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品漲價出租車成本誰買單 滬降份子錢京漲價--人民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油品漲價出租車成本誰買單 滬降份子錢京漲價

劉黎

2011年05月05日10:27    來源:《中國証券報》     手機看新聞

  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從5月1號開始,上海出租車下調承包指標,也就是每輛車每個月少交300塊“份子錢”。出租車的份子錢到底有多高?下調份子錢對出租車行業有何影響?

  張渭成是上海強生公司的出租司機,他的作息時間是隔天上班,出車的那天,早上5點出門,凌晨1點到家,一天能掙1000塊錢左右,刨去份子錢和油錢,大概能有300塊錢裝進自己兜裡,算下來,一個月能賺4000塊錢左右。上海出租車下調份子錢,每輛車一個月少交300塊錢,張師傅說,少交的份子錢,相當於自己多賺了點,當然是好事。

  張渭成:一輛車子兩個人,一個人150塊,錢也不算多,對大公司來說,比如強生和巴士公司合並以后有1萬多輛車,一輛車少收300塊,就會少收很多錢。

  張渭成回憶,世博會之前,上海出租車也曾下調過一次份子錢。

  張渭成:我現在開的是上海世博車,我新車上來一個人(每月)交5150,世博會前減份子錢了,減到了4850塊,現在又減了150,4850上面再減150塊。

  就算份子錢少了150塊,一個月的份子錢也得4700塊。張師傅的車是雙班倒,份子錢也是雙份,也就是說,僅一輛車,每個月就得交9400塊份子錢。錢都用在哪兒了?張師傅說,據他了解,份子錢的用途包括幾個部分。

  張渭成:份子錢一大部分就是要還錢,我們公司去買車是貸款買的,份子錢交上去以后他要還貸款吧,像我們這些基本工資都要發的,600多塊將近700塊錢,公司底下還有管理人員,這些都是錢。

  張師傅解釋,除了這些,還有一個開銷,那就是事故賠償。極端情況下,如果出租車造成人員傷亡,保險公司負擔15萬左右的賠償,個人負擔1萬多塊錢,剩下的,都由出租車公司負擔,份子錢把這些費用都計算在內了。

  上海市出租車協會秘書長陸家駿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從2006年開始,上海已經連續四次調低出租車份子錢,累計每車每月降了1800塊錢。陸秘書長認為,這次下降300元的份子錢,企業已經承受了很大的壓力。以后沒有再降的空間。

  同樣是面對成品油漲價帶來的運營壓力,北京市採取的做法是,從4月9號起,對乘車距離超過基價3公裡的乘客加收1塊錢燃油附加費,加上原來的1塊錢,也就是等於2塊。

  目前全國出租汽車總數已超過110萬輛,出租汽車司機有200萬人左右。不管他們身處哪個城市,屬於哪家出租公司,交份子錢都是共同的規則。為何面對油價上漲,上海能降低份子錢而北京不能?油價上漲增加的成本究竟該由誰來買單?

  上海出租車一個月降300塊錢份子錢,雖然只是個杯水車薪的舉動,但畢竟讓份子錢有了向下鬆動的可能性。北京的出租司機胡師傅告訴記者,他開的車單班每月要交5235元份子錢,每天一上路,先得想方設法跑夠油錢和份兒錢。

  胡師傅:毛的要交5235,每個月我們有545的最低基本工資,油價漲了以后,國家給出租車補了油補,裡面含了1000多塊錢油補,再交一個個人所得稅,85,現在我們的純份兒錢是單班交3385。

  出租車司機的生存狀況,一直沒有離開公眾視野,耳邊也總能聽到司機們的抱怨。8小時掙出來的是份子錢要交公司,8小時之外才是給自己掙的。胡師傅算了算賬,他每天的工作時間至少13個小時,每小時收入50塊錢以上,才能包得住所有的費用。

  北京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出租車業內人士分析,上海的出租車運價高過北京,北京出租車每公裡的運營費隻有兩塊錢,油價上漲抬高了成本,北京的份子錢沒有下調的空間。

  業內人士:上海他的份兒錢高有他的道理,上海出租車每天的營運額確實比北京多,空載率也低,活兒好干,咱北京1公裡七八毛錢油錢,還怎麼降份兒錢。

  上海下調出租車份子錢,油價上漲的部分成本由企業買單。同樣面對油價上漲的現實,北京採取的方式是上調燃油附加費。長期從事社會經濟學研究的學者由晨立分析,出租車行業涉及到的各方力量,行政管理部門、出租車運營公司、司機和消費者,人數最龐大的消費者群體反而力量最薄弱,這也是更多的城市選擇提高運價或者上調燃油附加費的原因。

  由晨立:大的公司它可能每年有上千萬收入,公司數量又有限,特別容易形成聯盟和集團,位於中間這個夾層的就是司機,任何成本的變動以及利潤的變動都和他息息相關,他也非常有利益動機,去影響這個政策。而恰恰是在最末端的消費者,因為人數太多,而且漲兩塊錢的運費,或者漲一塊兩塊的燃油附加費,對他的影響並不是那麼大,所以他的利益動機或者說談判能力處於最弱的一方。

  由晨立說,不論是提高運價還是上調燃油附加費,最終都是由消費者消化增加的成本,上海的做法更容易得到司機和乘客乃至社會的情感認同。

  由晨立:它是這個行業最正常、最合理、最良性的發展趨勢,把份兒錢,把壟斷利潤降下來,讓老百姓讓乘客來獲利,這是上海今天的效果。所以我覺得它非常難得。如果要從根本上改變出租車行業的現狀,最應該做的就是把這個行政特許的出租車經營權打破它,隻要符合資格都允許進入這個行業參與競爭。

  北京把漲價的成本轉嫁到消費者頭上,上海則轉嫁給了經營企業。記者採訪到的一些北京司機說,他們所在出租公司的份子錢還有上調的可能。北京一位出租車業內人士也明確表態,如果油價再漲,上調出租車運價也是必然。

  業內人士:一直在走政府補貼一點,企業付出一點,司機付出一點,加燃油附加費乘客再付出一點,等於大家來買石油上漲這個單了。可是如果它要再漲怎麼辦?北京兩塊錢1公裡,它不可能不調價。

  中國之聲特約觀察員丁兆林認為,漲價成本也是一種反作用力,如果都由司機或者乘客買單,最終也會影響公司的營收。

  丁兆林:出租車漲價如果轉嫁到消費者頭上,大量的消費者放棄乘坐出租車,倒逼出租車公司重新採取一些措施,害處非常大,倒逼這些出租車司機對整個的政策制定產生影響,副作用也非常大。我希望博弈的主體能夠到一個公共的平台,進行一個正當的利益博弈,這對一個公共政策的出台也非常有益處。
(責任編輯:徐子涵)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