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最低工資標准對CPI影響有限--人民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提高最低工資標准對CPI影響有限

2011年05月11日14:59    來源:《中國商報》     手機看新聞

  自去年以來,中國有30個省份上調了最低工資標准,大部分省份的調整幅度都在10%左右,一些地方甚至達到25%以上。今年初,全國各地又掀起新一輪的“加薪潮”。在江蘇率先上調最低工資標准后,上海、山西、重慶、浙江等省市也紛紛上調了最低工資標准。

  與此同時,我國物價指數一路飆升。從去年開始,CPI不斷沖高,今年也一直延續去年的漲勢,一季度漲幅高達5.4%。最低工資標准的上調會否對本已高高在上的CPI帶來更大的上漲壓力?緩解物價高企對低收入群體的影響,除調高最低工資外,是否還有其他解決辦法。

  對物價指數影響有限

  對於各省市“漲薪潮”對CPI的影響,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研究員沈驥如表示並不認可這個觀點。在採訪中他告訴中國商報記者,上調最低工資必然會使企業生產成本加大,受此影響,CPI會有上升壓力。但應該看到,CPI還包括很多構成要素,如公共交通費用、居民菜籃子花費、租房費用、看病費用等等各種重要生活資料價格都位居其中,工資只是其中的一項。所以,最低工資標准的上調對CPI影響有限。

  他甚至樂觀地表示,如果企業能夠抓住此次機會轉變以往粗放的發展方式、調整產品結構,加強自主創新和管理的同時提高企業效率的話,企業其他生產成本完全有可能下降。這樣,最低工資標准上漲對CPI的壓力就可以被沖減抵消甚至整個物價成本有可能反而下降。

  北京理工大學經濟學教授胡星斗在該問題上也表現出類似立場,他告訴記者,CPI指數的上升與最低工資標准的提高沒有必然聯系。目前,國內高企的CPI主要還是兩個原因造成的,一是近兩年國內貨幣的過度發行導致流動性泛濫,巨額的外匯儲備與銀行貸款也是推手。其次,國際大宗商品價格上漲傳導到國內致使企業生產成本大幅提高,PPI指數從而不斷抬高。

  在胡星斗看來,最低工資標准的提高主要是為了應對不斷上漲的通脹壓力對民生造成的影響。“為了緩解中低收入群體生活壓力才採用提高最低工資標准的形式來舒緩民生困境。”

  高薪階層不應借機漲工資

  事實上,多省市此次上調最低工資標准的初衷主要在於緩解不斷上升的物價水平給中低收入階層帶來的種種壓力。然而,坊間對此的一個普遍擔憂卻是,一些國企的高收入者和管理階層會不會借機搭車大幅提高本已不低的工資待遇。

  這個憂慮同時也是胡星斗的擔心所在。在採訪中他告訴中國商報記者,在這之前與民生相關的機制體制改革中都出現過類似的“狀況”,一些改革的初衷本來是為百姓民生著想,但到了最后,反而是一些高收入高消費的權貴階層獲益最多。
【1】 【2】 

 
(責任編輯:聶叢笑)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