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學者:中國宏觀經濟政策應對失衡作出四調整--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北大學者:中國宏觀經濟政策應對失衡作出四調整

2011年05月23日00:53    來源:中國新聞社     手機看新聞

  北京大學學者蔡志洲22日接受本社記者採訪時說,當下中國既面臨通脹的壓力,同時也面臨增長乏力的危險。為應對現階段宏觀經濟失衡,中國宏觀經濟政策應從增長目標選擇等四方面作出相應的調整。

  中國國民經濟核算與經濟增長研究中心21日發布“2011中國經濟增長報告——克服中等收入陷阱的關鍵在於轉變發展方式”。作為該中心副主任的蔡志洲博士認為,按照世界銀行的統計和比較,中國2010年人均GDP或人均GNI超過4000美元,已經由低收入發展中國家,發展成為一個中等收入國家。而體制障礙、技術創新、收入分配、結構調整和外部環境,將可能成為影響下一階段經濟增長的重要因素。

  蔡志洲指出,中國經濟失衡來自通脹壓力和增長乏力雙重夾擊。就通脹壓力而言,一是時期長,在未來2-3年中將面臨通脹壓力,二是類型變化,需求對通脹的拉動作用繼續較強外,成本上升對通脹的推動力將會逐漸加大,三是虛擬經濟的活躍會提升通脹壓力和通脹預期。

  此外,增長動力不足有三:一是中國經濟要進入新一輪高度繁榮期,尚需2-3年時間﹔二是世界金融危機對中國經濟的影響仍將存在,甚至可能加劇﹔三是內需不足的矛盾短期內難以克服。

  為此,蔡志洲建議,中國宏觀經濟政策應當相應做出調整,這種調整和變化目前主要集中在四個方面:

  一是宏觀經濟增長目標的現實的選擇隻能是“適度通脹下的有效增長”,既不應當選擇高通脹高增長,也不可能再現低通脹高增長,更要防止高通脹低增長。蔡認為,從中國進入新世紀以來的發展目標的實現要求來看,隻要保持6%左右的增長速度,預定2020年基本實現工業化達到全面小康的目標就可以實現。如果保持7%以上的速度就會提前實現目標。因此,更應關注增長的質量和有效性。

  二是宏觀經濟政策的組合方式從前一時期“更加積極的財政政策與適度寬鬆的貨幣政策”重回“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一方面宏觀經濟調控已實質性地進入“擇機退出”﹔另一方面,宏觀政策組合方式從此前的財政與貨幣政策雙擴張的同方向組合,重新調整為“鬆緊搭配”的反方向組合,即財政政策在減輕擴張力度的同時,擴張方向不變,而貨幣政策則開始從緊。

  三是匯率政策應該回到漸進升值的通道,密切關注人民幣進入加速升值通道所產生的需求和供給效應。

  四是在宏觀管理方式上注重需求管理與供給管理的結合。蔡志洲表示,偏緊的宏觀調控政策和積極的供給管理相結合,從表面上看,可能對短期的經濟增長有所影響,但從長期看,卻有可能提高中國的經濟增長質量,有助於中國突破“中等收入陷阱”魔咒,實現可持續發展。

  李稻葵:發展中國家未來五年會出現新一輪金融危機

  李稻葵:中國未來5至10年將長期面臨高通脹壓力

  李稻葵建議發達地區可將個稅起征點提至5000元

  世界銀行首度發布報告 預測15年后世界經濟圖景

  世行報告預計人民幣2025年將成世界主導貨幣之一

  人民幣國際化可破解貨幣政策難題

  專家:外儲“瘦身” 人民幣升值作用有限

  人民幣存款准備金率再度上調 專家稱股市或雪上加霜

  物價上漲壓力不可小覷 人民幣升值是雙刃劍
(責任編輯:蘇楠)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