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個稅改革缺的是魄力和勇氣--人民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評論:個稅改革缺的是魄力和勇氣

李 記

2011年05月11日14:34    來源:《中國商報》     手機看新聞

  按照財政部的解釋,3000元個稅免征額的計算依據是按照國家統計局的國民經濟核算結果,2010年度中國城鎮居民人均消費性支出為1123元/月,按平均每一就業者負擔1.93人計算,城鎮就業者人均負擔的消費性支出為2167元/月。按平均增長10%測算,2010年城鎮就業者人均負擔的月消費支出約為2384元,依照這個標准,草案擬將減除費用標准提高到3000元/月。根據統計局公布的2010年國民經濟核算中對居民消費支出的統計結果,月均1123元的支出中佔比最多的前四位分別是食品類月支出400元,交通和通信類支出165元,教育文化娛樂服務類支出136元以及衣著類支出120元。而每月住房支出僅為111元,排在衣食住行的末位(5月4日《21世紀經濟報道》)。

  對為數不少的公眾來說,這則新聞起到了常識普及的作用:原來,3000元個稅免征額是這麼計算出來的,而且是以這麼落后、粗糙、簡單的方式計算出來的。根據報道中統計局新聞發言人盛來運的解釋:統計局的房租計算中並不體現實際房租市場的變化,而是採用房屋成本折舊的辦法。針對這一情況,中央財經大學稅務學院教授梁俊嬌給出了回答:“可以考慮將居住消費支出作為一個稅前扣除項,即參考目前實行的增值稅發票抵扣原理,每月納稅人的應稅所得中除了扣除基本的個稅免征額外,再根據納稅人提供的居住支出証明,另外扣除該納稅人當月的居住消費支出,最后進行計稅。”兩相對比,足以証明一個事實:個稅改革,從來不缺方法。

  個稅改革缺什麼呢?筆者試圖給出一個設問:在個稅改革的方法選擇上,比如個稅免征額的計算,比如更優設計計稅方式,相關職能部門是能力欠佳,還是考慮不周?恐怕都不是。有專家智囊團的出謀劃策,有公眾意見建議的洶洶(比如,個稅修改提交公眾討論后,10天便收到了近19萬條意見),在方法的選擇上,正如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李稻葵的說法,本不該如此“弱智”——在新近刊發的一篇名為《個稅必須全面系統改革》的文章中,李稻葵用“成本巨大、設計簡陋”來評價現行個稅制度的設計框架,稱其已淪為“工資稅”,甚至用了“弱智”這樣情緒化的字眼。

  在筆者看來,“弱智”之說未免顯得有些情緒化,但個稅制度框架設計過簡、過偏,一律實行定額扣除的做法,必須盡快加以改變。比如李稻葵建議的中國應該實施平稅制度,比如採取國際上通行的個稅扣除制度(扣除項目涵蓋成本費用、生計費用和個人免稅三部分內容),再比如此前備受關注和期待的以家庭為單位、按綜合稅制征收個稅——在個稅改革的問題上,我們從來不缺好的方法,也從來不缺成熟的經驗;相關職能部門欠缺的,或許就是均衡各方利益的勇氣與魄力。正如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安體富曾對媒體表示的那樣:涉及由綜合稅制引申產生的財產收入真正透明問題,可能受到一些阻力(見2010年6月19日《第一財經日報》)。

  報道中,多位財稅領域的專家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採訪時表示,根本的稅制框架的改革要想在短期內一蹴而就,可能性並不大。當前的問題是,既然得出“每月住房支出僅為111元”的計算方法如此落后、粗糙、簡單,既然公眾對個稅草案如此熱情高漲(10天提出近19萬條意見),那麼,倒逼之下,步履維艱的個稅改革,能否在程序更加透明(比如個稅免征額的制定應該足夠科學、透明)、引入公眾深度參與(容許民意充分博弈)方面,有更多積極作為呢?原因很簡單,有了程序的透明,起碼在方法、方式的選擇上,相關職能部門不會再如此固步自封、抱殘守缺;有了公眾博弈的介入,起碼在均衡利益、阻力化解上,相關職能部門不用如此左右為難、舉棋不定。

(特別提示:本文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人民網立場,並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責任編輯:聶叢笑)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