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高菜價,為何不惠農--經濟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田頭到菜場,價格往往翻幾倍 

城市高菜價,為何不惠農

本報記者  劉先雲  侯琳良  劉成友

2011年04月27日00:0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相關閱讀:

  種植成本、勞動力價格、運輸價格都在漲,隻有田頭菜價還在下跌

  黨建華擔任理事長的湖南省岳陽市君山區豐盈蔬菜專業合作社,已經虧損了兩三百萬元。

  4月26日,黨建華給記者算了一筆賬:種植一畝菜地成本將近1000元,包括水利灌溉、機器平整菜地、種子、農藥、化肥、人工等費用。這只是一畝卷心菜從種植到成熟一個環節的費用。將卷心菜從菜地裡收割,再送上運輸車輛,又要花去1500元—1600元,“雇請一個人工作一天,需要七八十元。”

  裝上車輛之后,運輸費每噸需要110元,一車卷心菜大概需要1200元,“然后就是批發市場的進場費需要200元,再請人工打包、包裝費需要500元,還有門面費需要500元。”黨建華說。

  岳陽紅星蔬菜合作社社長李鐵民說,如果賣給批發商,價格每斤能夠二三角錢才不會虧本。“可是從去年11月份以來,價格持續徘徊在0.2元/斤以下,以0.13元或者0.14元居多。我打電話給北京、天津、廣州等蔬菜批發市場負責人,都連連說不需要了,再低的價格也不要。”至今,紅星合作社還有200多畝鮮嫩的萵筍長在地裡。

  山東省肥城市蔬菜常年種植面積30萬畝左右,大量蔬菜運往北京和天津銷售。該市王庄鎮張庄村農民張廣周今年種植了芹菜和卷心菜各1畝,到4月26日,芹菜好歹都賣掉了,而卷心菜還有1000多斤沒出手。“現在種地成本很高,農藥、種子、化肥、薄膜都不便宜。每畝卷心菜今年農資成本投入在800元左右,按6000斤算,不算人工成本每斤賣2角多錢才不賠。”張廣周說。

  流通環節層層加價,從農民手中1角錢收購的白菜,到菜場至少要賣五六角錢,才有人願意販運

  4月26日,在北京新發地蔬菜批發市場,來自山東青州的菜販徐師傅告訴記者,他這一車大白菜有9噸,從青州的進價為1角錢1斤,還要支付給當地的經紀人每斤2—3分錢,運到新發地每斤運輸成本大概1角錢。

  “今天批發價是每斤0.25元,1斤能賺到2—3分錢吧。這一車大概賺五六百元。”徐師傅說,“這些菜有的賣給了二級批發商,也有超市、單位食堂或者工地的食堂直接購買的。”

  蔬菜從各地田頭運到新發地市場后,由二級批發商賣到二級批發市場,然后由小商販在菜市場出售。在這些流通環節中,加價確實不少。以大白菜為例,二級批發商每斤大概加價1角錢,小商販每斤則要加價兩角多。也就是說,農民1角錢1斤出售的白菜,經過若干道環節進入零售菜場后,每斤必須漲到五六角錢,菜販才有動力參與流通。

  “目前來看,這其中任何一個環節都還是必不可少的,因為蔬菜市場是充分競爭的。如果有人覺得哪個環節多了,他們可以直接到產地或者新發地來買。這個市場沒有壟斷存在,他們越過哪一級都是可以的。現在這種銷售環節和模式能存在,說明它是有一定合理性的,參與者認為是劃算的。”北京新發地農產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張玉璽說。

  他認為,造成流通成本大是因為現在物流成本高。“就是農民白送你大白菜,你自己去收割的話,運到新發地,成本也是兩角錢以上了。再運到終端市場,還有二次運輸的成本,可能就是三四角錢了。”張玉璽說。

  在湖南省長沙市馬王堆蔬菜批發市場,來自邵陽的楊建標推著一小車批發而來的卷心菜向行人叫賣:“5角錢1斤的卷心菜,便宜的很。”他進菜的批發價每斤不到0.2元,除去每日開銷、人工費和市場管理費,一天下來最多賺到50元。

  蔬菜生產處於產業鏈的最低端,在所有市場參與者之中,菜農的利潤最難保障

  “在所有的市場參與者之中,農民的利潤確實最難保障。”張玉璽坦言。

  蔬菜生產處於產業鏈的最低端,上游任何環節的風吹草動,都可能影響到農民的收成。與此同時,從產地到零售端,看似價格懸殊,但由於環節太多,菜價下跌時平攤到每道販運環節的利潤其實也不多。在農民完全無法參與流通環節的背景下,菜農對價格沒有多少話語權,自然分享不到流通領域的利潤。

  因為去年農產品價格高,種菜面積迅速擴大。特別是今年春節前后,海南等南方地區因為天冷,運到北方的蔬菜大大減少,價格出現了一個高峰,這極大地刺激了山東、河北等北方地區蔬菜種植的積極性,結果種植面積大大超過去年。4月26日,記者在北京東聯興市場的蔬菜區域看到,近百個攤位賣的幾乎全是本地菜,主要來自通州、昌平、延慶等周邊區縣。“這個季節都是本地菜上市,誰還進外地菜啊?”一個菜販說。

(責任編輯:蘇楠)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