央行再調存款准備金率 雷霆手段控制通脹猛虎

  央行再次上調存款准備金率

  准備金率年內第四次上調 難改股市向上趨勢
(責任編輯:聶叢笑)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