拐點存疑緊縮慎行 全年CPI或超調控目標--人民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拐點存疑緊縮慎行 全年CPI或超調控目標

2011年05月09日08:59    來源:《中國証券報》     手機看新聞

  
拐點存疑 緊縮慎行


  3月CPI漲幅“破五”后,市場對通脹的擔憂加劇。上周國際市場油價跌破100美元和銅等大宗商品價格大跌,有望緩解輸入型通脹壓力。中國宏觀經濟學會秘書長王建認為,除非發生金融危機或者經濟減速,否則物價拐點很難出現,今年通脹率不會低於5%。中國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所長王國剛預計,6月以后CPI走勢會出現回落。對於繼續採用緊縮貨幣的政策來抑制通脹,兩位專家都表示要慎重考慮。

  CPI會有所回落

  中國証券報:3月CPI同比上漲5.3%,有分析預計上半年這一數據都會在高位運行,但也有觀點認為通脹拐點會在四五月份出現。通脹拐點會不會出現,何時會出現?

  王建:我對未來通脹形勢並不樂觀,預計4月CPI會下降一些,但今年的通脹率基本不會低於5%。除非發生金融危機或者經濟減速,否則物價拐點,我認為很難看到。

  目前蔬菜價格回落,只是短期現象。蔬菜價格隻佔食品權重的10%,CPI權重的3%。對CPI影響最大的當屬糧食價格,糧食價格又直接影響肉類、家禽、魚等副食產品的價格水平。而截至目前,今年春旱對秋糧的影響還難以估計,今年糧食能否持續去年豐收的局面,還要看秋收前這幾個月的氣候情況。

  王國剛:首先需要強調的是,CPI上行不等同於通脹。就1998年以后的10多年時間而言,我國雖有幾次物價上漲的時期,但非食品類產品的價格上漲率處於負增長走勢或年增長率不超過2%,因此,均不屬於通脹范疇。2010年以來CPI出現逐步走高趨勢,主要是由於頻發的自然災害導致食品類價格上漲。今年上半年CPI高位運行是和去年物價“前低后高”的翹尾因素有關,預計下半年CPI走勢會出現回落。

  惡性通脹不會來

  中國証券報:這麼說來,全年物價上行壓力會持續存在,但是否會演化為惡性通脹?

  王建:從中期因素看,我國人口在不斷增加,收入水平上升也使人們提高了對食品的消費水平,但耕地每年減少300萬-400萬畝,糧食供給一直處於緊平衡狀態,這注定對糧食的需求是剛性的。我測算過,糧價上漲10%,整個CPI會上漲3%。這還不包括進口糧食的漲價。

  去年以來工資上漲對當前通脹的影響還是有的。對於大宗商品價格上漲引發的輸入型通脹,不光中國,全世界都無能為力。

  美國的次債新危機我估計會在7月以后出現,但即使發生了,我國的通脹形勢減緩下來也要到今年底明年初。

  王國剛:有觀點認為,自去年開始的物價上行是貨幣發行量過多引致的,屬於通脹范疇。這些認識都過於簡單,沒有具體問題具體分析。

  9.6萬億元的新增貸款事實上有相當大一部分並沒有落到實體經濟部門從而發揮作用。這正好解釋了2009年GDP增長率9.1%、CPI增長率隻有-0.7%等現象。

  王建:對於當前的通脹我們不用恐慌,這種復合型的通脹不會演化成惡性通脹,因為導致通脹的三因素——糧食價格、大宗商品和工資都是慢變量。

  繼續緊縮需慎重

  中國証券報:隨著調控政策顯效、物價漲幅回落,出台更加嚴厲的緊縮措施將缺少相應的物價與經濟基礎。

  王建:針對這種復合型通脹,用貨幣的手段是控制不住的。比如對人多地少造成的糧價上漲,我們既控制不了人口增加,也不能抑制人們對食品質量提高的追求,更無法增加耕地的供給。即使再嚴厲的貨幣政策,也無法改變這些因素。2008年的經歷就是很好的証明。

  何況通脹高了自然會吸收一部分貨幣,緊縮貨幣可能會適得其反。我最擔心的是對通脹的判斷以及對策。從最新公布的PMI看,企業新增訂單和出口企業新增訂單都在下降,經濟增長的內生動力還很弱,我反對繼續執行嚴厲的緊縮貨幣政策。

  王國剛:面對通脹,應當選擇從緊的貨幣政策。但如果不是通脹,只是農產品、資源類產品的價格調整所引致的CPI增長率上行,就不能簡單採取從緊的貨幣政策。從這個意義上看,“管理通脹預期”就是要正確分析CPI上行的成因,不要貿然改變貨幣政策取向,給經濟運行和金融活動帶來負面導向。

  從2004年以來的實踐效果看,提高存貸款利率不僅沒有改變存款負利率的格局,反而給工商企業增加了資金成本,給農產品生產者增加了資金成本,結果將進一步促使資源類產品和農產品價格上行。

  財政政策更有效

  中國証券報:如果說貨幣緊縮周期已行至下半程或者說貨幣緊縮力度加碼會影響經濟增長,那應該如何應對當前的物價上漲?

  王國剛:在工業化和城鎮化過程中,農產品、資源類產品(包括礦產品、水、電和燃氣等)的價格上行是一個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客觀規律,宏觀調控的目標不在於抑制這些產品價格上漲(從而抑制由此引致的CPI增長率上行),而在於熨平這種價格上漲走勢,以防價格上漲過快而影響到經濟社會生活的正常秩序。

  在“熨平”這些產品價格上漲過程中,還需運用財政政策,在一定時期內該補貼的還要補貼,但總的取向不應是“補貼”﹔應當讓農民獲得按照市場機制所能夠獲得的收入,在此基礎上,再討論財政補貼問題。另外,要採取降低物流環節成本、打擊炒作資金等行政手段來配合。

  王建:糧價、大宗商品的價格和工資提高這些因素很難改變,能做的是降低國內的物流成本。比如,取消高速公路收費,降低蔬菜和肉類的運輸成本。另外,一定要高度關注中低收入者,通過財政補貼等形式提高他們抵抗通脹的能力,保障其生活水平不降低。(楊光 丁冰)
【1】 【2】 【3】 

 
(責任編輯:徐子涵)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