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據遭質疑 誰在誹謗統計局?--人民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數據遭質疑 誰在誹謗統計局?

馮雪梅

2011年05月12日10:08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幾個有關城鎮居民居住支出的數據徹底把人弄昏了。它們均來自國家統計局(包括統計局工作人員的解讀),並且,每一個數據都言之鑿鑿,有理有據。

  111元。3日,有消息稱,國家統計局公布的2010年居民消費支出顯示,居民每月住房支出為111元,排在衣食住行的末位。此數據即刻遭遇質疑,跪求統計局幫忙租房、山頂洞人、膠囊公寓……諷刺挖苦裡透著輿論的明顯不滿。

  320元。4日,備受責難之下,住戶調查辦公室副主任在國家統計局網站發表文章,解釋“人均111元”來自抽樣調查,不包括購建房支出和自有住房虛擬租金,主要是房租、水電物業費、取暖費等,而且是租房戶和自有住房戶的平均數。如果按戶計算,2010年城鎮居民戶均月住房支出為320元。

  680元(人均),1958元(戶均)。統計局的解釋,顯然沒有平息眾怒。10日,統計局相關人員再次針對爭議發表見解:“人均111元/月的居住支出,並不是國民經濟核算數據”,“按照國際標准,國民經濟核算口徑的居住消費支出與住戶調查口徑的居住支出有所不同”,“二者均不包括居民購、建房支出”。作者“根據國家統計局網站上的數據粗略計算,2010年城鎮居民人均用於居住的實際支出(包括住戶調查口徑的居住支出和一部分購房支出,不包括虛擬支出)已超過8162元,也就是每人每月支出680元以上,約合每戶1958元/月”。

  數字解讀中,不乏意見表達:“目前社會上出現了一種以誤讀和曲解統計數據以吸引公共眼球的現象,這是違背科學的和不負責任的,是對統計工作的偏見和歧視!”“希望社會各界能夠理解統計部門,在發現統計部門的不足時,應多提建設性的意見,不要動輒詆毀甚至誹謗統計部門。”

  作者的公職身份和文章的出處(刊發於國家統計局網站),讓解讀具有權威性,也讓“誤讀”、“詆毀”、“誹謗”等見解,暗含官方態度。

  統計是一門科學,普通人大多是“門外漢”,統計中所運用的工具、方法等,並非人人都能了解與掌握。所以,一些時候,公眾難免對統計數據“誤讀”。面對質詢答疑解惑,對引發爭議的統計結果作出通俗易懂的解讀,當是統計部門的職責所在,因此,大可不必(其實也沒有權力)對“誤解”動怒。

  而統計數據的失信於民或者備受爭議,不全因民眾的“懵懂無知”。不同口徑的統計數字打架、注水、造假,統計方式與調查樣本存在偏差,統計部門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

  公眾責難最多的,通常是與日常生活息息相關的一些統計調查,比如人均工資、住房支出等。統計結果與個人的經驗感受相差過大——當然,不能說每個人的經驗都是正確的,如解讀文章所說,統計“絕對不能包打天下”,也“不能面面俱到地直接反映所有個體現象”,但是,當這種反差明顯存在,而且,客觀數據與主觀感受雲泥之別時,統計者是不是應該格外審慎?統計項目的負責人,不可能不食人間煙火,當“死”的數據與“活”的現實相抵觸,統計人該不該多一份警覺,並由此審視統計中所運用的工具、方法,調查所採取的方式、樣本的選擇,以及操作化過程中的疏漏?

  具體到此次的住房支出統計。一周時間,幾個不同的數據,混亂之中已讓“權威性”蕩然無存。調查樣本中,自有住房戶比重超過80%。也就是說,80%的調查對象不用付房租(或者象征性地交一點),這樣的樣本選擇,科學與否?能否如相關人員所言,反映“從個體現象中提煉出來的普遍規律”?作為統計學專業人士,該不會不知如此的樣本選擇有問題吧。

  有趣的是,遭遇“拍磚”之后,數字在“提升”中發生微妙變化——每一次解釋都說統計無誤,但每一次都給出一個更可靠、更有說服力、超過原先數倍的新數據。其所傳遞的信息,實際是住房支出遠非作為論証“依據”的111元。或許,這個“基數”准確無誤,但它已經失去了任何實際意義。

  懵懂無知是可以“教化”的,民眾素養的提升,有賴於各種各樣的知識普及。誤讀在所難免,解釋與溝通才不可或缺。詆毀與誹謗卻是不可輕易言說,民眾批評政府,就算有誤判,也與誹謗無關。即便是針對某個具體官員,如若沒有“故意的惡意”,大約也上升不到“罪責”的高度。真正應該小心與提防的,反倒是“歧視”、“誹謗”之類的官方態度。

  中國工資統計讓人糾結

  房地產統計數據互相矛盾 樓市期待雲開霧散

  統計局官員稱去年人均月居住支出超680元

  統計局談人均居住月支出:111元是全國平均數

   統計局:4月份cpi同比漲5.3% ppi漲6.8%
(責任編輯:喬雪峰)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