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稻葵:發展中國家未來五年會出現新一輪金融危機--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李稻葵:發展中國家未來五年會出現新一輪金融危機

2011年05月20日01:34    來源:《經濟參考報》     手機看新聞

  2011年全球政治格局和國際秩序繼續發生深刻變化,在此影響下世界經濟復蘇緩慢,國內外政治經濟環境更是復雜多變。2011年也是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十周年,中國經濟雖繼續保持高增長,但外部環境趨於復雜嚴峻。利比亞危機、日本大地震、北非及中東地區政治局勢動蕩等,這些勢必對中國經濟產生重要影響。

  日前,清華大學中國與世界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國家發改委對外經濟研究所所長張燕生等出席中國世界經濟學會、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和全國國際商務專業學位研究生教育指導委員會聯合主辦的“第三屆中國國際商務發展論壇”,就如何正確把握國際國內形勢新變化新特點、中國國際商務如何順應政治經濟形勢的挑戰獻言獻策,共同探討中國國際商務的未來發展之路。

  李稻葵:中國未來十年需做好三件大事

  李稻葵認為,金融危機之后,世界經濟將會出現長達十年比較混亂的調整期。在這種形勢下,中國的地位尤其重要。中國在未來十年需要做好三件大事,即保持全球經濟的再平衡,保持國際金融的穩定和推進改革。

  “今天發達國家出現非常大的危機和矛盾,表現在除了個別國家外,各主要發達國家的信用出現不同下降,財政問題非常嚴峻。客觀上說,發達國家需要呼喚新一輪深刻改革,類似於裡根似的政治人物,需要學者提出新的理論。到目前為止,還看不到發達國家出現這樣的政治英雄,也沒有提出一個系 統 的 、 在 全 球 化 時 代 進 行 深 刻 社 會 改 革 的 理論。”李稻葵說。

  李稻葵同時認為,發展中國家、新興市場國家未來五年左右會出現新的一輪自己的金融危機。新的形勢非常嚴峻復雜,未來會經過比較痛苦的調整階段。

  李稻葵表示,在這種形勢下,中國的地位尤其重要。具體說來,中國在未來十年需要做好三件大事,既符合中國的利益也符合世界經濟的利益。

  第一,中國需要對全球經濟的再平衡做出貢獻。近兩年,這件事情中國一直在做。以國際貿易領域為例,在金融危機前,我國的貿易順差大概在3000多億美元,佔G D P的比重高達9%。經過兩年多的調整,貿易順差在去年已經降到1831億美元,佔G D P比重達3.03%,今年的貿易順差還會進一步下降,第一季度11億美元逆差,四月份僅僅出現114億美元順差。去年底我們曾經預測,今年的貿易順差會從1800億降到1500億,現在看來今年很可能會降到1200億,甚至1000億美元左右。

  如果這件事情能夠做成,外貿順差佔G D P比重將會降到2%以下,甚至1.5%。如果美國、歐洲能夠和中國一樣,把貿易逆差降到G D P2%,或3%左右,這個世界很平衡了。

  李稻葵認為,對中國經濟而言,我們應該提出以貿易順差佔G D P的比重作為目標,而不能籠統用經常順差除以G D P。

  對於像中國這樣的經濟體,經常賬戶包括兩部分,一部分是貿易順差,另外一部分是長期積累在境外的索取權,比如三萬多億美元外匯儲備,獲得的投資回報,這兩件事情本質不一樣。

  我國的經常賬戶貿易順差已經下降,給國外貿易伙伴的企業創造了更多的市場,讓他們有更多當地的就業,但是我們經常賬戶余額中投資回報外國人這部分不納入經常賬戶指標,這是不平衡的積累,不影響目前的流量。更重要的是當我們的外匯儲備或其他的走出去企業,境外獲得更高的回報時,恰恰証明中國經濟對世界經濟的貢獻是上升的。

  第二,在國際社會承擔責任,主要是保持國際金融的穩定。當今世界,當發達國家進行長期調整時,這些國家的信用不斷下降。大量的國際投資者會逐步把美元、歐元、日元的計價產品轉到人民幣或其他計價產品中來。

  這個過程中,國際金融一定會出現波折,美元、歐元、日元對其他主要貨幣的匯率,有可能會出現大的下降。大量的國際投資者會把自己的資產轉換成人民幣,這件事情不見得是平穩的,中國在這個過程中,要發揮作用。

  第三,推進改革。國際經濟界重大改革要求國際上的金融交易和世界實體經濟的規模和格局要相配合。未來世界金融交易,貿易交易,結算貨幣一定要和實體經濟相配合。也就是說,未來一段時間,美元、歐元和日元的國際地位一定會逐步下降,其他重要經濟體的貨幣,包括人民幣的國際地位一定會提升,這是大趨勢。

  李稻葵表示,這個過程需要我們做兩件事情:

