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禁令屢禁不止 瘦肉精危害之辯仍在繼續--人民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10年禁令屢禁不止 瘦肉精危害之辯仍在繼續

2011年05月05日09:06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上世紀90年代,作為重大科研成果,瘦肉精從高校走進市場,廣受歡迎,但多次中毒事件發生后,瘦肉精成了過街老鼠。2002年農業部發布公告,瘦肉精成為禁用藥品。

  盡管已經被國家明令禁止,但瘦肉精的使用並沒有停止,一些專家學者仍在為這種“神藥”辯護,希望給它留一條生路。

  被禁后的瘦肉精轉入地下市場,並形成了一條灰色產業鏈。

  瘦肉精是怎麼流入市場的

  “現在正規飼料廠沒人敢碰這玩意兒。”某飼料廠的一位技術負責人告訴記者,幾年前,供港豬肉出現瘦肉精中毒事件,追查到一家飼料企業,之后這家企業破產,企業負責人自殺。該事件在飼料行業引起了巨大震動。

  上述飼料廠技術負責人說,上個世紀90年代中后期,地方性飼料企業在全國各地興起,為了和一些大品牌競爭,一些企業走了捷徑——添加瘦肉精。

  歷經多年發展,飼料市場的格局已經基本確定,各家企業技術差異不大。瘦肉精被列為違禁藥品,飼料監察部門每年都要抽檢產品。

  “盡管有人認為,瘦肉精是飼料添加劑中的葵花寶典,但一般正規企業已經不會再用它。” 這位負責人說,否則就會“辛辛苦苦幾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

  記者聯系了3家飼料廠的銷售人員,都稱知道有瘦肉精的銷售,都是靠非正常渠道銷售。

  事實上,從一開始,瘦肉精在國內流通就是一種非正常渠道。

  從上世紀90年代起,動物營養替代育種,成為畜牧學中的一門顯學,也是農業院校中和生產結合最緊密的科研方向。

  據媒體報道,浙江農業大學教授許梓榮幾乎是第一個研究瘦肉精的國內學者,相關研究成果曾經作為重大課題申報。這引起了當時動物營養專家們的高度關注,由此,瘦肉精成了學界與飼料廠合作的秘密武器。

  “瘦肉精在新疆出現,也是學者最先引進的。”據新疆伊犁一家飼料廠負責人介紹,10多年前,一位教授以技術顧問的身份將瘦肉精帶進了飼料廠,稱之為育肥素。當時的產品都是沒有標志和正規包裝的白色粉末,后來很多人才知道,這就是瘦肉精。

  據介紹,這批瘦肉精最初用在羊飼料中,后來擴展到了豬和牛。再后來,當地在牛飼料中用得最多。

  “瘦肉精毒性很大。”該負責人說,牛飼料中一般每1000公斤添加3克瘦肉精﹔添加到5克,牛會發抖﹔加到8克,零下20多攝氏度的天氣,牛都會大汗淋漓。

  瘦肉精被禁用后,嘗到甜頭的飼料廠和養殖戶們並沒有停下來,仍然到處找人買瘦肉精。

  盡管伊犁哈薩克自治州曾多次查處,先后有十多人被抓、罰款甚至判刑,但瘦肉精的使用仍屢禁不止。

  “都是偷偷地賣,找小飼料廠和養殖戶,隻賣給熟人。”上述負責人說,他知道幾個賣瘦肉精的,產品沒有正規標志,呈粉末或片狀,名字也都不一樣,有的叫減肥靈,有的叫瘦肉靈。原料據說都是從常州一家藥廠進的,一公斤大概三四千元,稀釋后轉幾道手,到了養殖戶手中,最高賣到了10萬元。而且由於產品旺銷,市場上還有了假貨,曾經有個養殖戶,花6萬元,買了一公斤白糖。

  “我碰到過賣瘦肉精的。”新疆一位外企飼料廠銷售人員說,瓶裝小膠囊,無標志。賣的人說:“加了這個東西,飼料效果更好。”

  該銷售人員說,買瘦肉精的,基本都是規模不大的養殖場,使用自配料,買瘦肉精自己添加。

  小養殖場是監管盲點

  瘦肉精大都流入了小養殖場,而小養殖場恰恰是瘦肉精監測的盲點。

  一般正規飼料廠不使用瘦肉精的一個重要原因,是怕飼料監管部門抽檢。小養殖場主要以自配料為主,基本不經過飼料監管部門檢驗。

  記者從江蘇省飼料獸藥質量檢驗所了解到,按照規定,注冊的飼料企業,每年每個系列的飼料產品都要送檢一次,由飼料獸藥檢驗所出具一份完整的質量報告。不過,這個檢驗,除一些衛生指標外,主要以檢驗營養成分為主。

  飼料獸藥質量檢驗所每年還要抽檢。江蘇省一年的抽檢數量是600份樣品,經費隻有幾十萬元。抽檢主要針對大中型飼料廠和養殖場,很少涉及小養殖場。這種抽檢往往對一些飼料進行有重點的檢測,比如,檢測大豬料中的瘦肉精等違禁藥品。

  江蘇省畜產品檢驗中心主任、飼料獸藥質量檢驗所所長貢玉清認為,規模以下養殖戶監管難度最大。目前,江蘇省有150萬家養殖戶,70%的生豬來自年出欄50頭以下的小養殖場。

  貢玉清說,在養殖環節檢測瘦肉精存在三個困難。

  一是飼料抽檢覆蓋面太小,江蘇省瘦肉精專項整治工作對50頭以上的規模養殖場,按每月10%的數量進行抽檢,規模以下養殖場主要以排查為主,對瘦肉精特征明顯的生豬抽檢。一個月來,他們抽檢了1000頭生豬尿液,這對於全省養殖數量來說,覆蓋面遠遠不夠。

