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荒預期警示油荒重演 成品油市場草木皆兵--人民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電荒預期警示油荒重演 成品油市場草木皆兵

黃杰

2011年05月07日14:13    來源:《中國經營報》     手機看新聞

  5月成品油價格將再次上調?

  當電荒與油荒二者緊密挂鉤之時,國家發改委何時再次啟動成品油價格調整的閘門,就顯得尤為重要。

  盡管自5月初以來,受白銀價格高達24%的深度跳水拖累,包括國際原油價格在內的所有大宗商品價格均出現了大幅下挫,但按照國內22個工作日國際三地原油價格加權法計算,預計在5月9日至5月11日前后,國內成品油價格將再次迎來價格上調的時間窗口。

  “2010年下半年集中爆發的油荒現象,根源在於有關部委為了淘汰落后產能,進而拉閘限電,誘發了工業企業以柴油發電來彌補電能不足的動力。”廣東油氣商會油品部部長姚達明表示,眼下反季節周期的電荒預期已經四處彌漫,如果政府處理稍有不慎,因缺電而誘發的油荒現象又將不可收拾。

  另一方面,國內成品油批零價格倒挂現象再次抬頭,重慶、陝西等地諸多民營加油站紛紛停工,成品油價格再次上調山雨欲來。

  調價預期草木皆兵

  “早在4月21日,國際市場三地原油價格變化率,就在上輪國內成品油調價之后的短短11個工作日內,再次突破了4%的紅色警戒線。”金銀島市場分析師趙旭說,盡管5月份以來國際市場原油價格連環下跌,但近22個工作日以來,三地原油均價每桶仍然高達119美元,較4月5日調價時的基准價漲幅已經超過6%。

  連日來,息旺能源、卓創資訊等專業機構紛紛預期,在5月9日~11日期間,國內成品油價格將走進上調的時間窗口。如果上調,目前預計調整的幅度將會小於國際原油價格的漲幅,每噸上漲300元左右。

  比分析師更銳敏的是市場操作者。依附在陝西延長石油煉油廠下面的一家成品油批發商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早在4月下旬,常規的大宗批發業務就變得很不正常了,不僅僅是從煉廠提不出來大批量的油源,即便是民間加油站,也不敢貿然吃進大量油源,因為對后者而言,批零價格已經非常接近,剔除人力、電費、運輸等各項成本,社會加油站已經開始不賺錢了。

  另一方面,成品油囤積者紛紛死灰復燃。廣東油氣商會的姚達明介紹說,目前,零售價格貼近最高限價,任何一家油站,都是賣的越多虧的越多。因此,非主營油站(指非中國石油、中國石化)保障老客戶供油就行。

  姚達明認為,草木皆兵的預期,與現階段國家發改委對成品油施行的調價策略密不可分。“單向遞增調價的方式,迫使市場操盤者不得不利用惜售等手段來規避市場風險。”他表示,按照成品油價格調整辦法計算,最遲5月11日,調價時間窗口將打開。但按照之前的調價慣例推算,真正的價格調整時間,將集中在5月下旬出台。

  商務部開刀非法經營

  的確,歷次價格調整過程中,發改委幾乎都採用的是突發性調價方式。“突發性調價策略就是讓你猜不到。這一策略客觀上增加了囤積者的成本和風險。但這僅僅是發改委的戰術技巧,從戰略上看,上調油價的大方向是確定的,囤積者隻需要按照一般炒股票的思路,即買入——持有——變價——賣出的方式,不理會發改委這一‘庄家’的戰術震倉,同樣會獲得巨大收益。”姚達明說,也不排除近期國際油價持續下跌,進而快速拉低4月5日(上次調價基准日)迄今積累出的巨大漲幅平均值。

  值得注意的是,在5月5日,商務部辦公廳發出《關於進一步做好當前成品油市場管理有關工作的通知》,要求各級商務主管部門會同有關部門堅決取締成品油非法經營網點,立即制止和糾正在加油時強制搭售商品等問題,嚴肅查處成品油經營企業擅自提高成品油批發價格等違法違規經營行為。

