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車費上漲道德感下降?要決策先算算成本--經濟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停車費上漲道德感下降?要決策先算算成本

2011年04月25日08:11    來源:《北京晚報》     手機看新聞

  自京城上調停車費起,已經過了三周時間。人們發現在收費停車場日漸稀落的同時,關於停車的奇聞怪事也多了起來。例如為了400元停車費,趴在車上不肯離開的管理員﹔又比如將車停在白框之外,即使被貼條也在所不惜的車主逐漸增多。

  為什麼一項停車費上漲的政策,就能引發如此多的連鎖反應?停車費這根經濟杠杆,撬動的僅僅是停車位麼?

  停車費上漲

  道德感下降?

  房價空軍還苦苦盼著房價能夠應政策之聲一落千丈,人們突然發現,說停車費的上漲是最立竿見影的調控政策也不為過。

  雖然停車費新標准隻施行了24天,但三環內的路側停車場多出的許多空位,鬧市區裡略顯稀鬆的車流,讓人感到經濟杠杆的威力,連行人都仿佛感受到了停車費刮來的拂面春風。

  不過停車費上漲這股“春風”吹到開車人的臉上,卻起了另外一種效果。中國之聲《新聞晚高峰》報道,從4月1日以來,車主拒交停車費的事件激增,同時停車管理員由於收費問題屢被打罵。根據北京公聯順達停車管理公司的統計數據,停車費上漲僅半個月,北京市各區縣停車場上報的停車管理員被打事件,便超過30起。想來那些沒有上報的被打事件,加上車主躲過管理員一騎絕塵的事例也不低於這個數量。

  採用如此激烈手段對抗停車費的車主畢竟是少數,還有不少有車人,採用更加溫柔的方法逃避繳納停車費。據《新華每日電訊》,停車亂象已成為停車費上漲的最大副作用,個別司機為了避開高額停車費,故意不停在劃定的車位上,而把車停在道路兩側,便道甚至非機動車道上。更有車主幾過停車位的“白框”而不入,偏偏又停在白框旁邊,若有管理員上來收費,車主便可以沒停在車位裡為由,拒交停車費。

  難道真如網友所言,是停車費的上漲,導致京城車主患上了道德喪失症?

  要決策

  先算算成本

  把車主們逃避停車費的行為,簡單的歸結為“道德問題”,實在是對於廣大開車人的不公。雖然逃費並不合理,但在公共政策面前,人們為自己的利益打一點小算盤,並非什麼大錯。畢竟停車也講經濟學。問題的關鍵還在於,為何開車人寧願被貼條,也不願把車開進“白框”?

  這還要從“風險成本”說起。人們在決策行為前,不可避免都要對各種取舍進行一個衡量,從中選出成本收益比最為合適的選擇(遺憾的是,人們往往最后會選擇錯誤的選項),在這個衡量過程中,風險成本也會被計算在內。

  所謂“風險成本”,最早是為定義企業的保險費、置留損失、內部管理費用等成本,是由美國著名保險業組織RIMS的前任主席Douglas Barlow為保險業提出的概念。發展數十年后的廣義風險成本,則包含了“因風險發生的支出以及管理風險所發生的費用。”

  具體到開車人停車這一行為中,不按規則停車的風險成本變成了違法成本——被貼條后的200元罰款。有趣的是,風險成本未必會被轉變成真的支出,就好像貼條之於違規停車,在停車的一剎那,停車人無法預測自己的車輛是否會被貼條,因此在決策過程中,決策人對風險成本往往隻能進行簡單的估算。

  相比於風險成本,停車人的收益則好計算許多——節省下的停車費用。讓我們加入一點數學運算,假設違規停車的貼條概率為40%,那麼我們可以認為,停車被罰的風險成本為80元(200x40%)。有了成本與收益,我們就可以畫出一張停車決策的成本核算表(見表1)。

  表1違規停車的成本核算

  (以一類地區路側停車場收費標准計算)

  停車時間 風險成本 收益

  1小時 80元 10元

  8小時 80元 115元

  即使毫無經濟學知識,我們也能推測到,作為一個“理性人”,當我們需要將車停在三環內8個小時的時候,還是停在白框外比較“理性”。

  與此同時,我們還無法忽略“前景理論”給人們決策帶來的偏向。當人們想到守法停車要付出的高額損失時,偏愛風險的習性,會把停車人推向“賭一把”的選擇,畢竟貼條只是“風險”而已。

  提高成本 別忘心理因素

  守法成本比違法成本還要高,這對於任何政策都不是什麼好事情。想要減少停車費上漲的副作用,讓違法的成本提高是必要的手段。

  提高風險成本的一個方法,便是提高風險發生的概率。4月1日停車費上漲后,交通協管員重新獲得貼條權,與此同時,據《北京青年報》報道,本市多個區縣將最大限度組織志願者上街、擴充專業交通協管員隊伍,協管員隊伍將至少增加千人。大幅度提高協管員人數,正是為提高風險的發生概率(貼條概率)做准備。

  提高風險成本的另一個辦法,則是提高違規停車罰金。在每小時10元的停車費下,200元的罰款顯然不能起到足夠的震懾作用。如果將罰金提升一倍(見表2),那麼任何一個“理性人”都不會鋌而走險(順帶一提,在罰金不變的情況下,如果貼條概率增加一倍,也可起到表2同樣的效果)。

  表2 提高風險成本后的核算

  (以一類地區路側停車場收費標准計算)

  停車時間 風險成本 收益

  1小時 160元 10元

  8小時 160元 115元

  不過提高風險成本固然簡單,但公共政策的制定,絕非一道簡單的數學題。我們往往忘記的心理價值,正是讓算式失衡的重要因素。當停車人看到其他車輛僅僅因車牌的不同顏色,就可以堂而皇之的違章停車﹔或者看到因擋風玻璃后的一張紙,開車人就能夠減免停車費。那麼在停車人的頭腦中,所有成本與收益的計算,都會變得不“理性”起來。即便是“理性”制定的規則,也會失去它們應有的作用。 (本報記者 吳楠)
(責任編輯:徐子涵)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