  一,在國際上創造更多的人民幣計價金融資產。讓養老投資者、國際保險金投資者逐步把日元、歐原等等資產賣掉,換成人民幣,投資在人民幣計價的金融資產裡。“我們一定要產生越來越多的人民幣計價金融資產,包括國債券,公司股票、債券到國際上發,讓國際投資者買。”李稻葵說。

  李稻葵同時也提醒政府和企業,這個過程要非常謹慎。一旦我們的資產由國際投資者持有的話,

  我們信息披露的質量就受到了國際的監督,一定要避免大起大落。一定要產生穩健、嚴格監管的高質量的人民幣計價的金融產品。中國自身的金融體制改革,資本市場的改革,和人民幣國際化,盡到國際責任是緊密相關的,隻有把自己的金融機構金融市場金融工具的質量穩健度大幅度提高,在國際上產生有質量有吸引力站得住腳的金融資產。”

  二,當國際投資者把金融資產轉換成人民幣的時候,境內機構、家庭,或央行必然會持有越來越多的美元、歐元、日元等等。我們手中的外匯儲備還會上升,現在三萬多億外匯儲備已經管不過來,怎麼辦?把外匯儲備交給民營企業,交給家庭,由他們出國投資。

  李稻葵表示,國際社會需要我們成為國際貨幣,希望人民幣能夠提供大量人民幣計價金融資產,需要我們的人去投資,當前最嚴峻挑戰是我們沒有足夠的人才和機構,保証出國投資回報率超過外國人進入中國境內購買人民幣計價的金融投資回報率。

  張燕生:2016年將是中國發展的一個坎

  今年4月,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發表的《世界經濟展望報告》中提出,按照購買力平價測算,到2016年,中國的G D P總量將超過美國,成為世界第一。

  “假定中國和美國之間一步一步趨同,最終我們能夠完成彎道超車,前提是趨勢不會減速,不會逆轉。2016年很可能是中國發展的一個坎。”張燕生表示。

  根據WT O的規定,成員在入世后滿15年后,將自動得到所有其他成員對其完全市場經濟地位的正式承認。2016年恰好是中國取得完全市場經濟地位的一年。

  張燕生認為,2016年至2019年將是中國農村剩余勞動力基本轉移完畢的時間,同時,也是印度近4億15歲至34歲年輕人參與國際分工的時間。這就意味著很有可能在這個時間段,我國的低成本競爭優勢將不復存在。當綜合投資成本上升的時候,加工貿易的巨額順差可能在2016年出現拐點性的下降。調查發現,現在引進來的外資越來越多的投資房地產業、非制造業,投資是內銷而不是外銷,而且越來越多的投資來自於避稅天堂、自由港和短期資本。

  “下一步,尤其對中國來說,有著很多嚴峻的挑戰,也有很多新機遇,從外貿和外資的角度來說,中國一個階段性的變化將是走向大國經濟的新階段。”張燕生說。

  第一,走向大國經濟,中國在外貿和外資領域的第一個變化是定價權方面。中國將成為一個真正經濟意義上的開放大國,成為世界主要產品價格的決定者而不是追隨者,是國際主要規則制訂和修改的決定者,而不是接受者﹔是國際重大責任承擔者和逆周期的調節者,而不是責任推卸者或順周期參與者。

  第二,走向大國經濟的金融實力,金融的競爭力和金融的開放對中國來說是一道坎。三十年改革開放,我國已經積累了三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資產,我們會發現我國對外資產結構中股權投資隻有7%,而美國人持有亞洲人的資產股權投資佔到70%以上。也就是全球的控制力,全球剩余的有序索取權。

  從這個角度,中國下一步怎麼調整對外金融的資產,怎麼能夠渡過金融的開放,深化和市場化的坎,這是無法回避的問題。

  第三,走向大國經濟下一步如何能夠成為創新策源地。從對全球的研發創新活動的研究,我們會發現全球的研發創新高度集中在大三角地區,即美、日、歐地區,研發的全球化和研發的含量是呈反比的。越國際化,技術含量越低﹔技術含量越高,越本地化。在這種情況下,中國下一步如何邁過研發創新這個坎。

  第四,走向大國經濟下一步要學會如何承擔大國責任。張燕生表示,對“十二五”為起點的外貿和外資來說,如何能夠加快發展方式的轉變,對於下一步來說,是需要迫切解決的課題。

  李稻葵:中國未來5至10年將長期面臨高通脹壓力

  李稻葵建議發達地區可將個稅起征點提至5000元

  世界銀行首度發布報告 預測15年后世界經濟圖景

  世行報告預計人民幣2025年將成世界主導貨幣之一

  人民幣國際化可破解貨幣政策難題

  專家:外儲“瘦身” 人民幣升值作用有限

  人民幣存款准備金率再度上調 專家稱股市或雪上加霜

  物價上漲壓力不可小覷 人民幣升值是雙刃劍
(責任編輯:王欲然)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