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問食品安全:專家稱難以跨越社會發展階段--人民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追問食品安全:專家稱難以跨越社會發展階段

2011年05月11日08:19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5月10日,江蘇南京,執法檢查人員向全國人大常委會食品安全法執法檢查組介紹市場每日蔬菜檢測情況。沈 鵬攝(新華社發)

  “食品安全涉及的面太廣了,不可能每一個都查,負責食品安全的資源不可能無限放大,所以必須首先進行風險評估﹔要用科學的方法分析風險,把資源投入到最需要的地方。盲目加大執行力量,缺乏風險分析,就像沒有目的到處跑,浪費資源。”

  中國基本具備參照國際標准要求食品安全的條件

  記者:食品安全問題頻發是一個社會發展的必經階段嗎?

  梁嘉聲:這的確與當前的社會發展階段有關。在經濟騰飛階段,許多人的心態都是“向錢看”,而不是“向前看”,沒有長遠的眼光。這是一個無法跨越的階段,但我們可以努力縮短它。

  記者:有人認為,對食品安全過於苛刻,照搬歐美的標准,增加檢驗環節和程序,是不是會造成價格飛漲,甚至導致食品短缺?

  梁嘉聲:這種觀點並不鮮見。有時候我參加國際會議,來自欠發達地區的代表會說,吃了這個超標食品,人30年之后有問題﹔不吃這個食品,人現在就有問題。因為食物短缺,會餓死人的。不過這不是當前中國面臨的問題,我認為,中國已經基本具備了參照國際標准要求食品安全的條件。

  記者:由於食品問題多發,老百姓已經談“超標”而色變。

  梁嘉聲:很多食品安全問題,並不是對人的健康構成直接的威脅。例如防腐劑標准並不是“對健康不造成威脅的劑量”,而是能達到防止食品敗變的最小劑量。“超標”並不一定是“毒”。當然,從法律角度講,“超標”肯定是有問題的。

  記者:單一食品添加劑不超標,但我們每天要攝入很多種食物和飲料,會不會積累之后導致不良反應?

  梁嘉聲:這個不會的。WHO和FAO共同成立的食品法典委員會(CODEX)制定食品安全標准,這是各成員國、國際組織以及消費者組織等聯合參與制定的標准。標准參照了居民的膳食結構,並根據膳食調查結果,來限制總的攝入量,並不是看單一食品的。

  在中國也不會存在這個問題。中國監控模式已經和CODEX基本吻合,而即將出台的一系列國家標准,也大部分跟CODEX靠攏、接軌了。

  香港食品安全監管集中於食環署

  記者:香港政府在保障食品安全中扮演什麼角色?

  梁嘉聲:香港的食品安全體系在2000年前后差別很大。目前香港的食品安全問題由食物環境衛生署統轄。食環署分為兩部分,一是有關食物安全,另一個是環境衛生。環境衛生部分的工作包括給食品廠、餐館等發經營牌照,還負責巡查衛生標准。

  食安中心再分為兩個科,一個負責風險評估及傳達,另一個與風險管理有關。他們是這麼運作的:因應有關要求,評價食品安全風險,藉此實施有效的監控措施,並把信息提供給市民。現在食安中心有400多人。

  記者:食安中心如何發現問題呢?

  梁嘉聲:香港的食品安全監管有很大的結構性問題。絕大部分國家和地區的食品安全都是在農場、工廠的源頭監控,而香港基本靠進口,無法監控源頭,比較被動,必須靠市場抽查。每年香港要抽檢6萬多個樣品,比例極高,檢測的參數也非常多。

  食安中心的人會去市場上買食品回來檢驗,隻要有食品售賣的地方,他們都可能去。化學部分由政府化驗所負責、微生物部分則由衛生署公共衛生化驗服務處檢驗,有檢驗結果后就交給食安中心判斷、執法。比如,食物安全中心3月份就檢測了4000多個食物樣本,結果顯示8個樣本不合格。

  記者:2000年以前是什麼樣子的?

  梁嘉聲:2000年以前,市政局負責行動,衛生署有一些專家作判斷。是分為兩個部分的,那時候還沒有食安中心。2000年市政局取消,食環署成立,環境衛生與食物安全交由其負責。

  這個體制的變革,最大的變化是把所有跟食品有關的職能整合起來,工作比較順利。如分由幾個部門,很可能形成一些灰色地帶。

  記者:您認為香港和內地的體系有何異同?

  梁嘉聲:內地負責食品安全的部門很多,權責比較分散:衛生部起綜合協調作用,它的重要任務是風險評估﹔農業部負責農產品﹔質檢總局負責進出口以及監管生產加工環節﹔藥監局管餐館﹔流通的食品則主要是工商局監管。
(責任編輯:徐子涵)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