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領“過勞死”現象越來越多 拿命換錢加班有罪?--經濟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白領“過勞死”現象越來越多 拿命換錢加班有罪?

2011年04月25日08:15    來源:《羊城晚報》     手機看新聞

  
制圖/陳煒


  白領群體中,“過勞死”等現象越來越多

  拿命換錢 加班有罪?

  “在生死臨界點的時候,你會發現,任何的加班,給自己太多的壓力,買房買車的需求,這些都是浮雲,如果有時間,好好陪陪你的孩子,把買車的錢給父母親買雙鞋子,不要拼命去換什麼大房子,和相愛的人在一起,蝸居也溫暖。” ———於娟

  話說一年輕人去招聘會尋覓新工作,在看過簡歷后,招聘人員問:“簡歷上明明寫著畢業才兩年,你怎麼會有三年的工作經歷?”年輕人答說:“加班時間算起來也有一年!”

  這則笑話,在普華永道25歲女員工潘潔“過勞死”事件發生后,聽起來讓人無法輕鬆。微博上馬上有人以 “你平均每天加班幾個小時”為主題發起了網絡投票,超過1800人參與的投票顯示:13%的人平均每天加班1小時,16%的人每天加班2小時,11%的人平均每天加班3小時,35%的人平均每天加班3小時以上。

  白領,看似“身光頸靚”,穩坐辦公室嘆空調,但其實許多每天拼命奔跑在經濟線上的白領,過的是“年輕時拿命換錢,年齡大后拿錢換命”的生活。而越來越多見諸報端的“過勞死”案例,卻使這些白領白白地成了企業發展的炮灰。白領一族,因而有了一個代名詞:白領炮灰團。

  一項1800人參與的微博調查顯示:

  75%的上班族要加班

  在這個超過1800人參與的微博調查中,隻有25%的參與者選擇了“不加班”,高達75%的參與者表示“要加班”。而羊城晚報記者近日在一個小范圍內的調查發現,工作上留任的壓力、升遷的壓力、上司的壓力是白領們辦公室中的“三座大山”,而生活中白領們還要面臨擇偶的壓力、買房的壓力、健康的壓力。

  在廣州珠江新城高德置地廣場,這裡白天打的並不是特別容易,但晚上附近總會有不少的士熄火待客,因為司機們都知道,這裡有個“最喜歡加班”的普華永道會計師事務所﹔在廣州地鐵晚上9時以后的車廂裡,經常都有睡過站的白領﹔在多個團購網裡,腰頸按摩推拿永遠都是最受歡迎的團購活動之一﹔不少醫院的正骨科,超過三成的患者都是看電腦看歪脖子、坐辦公室坐壞腰的白領一族。

  幾年前,“過勞死”的多是警務人員、工廠流水線工人,最近幾年,企業中層管理者、小白領“過勞死”現象越來越多。

  有關資料表明,直接促成“過勞死”的五種疾病依次為:冠狀動脈疾病、主動脈瘤、心瓣膜病、心肌病和腦出血。除此以外,消化系統疾病、腎衰竭、感染性疾病也會導致“過勞死”。普華永道的潘潔,就是因為患上病毒性感冒,但由於工作較忙,加上自己疏忽,沒有好好休息,等持續高燒時才去醫院就診,最終誘發急性腦膜炎去世。

  而19日去世的復旦抗癌女教師於娟也剛剛過完33歲生日,她“活著就是王道”的生命感悟,讓不少嚴重透支健康的白領開始重新平衡自己的工作和生活。

  上班族壓力述說

  會計審計行業———壓力指數:★★★★★

  “我簽的是賣身合同?”

  自述人:張先生,32歲,入職兩年

  職位:審計助理

  雖然我們的會計師事務所不是“四大”(四大國際會計師事務所),工資不如他們那麼高,但工作強度肯定低不了。普華永道的潘潔這個時候“過勞死”是有原因的,每年三四月份就是審計行業的peakseason(忙季),一個項目接一個項目,我們有單身的同事,直接買睡袋在辦公室睡了半個多月。你想每晚加班到十一二點,打的回家,第二天早上擠地鐵上班又要1個小時,8點鐘鬧鐘響,5分鐘賴床,5分鐘洗臉刷牙換衣服,8點10分出門,才能趕9點鐘打卡。

