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茅台  真的很“黑”--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50元一斤的桶裝酒竟這樣變身千元名酒 

“山寨”茅台  真的很“黑”

2011年05月17日08:15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圖為重慶渝中區警方在現場清點假酒數量。
  新華社發

  前不久,重慶查處一起生產銷售假“飛天茅台”酒大案,5名犯罪嫌疑人二審被判刑。記者調查發現,該假酒生產團伙已形成一條橫跨數省份的黑色利益鏈。檢方的審查報告為此長達160頁。

  假生產線分工嚴密

  在流入受害者手中之前,這批假茅台酒在每個環節都實現了“專業經營”、“規模生產”和“技術研發”。 

  善於仿造名酒包裝的浙江“印刷專家”肖強是第一環。他長期大批量仿制名酒包裝牟利,連顧客提出的“六角形酒盒”等難題也能攻克。這批假“飛天茅台”酒的包裝就是由他“研發”的。

  肖強的下線是在成都經商的汪吉。他曾經多次倒手轉賣假名酒包裝。2009年5月,他從肖強處訂購了大批假“飛天茅台”酒包裝,分幾次悄悄發往重慶,每套售價30元,自己賺取5元。

  “造酒高手”何朝瑞是第三環。他曾在大型酒廠工作20年。收到假茅台酒包裝后,他每套再偷偷加價10元,賣給重慶萬州區一名小酒廠主楊勇,並為其造假酒提供幫助。 

  處在第四環的楊勇是生產假茅台酒的幕后老板。2009年,由於酒廠經營陷入困境,楊勇打算造假酒賺錢,“一瓶假茅台的毛利潤有幾百元,我想‘背水一戰’。”

  楊勇托人從一名貴州商販處買來2000多斤塑料桶裝白酒當作基酒,每斤僅50元。他說:“這些基酒都是勾兌好了的,連香精都不用加。”

  一條分工嚴密的“假茅台生產線”就這樣建成了。

  為避監管藏身停尸房 

  造假環節如此之多,如何逃避監管?成本如此低廉,又怎能以假亂真? 

  經過反復斟酌,楊勇租了個自認萬無一失的場地:重慶觀音岩后一家醫院的地下停尸房。每天一生產完假酒,就由專人用面包車拖走,存放在事先租好的倉庫或朋友家中。廠房鑰匙也由專人保管,假酒的去向其他人一概不知。 

  “老板反復說,做完了不准在外面亂講。”一名曾參與造假酒的工人透露。停尸房業主單位的門衛說,造假者進去后就換了新鎖,外人很難知道裡面的情況。做完假酒后,他們馬上撤掉水電管線走人。 

  他們以每天50元到150元不等的工錢,請來工人造假酒。“就是把茅台酒瓶子洗一洗,用過濾桶把白酒過濾,灌進瓶子,貼好商標,然后入盒裝箱。”工人們說,造“茅台”就像灌自來水。

  萬州區檢察院查明,停尸房內共生產假“飛天茅台”酒2000多瓶。如按每瓶近千元的市場零售價計算,總金額近200萬元,而一瓶假茅台的成本隻需六七十元,假酒身價陡增10倍。 

  打假亟待形成合力

  假茅台酒案發后,經萬州區檢察院提起公訴,5名被告二審被判有期徒刑3年至7年不等,並處罰金,這條生產線就此被摧毀。

  當前,假名酒因其驚人暴利,已成食品安全犯罪的重要一環。重慶市檢察院第二分院統計顯示,近3年來,假酒假煙案件往往既有單獨作案,也有共同作案,仿冒品種眾多,且案情復雜。

  檢察官表示,一些地方政府相關部門監管打擊力度不夠,使違法犯罪分子有可乘之機,有的群眾識別假貨能力不強,容易上當受騙,也是假酒難休的原因。“打假”專項行動應該常規化,使假冒偽劣食品造不出、運不走、賣不掉。 

  面對橫行肆虐的偽劣食品,如何斬斷其生產流通鏈條?重慶市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教授丁新正說,許多假冒偽劣食品都是異地購進、本地銷售,全國各地必須形成打擊合力。如果某一個地方隻重經濟效益,忽視食品安全,總是被動執法,都會損傷打擊效果。

  (據新華社重慶5月16日電  記者王曉磊)

(責任編輯:聶叢笑)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