稅收怎麼成了加重居民負擔的冤大頭--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稅收怎麼成了加重居民負擔的冤大頭

李寧

2011年05月20日08:08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隨著中國進入“稅感時代”,人們對稅收越來越敏感。不過,在人們對稅收的敏感氣息中,筆者感覺到了一些不良傾向,就是稅收原罪論、稅收萬能論、稅收無用論等。很多人一方面把社會不公、貧富差距、收入不高等看成是稅收造成的,認為是稅收掠奪了他們的財富﹔另一方面又渴望政府提供高質量全方位的公共服務,希望醫療、教育免費,希望有養老保險等。殊不知,沒有稅收,政府如何提供這些公共服務?

  有人認為個稅起征點越高越好,建議以5000元、8000元甚至1萬元為起征點,甚至建議取消個人所得稅,完全忽視個稅本義的存在(調節貧富差距)。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所長賈康在最近的一次論壇中也表示:“他(房地產商任志強)有這樣一種傾向,隻要說到稅,就絕對不是好事情,我覺得他的思維傾向就是稅收原罪論的代表。他批評筵席稅,進而否定財產稅,說到個稅時特別強調政府要做好公共服務,但對做好公共服務必須解決的財力厚度問題,錢從哪裡來,在他的語境裡,都可以視而不見。”

  在現代公民社會,以公共契約論為支撐,稅收本身並沒有過錯,因為稅收是納稅人花錢購買政府服務所付出的必要和對等的代價,如果我們依法納稅,就有權利要求政府提供更好的服務,國家的財政收入越高,政府提供的公共服務就有可能越好。但是,很多人看不到這一層面,而是將自己的貧窮歸罪於稅收過多,讓稅收擔當加重居民負擔的冤大頭。為何出現這種情況呢?

  第一,稅費並存,概念混淆。稅收,是以尊重和征得人民(中國目前很多稅收由全國人大授權國務院條例開征)意志為基礎開征的﹔而收費,則是政府的一個文件或者命令就收取,稅收和行政性收費有著本質區別。對於中國來說,問題最嚴重的是游離於預算之外的“無形”的政府性收費,而不是有形的稅收。

  據媒體報道,以2010年為例粗略計算,將非稅收入[政府性基金、國有企業收入、社會保障、政府(新增)債務]加總,就有10.6588萬億元之巨!甚至超過了國家正式公布的公共財政收入8.308萬億元。這些非稅收入取之於民,數量龐大,卻幾乎不受民眾任何約束。若再算上全國公共財政收入中的非稅收入,那麼2010年全國非稅收入為11.6466萬億元,稅收收入為7.3202萬億元,非稅收入遠遠高於稅收收入。這一數據從一個側面反映了政府性高收費的存在。

  第二,“取”與“予”的不匹配、不公開。我們國家將稅收定位為“取之於民、用之於民”,但是取的方面較多,用的方面不太多,由於財稅體制改革的滯后,目前沒有做到完全公開透明,導致納稅人對稅收極為反感,扭曲人民的稅收義務價值觀。

  另外,稅收制度不健全,長期以條例形式征收以及其他改革的不到位、經濟發展的不協調也加劇了人們對稅收制度和體系的質疑與偏見。人們在稅收上的這種認知傾向和偏見,需要我們認真對待和審視。
(責任編輯:聶叢笑)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