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院院士指食品安全存在兩套國家標准--經濟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工程院院士指食品安全存在兩套國家標准

2011年04月28日08:29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開欄的話】

  “健美豬”、“牛肉膏”、“毒豆芽”、“染色饅頭”……近期以來,問題食品屢屢曝光、層出不窮。

  我們的食品怎麼了?標准究竟低不低?政府到底管什麼?企業有何潛規則?公眾應該怎麼辦?

  今天起,本版推出系列報道“追問食品安全”,力求作些探析。

  新聞背景

  2011年4月9日—11日,英國媒體連續報道了瑞典科研人員的研究報告,稱某些歐洲知名品牌嬰兒食品中的砷、鉛、鎘等重金屬含量高於母乳。

  4月13日,某晚報刊登報道《雀巢否認米粉含砷是因在華標准“寬”幾百倍?》,質疑雀巢在我國和國外實行兩套標准。此后,該文被各網站廣為轉載。

  4月17日,受衛生部委托,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國家食品安全風險評估委員會組織專家進行研討,並召開新聞發布會表示,我國標准不低於國際。

  近兩年發生的,引起食品安全標准爭議的類似事件還有:“新的牛奶國家標准低於舊標准,也低於國標標准”、“肯德基家鄉雞脆薯格在香港被檢測出致癌物質,國內方面表示符合國家標准”等。

  為此,一些公眾質疑:食品安全標准,是否低於國際標准?

  一問:國際標准更高嗎

  記者:近期,出現過這樣的情況:某些食品中有害物質的含量,在國外遭到研究機構的風險提示,而我國政府部門隨后又宣布符合國家標准。於是有讀者質疑,我國的食品安全標准,是否低於國際?

  陳君石:由於膳食結構等多種原因,國與國之間的食品標准不盡相同,並不能簡單地說孰高孰低。

  比如大米,是我國公眾最常食用的主食之一,因此我國對大米中的鎘(重金屬)限量值的規定就比國際標准更嚴格。每公斤大米含鎘的限制標准,我國是不超過0.2毫克,而國際食品法典委員會的標准是不超過0.4毫克。

  此外,一些蔬菜的農藥殘留標准,我國也高於國際。這是由包括膳食結構在內的我國國情決定的,不能說明標准本身的優劣。

  應該說,從實踐中看,我國食品標准總體上是適用的。

  記者:盡管如此,人們還是更關注具體標准的對比,尤其是當一些新聞事件被報道出來的時候。比如前一陣,有媒體報道,瑞典某研究院發現,一些知名品牌嬰兒米粉中檢測出砷元素,其含量“遠低於”國內的相關標准。您能不能從普及知識的角度,給讀者講講這個問題。

  陳君石:這則新聞我也注意到了。關於嬰兒米粉“中外標准相差百倍”的結論,是在對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進行比較后得出的,因此肯定是錯誤的。拿國外的檢測值和國內的限量值比較,缺乏科學精神。

  隻要檢測值在標准限量值之下就是合格的。不能因為檢測值遠低於標准值,就反過來說標准不合理。實踐証明,在我國標准限量值范圍內的食品都是安全的。

  二問:出口標准更嚴嗎

  記者:既然食品標准的限量值是由各國的膳食結構決定的,那我們可不可以這樣理解:同一種產品,內銷和出口採用的標准應該一樣?

  陳君石:標准一樣與質量一樣不是一回事。各國的食品標准都存在差異,難分高下。為了解決出口貿易中各國存在的食品標准差異問題,人們制定並推出食品國際標准,用於食品貿易仲裁。

  如果兩國依據各自標准都無法解決爭端,就按照世衛組織和聯合國糧農組織1962年成立的國際食品法典委員會協調建立的國際食品法典標准來解決。

  記者:在什麼情況下,我們的食品出口時會面臨更為嚴格的安全標准?

  陳君石:在國際貿易中,常出現一國通過提高標准以限制他國對其出口食品的事例,被限制國為了產品出口隻好按照進口國的要求生產,其標准就可能遠遠高於為本國生產的食品。這是以提高標准來設置壁壘的一種表現形式,並不能得出標准內外有別的結論。

  記者:如果國際貿易中他國對我國提出更為嚴格的食品安全標准,我們是否有必要借鑒並在國內推行,以確保食品安全?

  陳君石:其實,隻要是按照我國的標准生產的食品本身就都是安全的。

  如果我國對內也採用他國在國際貿易中提出的苛刻標准,必定會大大提高生產成本、檢驗成本等。這些成本在國際貿易中可由進口國承擔,但國內消費者就完全沒必要承擔這個高成本。

  當然,隨著產業基礎的不斷提高,企業不斷提高技術水平和管理水平,食品安全標准必定會隨之提高。這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

  三問:國內標准混亂嗎

  記者:一方面,政府反復強調,我們的食品標准是安全的、適用的,另一方面,問題食品卻層出不窮。對此,有人質疑是監管問題,有人仍然懷疑是標准問題。您怎麼看?

  陳君石:前面說過,我國食品標准總體上是適用的。目前食品安全存在的問題,是由於生產過程中未能按照標准執行,甚至進行了非法添加,導致安全隱患。瘦肉精、染色饅頭都是這樣。

  極個別生產經營者違法違規,將本不能添加進食品的物質加入到食品中,與食品標准本身無關。不能因為食品安全尚有問題,就得出標准太低或是缺失的結論。

  記者:有時候,人們發現,同樣一種食品,同樣一種成分,這個部門有一套標准,那個部門也有一套標准,專家們的說法也不盡相同。關於食品安全,我們國家是否存在多重標准?

  陳君石:當然,在這個方面,我們也不是一點問題沒有。

  一直以來我國存在著兩套國家強制執行的標准:一套是食品衛生標准,是按照食品安全法制定的,是衛生部行政執法的依據﹔另一套是食品質量標准,是按照產品質量法制定的,是國家質檢總局行政執法的依據。

  兩套標准長期並行,且互不溝通。在實際執行中就可能出現這樣的情況:按照一套標准監督檢查合格的食品,按照另一套標准就有可能不合格。

  再加上我國還有一部分食品的行業標准也是強制執行的,就更增加了標准亂象。為此,2009年,食品安全法公布執行后,明確要清理整合現有標准,執行一套國家強制標准,目前這項工作正在進行中。
(責任編輯:徐子涵)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