  該通知指出,受國際原油價格持續高位運行和國內成品油消費進入旺季等因素影響,部分地區出現一些企業或個人未經批准私設油罐和加油機非法加油、成品油批發企業不合理加價、加油站搭售商品等違法違規問題,損害了消費者權益,嚴重擾亂了我國成品油市場正常經營秩序。

  “商務部此番表態,隱含著成品油囤積潮已經非常嚴重的信號。”卓創資訊分析師韓景媛認為,國際原油高位運行,對於國內市場價格起到充分支撐作用。國內油價近日將再次面臨調價窗口期開啟,其中間商囤積操作將有所增加,但此前提及的主營銷售政策均對此類型客戶有所保留。

  電荒預期火上澆油

  比原油價格跌宕起伏更令業界揪心的,是2011年是否還會重演電荒。

  早在2010年下半年,受工信部等部委拉閘限電淘汰落后產能等措施倒逼,部分地區出現假性電荒進而導致油荒等一系列連鎖反應。韓景媛坦言這一景象大多數市場從業者都記憶猶新。問題是,2011年夏天才剛剛開始,真正的用電高峰期還沒有到來,因電荒而油荒的征兆,卻已再次萌芽。

  據了解,自3月份以來,電力市場持續出現了“淡季不淡”的需求小高峰,我國浙江等多地出現淡季“電荒”現象。其中,浙江、湖南、江西、重慶、貴州等地均不同程度地呈現用電緊張態勢,各地相繼採取限電和讓電等措施。當然,這一電力資源緊張趨勢也與電煤價格、電力跨區輸送能力不足等因素的影響密不可分。

  韓景媛認為,面對這一局面,市場將可能再度引發柴油發電需求量大增的情況,加之進入成品油需求旺季,各種因素相互疊加,2011年我國柴油的缺口將再度顯現。

  事實上,中國石油、中國石化兩大集團目前的銷售策略,多多少少也在印証他們預期油荒仍然會來。

  據了解,兩大石油公司今年整體的銷售政策均以針對終端客戶為主,對於資源再流通客戶群體,將採取嚴格控量以及停止批發出貨的措施。其上游煉廠的開工率也處於高負荷狀態,另外,對於成品油出口量亦明顯減少,同時也加大了各地區的外採計劃量,以保障國內零售以及終端市場供應。

  另據韓景媛了解,除主營集團銷售的成品油以外,佔據全國產能水平約1/3左右的地方煉廠,雖然能對石油資源起到重要補充作用,但面對節節高企的國際原油價格與管制的國內成品油價格,地方煉廠也是一籌莫展。

  金銀島市場分析師何杰英認為,從進入二季度尤其是5月以來的市場走勢看,受柴油可以轉化為電能牽引,柴油市場緊張氣氛明顯,兩大石油集團也在刻意控制銷售節奏,控制出貨量。何杰英表示,從價格的波動看,很明顯,主營的銷售策略在於控制柴油銷售,而做大汽油銷售量。同在金銀島供職的趙旭亦表示,更為嚴峻的是電力資源缺口已經提前到來,華南、華中、華東都已經開始採取限電措施,而就中電聯4月28日發布的官方預測報告看,今夏迎峰期間我國電力供應缺口可能將在3000萬千瓦左右,這也意味著柴油會成為彌補電力資源緊缺的第一抓手,因此,“油荒”再現,概率不小。

  當然,不斷高企的成品油價格,也是柴油不會大規模成為電力資源短缺替代品的一種理由。業界人士透露,柴油發電的電力成本每度已經高達1.5元至2元,這一昂貴的價格,與正常的商業用電價格(約為1元相比),差距尚不大,但與工業企業大批量採購僅為0.5元以下的電力價格相比,卻是貴的出奇。

  北京時間5月6日凌晨1時,美國原油期貨6月主力合約最深跌幅接近10%,最低觸及98.39美元﹔同一時間,倫敦原油期貨價格也是跌幅接近10%,最低至109.02美元。即便如此,國際市場的價格依然滿足4%的紅線標准,而22個工作日一旦屆滿,國內成品油價格再行上調就有可能到來。
(責任編輯:徐子涵)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