  二是養殖環節抽樣難度非常大。養殖場一般防疫要求高,有嚴格的消毒規定,不允許外來人員隨便出入,尤其是從其他養殖場來的人。而一個獸醫一天隻能跑兩個養殖場,採集尿液難,生豬都在跑動,等著生豬尿尿,靠到跟前,尿沒了。

  三是人力財力緊缺,如此大規模的檢查,縣裡獸醫部門壓力很大,防疫工作基本無法顧及。

  “質量不是靠檢驗檢出來的。”貢玉清坦言,監管總是滯后的,主要是靠企業自律。

  據了解,目前,農業部批准的添加劑有193種,禁止添加的40種。農業部還規定,新添加劑必須經過生物安全效能評價后才能添加。

  事實是,飼料企業使用的添加劑商品多達上千種。如果一種添加劑遭禁,科研部門和企業很快就會找出替代品,換個名目添加。

  記者了解到,一些高校研制新添加劑隻要經過對比試驗,証明對生長有促進作用,就直接與飼料生產企業對接,投入生產,很少做動物毒理病理實驗。

  面對新的添加劑,如果飼料企業沒有申報,飼料獸藥質量檢測所是檢驗不出來的。瘦肉精也是如此,目前,農業部列出的7種瘦肉精,監管部門能檢的隻有3種。

  飼料獸藥質量檢驗所飼料監督科科長朱麗英說:“一些違禁藥品沒有檢測方法,無法檢測。”

  瘦肉精危害之辯

  瘦肉精被禁已有10年,但關於瘦肉精的爭論並未停止,一些專家對瘦肉精評價很高,對禁用感到惋惜。

  據南京農業大學一位教授介紹,從出現到現在,瘦肉精(β激動劑)已經有了第三代產品。一代產品是鹽酸克倫特羅,毒性很大,內臟殘留多,可同時作用於β1和β2兩個受體。β1會作用於心臟,造成死亡。二代產品是西巴特羅。三代產品為萊克多巴胺,隻作用β2受體,代謝快,殘留少,毒副作用小。

  瘦肉精在歐盟屬於禁用藥品。美國等20多個國家則允許添加萊克多巴胺,但有嚴格使用規范,要求有停藥期。

  中央農村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辦公室主任陳錫文日前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並不是所有使用了瘦肉精的豬肉都會對人體產生危害,必須把握豬的生長周期,即在豬出欄之前的一段時間(一周或更長時間)停止在其飼料中加入瘦肉精,便可通過豬自然的新陳代謝將瘦肉精排出。

  這一說法得到一些專家和農業部門工作人員的認可。他們認為,隻要合理使用瘦肉精,就能防止中毒。因為使用瘦肉精可以減少飼料投入,節省糧食。

  在採訪中,許多專家不願就查處瘦肉精發表觀點。一方面,仍有專家與瘦肉精有瓜葛﹔另一方面,他們表示要從科學角度看待這一問題。

  一個現狀是,瘦肉精基本殘留在動物內臟裡,中國人有吃動物內臟的習慣﹔同時,對於缺乏專業知識的許多使用者來說,利益最大化是他們的當然選擇。瘦肉精就是在最后才有作用,停藥即意味著瘦肉率會下降,誰會眼睜睜地看著錢流走呢?

  瘦肉精事件爆發后,江蘇一名養殖戶問飼料銷售人員,哪裡可以買到瘦肉精?“那可是犯法的事”,銷售人員回答。但養殖戶卻認為瘦肉精是好東西,能提高經濟效益。

  “無法規范使用過程的時候,必須堅持禁用瘦肉精。”一位專家認為,瘦肉精不僅僅是科學問題,更是一個社會問題,為了保証食品安全,寧嚴勿寬。

  該專家認為,法律早就有,但在目前中國養殖業水平相對低下的情況下,要靠規范使用來保証食品安全,幾乎不可能。

  食品安全,誰的責任

  食品安全到底該誰負責?去年9月,美國農業部前副部長任筑山在南京農業大學作了題為“食品安全,誰的責任”報告,分析了當前中國食品安全現狀。

  他認為,美國的養殖規模化程度高,從養殖場到屠宰場到超市,有一條完整的信息鏈,追溯系統完善,比較容易控制質量。而中國目前的現狀是,養殖比較分散,有60%~70%的生豬是年出欄數50頭以下散戶們生產的,技術水平相對低下,養殖方式各異,飼料配方千差萬別,質量控制難度很大。

  同時,中國存在著數量較大的中間商(豬販子)。他們從千家萬戶收購生豬,即便是出現了問題,也很難追溯源頭。企業社會責任感不高,民眾安全意識差,遇到食品安全問題,舉報的人不多,一旦發生食品安全問題,會引起民眾的恐慌。

  據江蘇省動物衛生監督所副所長陸敬剛介紹,國內追溯系統正在建立之中,江蘇設備採購尚沒有到位。即便建立了追溯系統,發現問題,也很難查清來源——根據檢疫証明等可追溯到縣裡,信息完整的地方可以追溯到鄉裡,但無法確定到底出自哪家養殖場。

  業界認為,在食品安全問題上,政府應該加強規范,制定法規,加強監管,注重正確引導﹔企業應該加強質量控制,少添加藥物,控制物流,控制銷售,進行正確的消費指導﹔民眾要知道食品安全知識,看得懂安全分類商標,要有安全報告意識,加強對企業的監督﹔科研單位研究要全面,要正確認識藥品的副作用,深入研究藥物殘留和檢測方法。
(責任編輯:徐子涵)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