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家:實現個稅改革多贏的替代方案--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經濟學家:實現個稅改革多贏的替代方案

2011年05月19日13:30    來源:《中國証券報》     手機看新聞

  


  ◆目前提出的個人所得稅修正案草案,國家共減少稅收1200億元,即3億工薪收入者大約每人400元,每月平均33元,力度太小。同時,佔72%的2600元以下工薪族分到額為零,月薪3360元以下的低收入階層所得低於400元,而月薪萬元上下的中等收入階層獲益4000元左右,相當於1個人分享了10個低收入者本應享受的份額,顯然極不公平,既擴大了收入差距,又縮小了個人所得稅的調節作用,而且低、中、高收入階層都不滿意。應當改變思路,更新方案。

  ◆我國宏觀稅負總體水平已經不低,因此,抑制總體稅負過快增長是各方面能夠達成的共識。同時,個稅是抑制收入和貧富差距的主要工具,我國個稅在總稅收中比例又過小,因此,整體減稅和增加個稅的規模和比重應當並行不悖。二者混淆是我們在個人所得稅起征點問題上陷入糾結的基本原因。

  ◆個稅調整的多贏方案不是增加一般減免額,而是增加贍養人口和住房負擔的特殊減免額。對無稅可抵免的低收入階層,國家應為其等額支付部分社保繳費。這樣雖然國家會增加不少減免稅總額,但把錢花到了地方,低收入者大受益,中等收入階層普遍受惠,並在總體上縮小了收入差距,符合稅制改革的方向和國際慣例,理論上無懈可擊,操作上並不復雜,這才是真正的多贏。

  現行修正案的困境

  政府提出提高個稅工薪所得一般減除額和稅率調整的改革,引起了社會各方面的熱議,也出現了各種不同乃至明顯極端的利益訴求。這既說明了收入分配改革的難度,也說明了個稅調整不能脫離整體稅負和稅收體制總體改革框架設計。

  目前提交審議的個稅修正案,將個稅起征點從2000元提高到3000元及調整部分稅率。現在網上征求的逾20萬反饋意見和媒體上表達出來的意見,普遍認為上調標准太低、減稅力度不足。那麼,是維持草案還是順應這種要求,再大幅提高工薪所得的一般減除額度,比如說,至少調到較多人主張的5000元,就成為方案征求意見和最終敲定期間的主要政策考量。我的觀點很明確,無論最終是上述哪種情況,本次個稅起征點調整都已難免是一個多輸的結果。要變多輸為多贏,個稅修正案的思路需要根本改變,完全跳出現有思路,按照個稅及整體稅制改革的方向和要求,另辟蹊徑。當然個稅改革不可能一步到位,但這第一步邁得方向對否,則事關大局,影響深遠,需要謀定而后動。

  現在的個稅修正案主要內容是提高起征點與稅率調整。應當指出,個稅起征點隨經濟發展和民眾收入水平上升不斷上調,這本身極其自然也完全正確。不過,起征點的確定,通常隻考慮居民最基本生活而不是平均水平的需要。因此,通常在發展中國家,由於人均收入水平往往僅能維持溫飽,起征點相對於人均國民收入通常較高。而在發達國家,起征點僅為人均國民收入的幾分之一。也就是說,隨著一個國家收入水平提高,起征點相對於人均國民收入是個不斷降低的過程。在起征點合理確定以后,通常的做法是隨物價或生活費用指數的上漲而逐年小幅調整提高。從福利經濟學的角度來說,在多數工薪收入者收入高於起征點時,上調起征點可以達到減稅和縮小收入差距的雙重作用。反之,當大多數人的工薪收入低於起征點時,上調起征點隻使少數人受惠,會擴大收入差距。我國目前個稅名義起征點與人均國民收入持平,加上三險一金扣除部分顯著高於人均國民收入,72%以上的工薪階層低於月薪2600元左右的實際起征點。若按現修正案調整后88%的人低於近3900元的實際起征點,越低收入階層越完全不受益,上調起征點必然擴大現已很嚴峻的收入分配差距,而適用同等稅率收入區間的局部上調則產生進一步放大差距的加強效應。

  數據分析也充分驗証了上述判斷。這次個稅調整,據財政部公布的測算,國家財政共減少稅收收入1200億元。按調整后僅余12%的工薪收入者即3600萬人納個稅可推算,中國目前的工薪收入者共計3億人,即粗略地說這次調整等於是國家拿錢為3億工薪族每人平均減稅400元。按照目前提出的修正案,這次減稅的實際分配為月貨幣工資2600元以下的2.16億低工薪收入者分到額為零,原月貨幣工資不足3360元的工薪收入者得到的減免額低於400元,而月貨幣工資8000元到15000元的中等收入者則多有超過4000元以上的實惠,相當於一個人享受了本應屬於低收入者十個人的減稅額。顯然,這個完全拿走低收入階層應得減稅額的修正案當然不公平,肯定會進一步拉大收入分配的差距,以至也明顯劣於一些國家和地區實行的每人簡單平分減稅額的做法。

  更被動的情況還在於,這次修正案出台,廣大低收入者因被排除在外自然不滿意,一部分中高端收入者因適用稅率上升不滿意,最高端收入者因最高邊際稅率未下調不滿意,而主要受益的那部分中等收入者也認為調整力度太小而不滿意。結果,除人數最多的低收入階層因缺乏話語權難以發聲以外,中等以上收入階層強烈要求把個稅起征點進一步大幅上調至5000元或8000元,而高收入階層則要求下調個人所得稅適用和邊際稅率,甚至改累進稅制為單一稅率即所謂低平稅制。因此,頗為尷尬的是,國家減了稅讓了利,得到一個誰也不滿意的結果。

  那麼,我們可否好事做到底,干脆至少滿足這部分中等收入階層的要求,把個稅起征點提到5000元乃至8000元,這樣至少也算是使一方滿意吧?顯然這種不講公平和毫無道理的讓步會進一步惡化收入分配格局,與稅制改革的整體方向也更加背道而馳。因為首先,這樣一來減稅額自然會增加,也許人均減稅額可達800乃至1000元以上,但月貨幣工資2600元以下的低收入階層仍然是一無所獲,月薪4000元以下的人基本不增加任何收益,新增的上千億減稅額又統統用在了中高收入的人身上。其次,這種做法也並不能擴大中等收入階層。因為擴大中等收入階層的主要途徑就是減少低收入階層的人數。現在對廣大低收入階層一點不施援手,中等收入階層的人數就無法擴大,最多只是封閉性的自我提高循環。其三,個人所得稅按人的收入高低水平征稅,是市場經濟中調節收入差距的最主要稅種,因此在收入和貧富差距較小的國家一般是第一大主要稅源,佔到總體稅收的30-50%,而2010年我國個人所得稅為4800多億,佔總稅收比重隻有6.6%。按現修正案再減去1200億,隻剩不足5%,起征點提到5000元,3億工薪族中納個稅者就隻剩3%,個稅佔稅收比重更是微乎其微,那還調節什麼收入分配差距?因此如果真要遏制中國收入和貧富差距的急劇擴大,更不要說迫其縮小,在整體稅負不增或降低的同時,大大增加個人所得稅的規模和比重,咽下這劑許多人找出種種理由拒服的苦藥,是中國在市場經濟條件下,避免社會兩極分化和中等收入陷阱的唯一出路。
【1】 【2】 【3】 【4】 

 
(責任編輯:喬雪峰)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