  最恐怖的是出差,一有外地項目,上了飛機就像被綁架,一下飛機直接進賓館,然后就是沒日沒夜的報表,完工了馬上又被扔上飛機往回拉,過的真是非人的生活。我入職兩年,出差估計不下十次,真不知道簽的是勞動合同還是賣身合同。從我現在這樣的審計助理,要到審計員,高級審計員再到項目經理,勤快的話可能七八年,錢能賺不少,但身體肯定垮了。我都沒有信心還可以再干幾年,太累了。

  醫務工作者———壓力指數:★★★★★

  “自己生病都要挑日子”

  自述人:曹先生,36歲,入職8年

  職位:副主任醫師

  老婆當年找了個醫生,他們家很高興,覺得家裡有個醫生很放心。換了現在,肯定阻止女兒嫁給我。整天三班倒,白天門診,晚上巡房,一坐診就是三四個小時,水都不敢多喝。我們天天給別人看病,但自己生病都要挑日子,醫生太少,一個蘿卜一個坑,你倒下了別人就要加班給你補上,你病好了又得加班還。

  在學校的時候我是羽毛球校隊隊員,現在打半場就氣喘了,哪有時間鍛煉。最遺憾的是兒子上小學了,我都很少能給他輔導作業。

  媒體公關行業———壓力指數:★★★★

  “要哺乳的話位子就沒了”

  自述人:金小姐,30歲,入職6年

  職位:公關公司部門經理

  我們的公關公司,合作伙伴都是世界500強企業,要求很高,遇到要開新聞發布會,加班肯定是家常便飯,從場地預訂到新聞通稿,每個細節都馬虎不了,客戶盯著呢。我辦了張4000塊的美容卡,年年用不完,做個項目加幾個晚上的夜班,加班費都不夠我做一次美容。

  去年生完孩子,才兩個多月就斷奶上班了。我這麼快坐到部門經理的位子,還不是因為前任休產假離開了,她回來后被調到后勤保障部門,工資少了一半,一氣之下走了。我好不容易得到這個職位,要哺乳的話位子就沒了。

  銀行行業———壓力指數:★★★

  “上個廁所

  都要一路小跑”

  自述人:江小姐,30歲,工齡7年 職位:放貸審查

  畢業的時候在外資銀行做錄入,老外管理很嚴,一加班就要發加班費,所以最大限度提高工作強度,一上班馬上就對著電腦錄入,而且有主管時不時過來檢查你的工作進度,把你往死裡趕,上個廁所都要一路小跑,一天下來眼睛痛得不行。唯一的好處就是天天正常下班。

  后來轉到國有銀行,做貸款的放貸審查,工作氛圍馬上鬆了下來,同事間八卦一下娛樂、吃個下午茶,以前都是不敢想象的。但就天天加班,說是5點半下班,但我入職5年,從來沒有一天准時下班過,最快都是6點鐘才離開辦公室,經常是七八點,最晚試過10點多才下班。雖然加班多,但我還是喜歡現在的工作氛圍,外資銀行把人快逼瘋了。

  但天天加班跟我們的上司個人也有關系,她擺明就是一個工作狂,快40歲了還單身,每天最晚一個離開辦公室,一有事就要你隨時趕回來,有這麼一個上司真是小白領的悲哀。

  廣告行業———壓力指數:★★★

  “總有一天

  用腦過度會痴呆”

  自述人:曾先生,27歲,入職3年 職位:廣告創意

  電視上1分鐘的廣告創意,我們至少要拿出10個方案供客戶選擇,而這10個方案,又是主管在我們幾十個創意中選出來的。有時光是一句話,我們都要想破頭,來來回回斟酌個幾十遍。中秋、清明這些國家規定的假期,對我們來說都是形同虛設的,連個加班費都沒有。1萬多塊錢的工資,聽上去挺誘人,但市中心還買不到1平方米。整天加班,連出去玩認識朋友的機會都少,去年有人介紹了個女孩,剛好趕上我們一個大項目在趕工,隻好約午餐時候見面,大家都感覺良好,但根本沒時間拍拖,不了了之了。

  我們公司那個該死的末位淘汰制,搞到同事間有時氛圍都挺緊張,我現在才27歲,但已經常在想,總有一天用腦過度會痴呆。(許悅)
(責任編輯:徐子涵)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